在 Eleanor Roosevelt 的書 You Learn By Living 當中有一章就是專門討論如何面對恐懼,可見恐懼是一個蠻常見也重要的議題,可能甚至是會陪伴我們一生的議題,但很少被拿出來詳細的討論。

我對於恐懼的生理意義只有一點模糊的認識。我知道適度的恐懼(或說警覺)是有助於提高人類生存機率的。可是,在現代的文明社會,恐懼往往變成不必要的絆腳石。至少對我而言,恐懼讓我對很多事情有不必要的太過灰暗的認知,也讓我錯過了很多機會,在處事方法上面也容易帶入負面情緒。然後它對人生的各個面向有很傷害性的效果,嚴重的會腐蝕一個人健全的身心。

恐懼大大小小,在生活中到處都是。凡夫俗女如我,每天的煩惱可不在少數,講出來也真的是庸俗得可笑。我會擔心天氣太冷我著涼,擔心明天早上爬不起來,擔心去郵局排隊要排很久,擔心包裹寄丟。擔心損失金錢,擔心不小心點到難吃的菜,擔心家裡很亂,擔心這個也還沒做那個也還沒做。總之我擔心的事情非常多,其中大部份都是多餘的。

Eleanor 說的,也是一個每個人都很會說的通則,就是「去面對它」。我近年來終於漸漸學會了「硬著頭皮」去面對我所恐懼的狀況,的確還蠻有用的。但她在書裡著重的是面對恐懼的成因,然後努力充實自己,好讓自己在下一次類似狀況的時候,不再那麼缺乏準備。我就來說說另外一點吧:學習去接受自己無法控制每一件事,並且將「自己對自己的判斷」和「事情順不順利」兩者互相分割開。其實,雖然大家都說「啊,面對恐懼以後會發現情況都不會有我們恐懼的那麼糟」,可是我要說,很遺憾的,有的時候就真的有那麼糟,甚至還更糟。面對它不見得會讓情況好轉,常常你還是會被罵,錢會不見,排隊排到天荒地老,事情解決不了,男朋友劈腿,一次還劈好幾個。但是,很重要的一點是要對自己心理建設「這世界就是這樣」。

你大可不必把每一件事情都攬在身上負責。現在我有一個新習慣,每次一有令我自責的事情發生時,我會問自己一個問題「你該做的都做了嗎?」如果我問心無愧,那就結了。假設我的本分其實都有做到,但某人可能就是奇蒙子不爽想要找人開刀,那我也只好摸摸鼻子認了,倒楣掃到颱風尾嘛。天氣冷,冷到我不熟悉的地步,如果我原先計畫的保暖衣物不夠暖,那有什麼辦法呢?我就是沒經驗不知道啊,冷一次下次就知道了。錢不見,有沒有隨手放好鈔票護好包包的習慣?如果都有,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它就是要神奇蒸發,那你也沒辦法不是嗎?排隊,假如你事先有想到可能會遇到熱門時段,已經預留了比較長的時間,但結果人潮比預期的還要擁擠,那又能怎樣呢?你都有設想過了啊,只是突發狀況一出現,誰能夠那麼神準可以算到呢?

這些狀況之下要很清楚大聲的提醒自己,根本無咎之有,不要再怪自己了。也許我曾經被很詭異的質問過,所以無形中對自己太過嚴苛,一堆和我無關的事情也都要跑來怪我。現在我最不喜歡的質疑是「你為什麼會沒想到?」天可憐見,最好我有那麼聰明,什麼事情從沒做過,第一次就知道該怎麼完美的安排。對我有這樣要求的人我真是覺得他們自己該感到羞恥。幸好我現在有了防衛機制,否則像以前,老是笨笨的真的覺得是我思慮不周,那也太辛苦了。對,我腦筋不算差,可是我也沒那麼三頭六臂吧。沒說的事情要我怎麼「想到」呢?這指責也未免太方便到荒謬了。

我想恐懼某種程度上和完美主義是相連的。其實標準降低一點,反而能夠達成更多,最起碼會更開心。生活當中難免有拖延,有失敗,根本沒那麼大不了。東西寄一次因為排隊的人太多沒寄成,是啊的確是有浪費到了時間,可是再去寄第二次不就可以了嗎?如果事情最後是可以解決的,我覺得就不需要那麼計較了。除非一個人慣性的做事情都要做很多次,他本人感到困擾,那再改也就好了。我也不是沒有認識人老是遲到老是沒效率,可是也是活得好好的。年紀越大看越多,越覺得人對於完美的渴求很詭異,好像很多時候只是拿來生出恐懼的工具罷了。

這是針對日常生活而言喔,工作的話我又有不太一樣的看法了,我會要求很嚴格的。

還有,恐懼當然和自信有關,而且有很大的關聯。如果你對自己很滿意,那麼遇到擅長的事情,就會認為自己一定可以做得好,於是就沒有恐懼。遇到不擅長的事,也不太會害怕出醜,因為本來就不會啊,很坦然,不強求自己要會,於是也沒有恐懼。這是由有自信推導到沒恐懼而言。至於反方向也是可以的,就是 Eleanor 在書中說的,去做你害怕的事。一次兩次,你原本害怕的事情被你完成了,自信會由此建立。漸漸的,有了自信以後,就自然的比較不會恐懼了。這也是我的經驗,不過剛開始很不好受是真的。你必須要忍受自己可能會發抖,不敢對人直視,失去理解溝通能力,別人說什麼竟然聽不懂,可能隨時在哭出來的邊緣,別人沒有惡意的一句話你會過度解讀過度反應,扁著一張嘴很難看,大家都看得出來你害怕,會笑你。每個人都是這樣的,不是只有你。所以試著讓自己有自信一點,有時候會害怕也是蠻酷的啊,不然以後你怎麼會有精彩的故事可以說?

前面說的「先學形式」也可以用在馴服恐懼上,不過是那種人際關係的恐懼。我想我們每個人多少都會害怕身邊的人不愛我們離開我們,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很沒有安全感的人會將別人的一舉一動解讀成惡意,然後演起一場眼淚鼻涕擤不完的戲碼。可是如果你願意在每次不安全感升起的時候,先暫停一兩秒鐘,嘗試著去想「也許對方其實是善意」或「也許對方其實沒想那麼多」,久而久之你會比較習慣這種具有安全感的思考模式,也會影響到你的內心。當然這前提是對方真的是沒有惡意的狀況下才適用,人家若真的很明顯在欺負你傷害你,那你最好是直接爆發,還手,或乾脆閃人,不需要客氣不需要催眠自己。我一點也不鼓勵任何人做自己欺騙自己的事。

關於恐懼大概就說到這裡。沒有什麼特殊技巧,真的就是要去面對,而且面對之後最好還要多加思考自己內心的心理活動,為什麼會恐懼,到底在恐懼什麼,等等等等(不過要拿捏好不要變成太過耽溺的習慣),然後盡量讓它與自己的自信相互作用。如果真的覺得太恐怖,就先從小的難關開始。沒有什麼人天生就天不怕地不怕,人家前總統夫人 Eleanor 也曾經有很沒自信的日子。她如果可以蛻變成這樣成熟堅強的女性,那我們也都可以。克服恐懼和建立自信有很大的相關,也都不是憑空掉下來,而是需要練習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fenghsu 的頭像
yufenghsu

欖仁客棧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剛出社會的小毛頭
  • 謝謝你 你的文章對我幫助很大

    感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