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文字:夢境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倩女幽魂終於寫完了!

寫作時間拖得滿久的,所以前後風格有點不太連貫,希望這也算是另一種特色。

要寫系列的詩的確不是很容易。這系列當然是還有雕琢的空間,不過現在這樣應該也算是可以了。原本起於一個很簡單卻極度悲傷的夢境(夢境八的場景),醒來以後想要把它寫成一整個短故事。在寫作的過程中,我發現自己無意間和人物有了一些共鳴和互動,越寫到後來,自己也從頭到尾感受了一遍整個情緒,從頭到尾思考了愛情和擁有等等主題,是很奇妙的體驗。

現在的我忙於俗事,沒有什麼很多力氣和能量來真正投入感受和寫作這類東西。不過以後如果有空,我是很有興趣再度創作類似的東西的。

就這樣,希望這系列短詩大家會喜歡。:)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做好心理準備 雨仍舊下在窗前
妳私語切切 一觸都是最後的溫柔
更永恆的在我身邊
擔憂失去 妳帶走
以後 一氣一味一抬頭 都有妳淡淡的笑靨

我雖不太確定 心會補還是會碎
但我想我愛著妳 會時時探望妳在我心底
傷痛會平復 思念不停息
為妳輕輕唱著歌 每一天都紀念妳的所有那些這些

安心罷 像是對我說的話
妳的腳步猶原如此輕巧
如尋常一般踏出了門 情重得再不回頭

而我恍如從未做過這樣的夢
一樣的窗 一樣的牆 似乎帶回那麼一點點的悲傷
但明天雨若再下 霧在門前起
愛得溫暖 我知道一切將不再相同

**

短暫 卻恆長在你我雙眼
有些東西不會滅 傷痛背面的愛戀
不願你我慌張逃避
愛情在細雨那天 就已不在此時此地

是更廣大的擁抱 才能納入你的悲 我的遺憾
是更堅強的存在 才能讓我繼續相伴

親愛的不要悲傷 我會時時低語在你心底
過去 未來 這裡那裡
不必再找尋 靜默等待就是我的愛
你為我輕輕唱著歌 每一天的紀念
霧中雨中聽得溫暖 我知道這路將不再艱險 不再漫長孤寂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凝視 在分別之後與之前
這話卻如此難啟
明白 明白否 說不清
模糊間 妳說話 我靜聽
烈焰燒至灰燼

什麼東西無聲的鬆脫 像不曾存在過的夢
雨天 朦朧的起了霧
矮丘像上世紀般 眨眼間不再滄桑
期待與烈愛 如此一捧
悼祭是遺忘的開端

**

我不再悲傷
俯身輕觸你細微的髮 本該沉睡 遺忘 重新甦醒
絕非惶惶然何去何從
悼祭 豈又愛得少些
消失他去 也將充滿你呼吸的空間

然而後悔無法 思念無法 傷痛亦無法
兩隔思慕愈形濃重
活與死 陰與陽 光與影
不在穿越不在悖離也不在執著前奔
會慢慢理解 虛空為一切 即是最終的擁有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心碎的屋頂
灰 白 猶如妳那日已無生氣的臉龐
我卻不忍不看
是殘忍或是謊言 雨落不停
這麼久 這麼久
於是我激動
為什麼作弄 為什麼讓我相信
又為什麼輕易奪走
就在那樣一瞬

無眠 我與我心碎的屋頂
而妳
又甜又苦又澀
悲傷與妳 帶我至再無折磨之地

**

我很害怕
看你的眼睛 看灰色的屋頂
記憶泛白了 又焚出火紅的烈焰
毀滅希望若能使你不再思念
那我也將不帶走任何戀慕的過往

不堅定的一切也許
成真的所有分離
全湧進我似幻的軀體
如此脆弱 信念
若相擁與相棄這麼不禁質疑
我們有否彼此偎依的勇氣

畢竟
該去 該忘 放手 瀟灑不過淚幾行
從不需任何無謂抵抗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曲折從未是我心之祈求
但為何我竟似墮入深深夢境一般
還是這即是所謂清醒不礙 該無騖向前

友來之際 妳又去了何方
眼見不到 手碰不著
等待 無助的 失去 著急的
顫抖的蘋果樹
暈眩的綠池塘

當年成為一瞬 我執著愚痴的影
罷了
原不是該重逢
我將走完這路至盡頭
學會放下 放下

妳又去了何方

**

友情與死亡 可以共存的嗎
當他走來 我便只有慌忙隱去

閒聊不是嗎 細話家常
怎能看見女子似真又魅
當年雨天 夜哭的寂寞黑輓

我未離開 只是活你眼中的蕭瑟
等待不是等待 失去亦非失去
重逢一瞬 卻必須貼近著找尋

落葉的蘋果樹
結凍的綠池塘

彷彿
愛與幽靈
拔根遊蕩至那片荒地 而嘆
才是思念止息的地方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緩緩上坡 我想妳是記得的吧
路上的蘋果樹 散步的戀人們
一開始有座白色小屋
走到盡頭了 便看見淺淺的綠池塘

妳的手掌始終冰涼
我的心跳越來越發燙
妳問我這裡有否與從前不同
我說戀人少了 小屋舊了
只有綠池塘還是同樣清澈安詳

妳想知道些什麼呢
牽著妳的手 我寧願不看前方
見妳側臉微微思索 或開懷歡笑我的傻
妳可知這就是我的全心所想
路 一直一直走 願它長得沒有盡頭 沒有他方

**

人群稀落 不如以前擾攘
但你握著我的溫度仍和以前一樣
細碎小事 此時令人鑽牛角尖 不停不停轉圈圈
深怕一點點疏忽便使我夢醒淚滂沱
再也回不到 我穿越混沌泥濘而來的這美好故鄉

他們看得見我嗎 看不見我嗎
其實又何曾重要了嗎
肩並肩 前方彷彿不再是前方
就永遠走著 永遠的瞥見對方 如此笑容盪漾

我冰冷 破敗 只有半分形體
但 我在你身旁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石般的我的桌 就這樣有了花般的明亮
愛看妳偎著我的窗 倚在我的牆
如何思慕 也捨不得碰妳一下

妳可發現這裡沒了該有的變化
沒了時間 沒了晝夜 光不入 塵不積
只有我的灰色內心和鎮日烏雲一樣

出土的似是我一般
怔怔望著自己的地方
等待太溺人 我竟從未真正認識這桌這牆

終究是 妳若不綻放 它也不會綻放的吧

**

我這一去究竟幾月幾年
你可曾忘記我嗎
櫃上多了幾本書 椅上散了幾張稿
我的心神 如今在這裡見實

捨不得睡去 將那些魍魎扛在背上也罷
小小斗室 讓我好好端詳 細細思量
餘光瞥見你淺笑的臉頰
一瞬間 什麼足夠 什麼不夠 我竟惶惶沒有了主張

整調的灰 見不著陽光 卻也墮不入黑暗
書對你來說是什麼 稿對你來說又是什麼
晝一如夜 夜一如晝
什麼樣的生活呢 使你如今既冷峻又脆弱

告訴我吧
告訴我 定不是傷痛使你憔悴的吧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一直猶豫著要繼續灰暗還是下定決心到此不再想
每天都在罪惡愧疚與理性思考中兩相掙扎
發現自己習慣妳的離去令我止不住的慌張
然而長期低迷也讓我漸漸無法描繪妳的自信模樣

這天我家樓下沒有生氣的藤蔓依然圍繞著破舊矮牆
這是一個失去活力的鄰里 多年來都是這般頹圮氣象
我早已不期待看見任何雪白嫩綠所謂生命的希望
但是那是什麼 讓我腳步倏的停下
若說事件是虛幻的 夢境是真實的
那麼我眼前所見究竟是真是假

妳從哪裡掙脫 這一路上是不是艱險異常
有沒有莫名的風雨 幾乎將妳片片崩壞踐踏
妳的髮妳的手妳的瘦削肩膀 濕透披散哀哀訴說那些泥濘風霜
我伸手輕觸這令我夜夜難眠的夢 早已不爭氣的又如那雨天一樣擦不乾眼眶
妳想必被自己的眼淚洗耗得不成形狀
妳的形體如此消瘦 只有雙眼仍像從前那樣深邃炯亮

那一刻我才知道 我原來從未真的習慣妳離開我身旁

**

沒有心理準備就到達你頹圮浪漫的窗下
這般狼狽我想你是不會見我的吧
也許你會從右邊的大路轉進來這條寂靜小巷
手裡牽著另一番聰慧美麗 與她訴說種種快樂悲傷
那麼我將默默退開 畢竟這空間已不允許我擅自闖入探訪

你看見我 我看見你臉上的驚訝
我不太確定該勇敢直視還是馬上轉身沒入腳邊枯木 假裝從來沒有跋涉這一趟
我很焦慮不斷質疑 是終於見到你完成我心中想望
或者走這一路本就是錯誤一場

直到你走上前來伸手輕撫我的髮
低垂凝視的眼眸告訴我那些疑慮都是無謂多想
這刻時間變得好長好長 你的眼睛說盡我所有想說的話
烏雲覆蓋冷冷的天 你握著我瘦弱的雙手
一滴 兩滴 終至濡濕了灰色地面 和我們思念盼盡的憔悴臉頰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總是認為妳還在身旁
縱使確切的距離常常使我迷惘
想像妳出現在夢裡依著我簡陋的房
似乎這樣就能讓我好過 繼續低頭將妳的記憶咀嚼品嚐

我不想到低矮的山丘去探望
那裡讓我無法信任妳的行蹤去向
妳怎會被困在小小石頭一方
必是欺騙我的吧 其實妳正快樂輕盈 無邊無際的翱翔

要到何時妳才會來訪
與我細細談心就像從前一樣
即便只是不發一語也很滿足安詳
妳可知道我看似變得成熟規律
內心依舊大門深鎖 蠻橫不願與任何人分享

**

這一路充滿荊棘 也充滿勇氣與質疑
我有多少思念
就有多少要將我傾軋的重量

我想我周身已經破敗
也不太確定內心還剩幾分支撐我的信仰
而且我不知道前方還有多遙遠
是不是永遠沒有到達終點的一天

如果一開始就依循該去的路程前往
現在也許不會落得如此兩面荒涼
如果萎靡承認他們所說的我的愚昧執著
是不是這一切就會變得簡單不複雜

我已經沒有力氣再抬頭遙望
就此離去雖然會帶著遺憾 永世哭泣
卻似乎是我現下唯一能夠負擔的解答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他們說埋頭忙碌是遺忘的最好方法
可是為什麼我一直不能回到生活的軌道上
今天的雨 明天的陽光
對我來說都同樣麻木同樣充滿昨日的憂傷

我的朋友隨手給我拍拍肩膀
妳的朋友路過 留下恰到好處的體諒
他們安安靜靜陪我注視這一個不知能不能填補的空洞
什麼感受轉成話語以後 都不知不覺淡化扭曲變了樣

在旁人眼中我漸漸的恢復平常
漸漸能夠承受新的寂寞新的無謂繁忙
一仍住著 一亦嘗試不同動線不同作息
只有我自己了解 灰色基調無所不在 不能用日常瑣碎逃避掩藏

**

我終於看到這條路是如此漫長
一不小心 我就會散滅在沒有人知道的地方
這感覺如此熟悉
好像我正在尋找一樣本不該離開我的古老寶藏

地上泥濘處處 天空很晴朗卻沒有一絲陽光願意替我暖暖內心懼怕
雙腳無法動彈時我幾乎要踉蹌頹坐在路上
人們從我身邊穿越 過於刻意的漠然令我懷疑他們是否真的若無其事
然而畢竟沒有人需要在乎 這麼細微一刻不足掛齒的詭異發涼

夜晚的溫馨笑語溢出紅磚牆
我卻連自己的眼淚都無法掬在手上
霓虹燈繼續無情旋轉 鄉村的牛群入夢安詳
原來困住我的不是碎石爛泥巴
而是時空呼嘯混亂 過去與未來洶湧嘈雜

也許我該順勢閉上眼 將自己吞噬在這面看不見的黑暗鏈網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仍舊去著那些食之無味的課堂
很久以前就沒有摸清生命的方向
看著曾屬於妳的所謂生涯計劃
心裡所想 一年又去 我卻還是站在同樣的地方

到何時我才能真正將誰留下
不再失去一個兩個三個 堅定支持的力量
是不是我的命運本該孤獨無人陪伴
牽連妳與我無謂起伏 耗盡妳那賴以維生的光芒

想妳不再為我擔憂
留下妳的熱情 該我好好珍惜
那麼多沒有完成的事 我會慢慢為妳實現願望
然後將所有感動迴響 呈到曾握著大把向日葵的妳的手上

我想妳會高興的吧
縱使現在我仍不能擺脫妳在我心中 椎心作痛的影像

**

我好像失去了什麼
又或者是再也不擁有什麼
這疑惑想是無人懂得
迷失在不知是前是後 中繼黯淡的地方

我看見從未看過的景象
那些濃烈筆劃不再只是心中惡浪
所有的色彩似乎都失了聲響
在我耳邊低低嗚咽 久遠以前 宿命的妖豔衣裝

未知的 請還給我 那樣青春美好的年韶
是不是我該有所明瞭
曾具體的確定的可擁抱的 一撒手 飛逝他去
便不再為誰流連轉圜

但是為何我仍依依不捨
那些日啊夜啊 看似無盡的繁燈微亮
想是我無法負荷卻又難以遺忘
於是固執的擔在肩上 怔怔尋找與你重聚的方向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妳的親朋好友齊聚一堂
有的肅穆 有的靜靜低頭淚兩行

妳冰雪聰明的臉龐
掛在優雅的黑色蝴蝶結上
終究沒有等得到我確定對妳的依賴情愛
細雨塵土便將掩埋 內斂溫柔的妳的心腸

我無法走進妳榮耀的周遭
只能佇立走道外 逕自擦不乾模糊的眼眶
是詩還是事 妳已攫走獨留我一人在世上
一生啊一生 我的名 竟是如此諷刺又荒唐

**

亮晃晃的解剖刀往我的腹部劃下
我看不見慘白燈光後面的臉龐
我的父母摯愛在何方 為何將我送至冰冷刀下

我伸手卻沒有重量
吐氣之後瞬間消失 繚繞飄緲的白色沮喪
四周除了靜默令人害怕
就是我浮浮沉沉 無處可依的慌張

親愛的為何我如此悲傷
是再也觸不到你細而軟的髮
溫暖雙手 靈犀相通的所有喜悅與失望
他們都隱隱知曉了嗎
我想念你 依戀回首 藏亦難藏 如何能走得開放得下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紀念一個夢境,算是現代版的倩女幽魂或第六感生死戀吧。(喔,忽然感覺好芭樂)

夢中的事我沒有經歷過,可是因為夢境很真實,感受到那一股強烈的悲傷,所以想要將它轉成幾篇作品保留下來。

想是因為最近接觸的一些作品,在我的潛意識中催化變成了那樣的情緒那樣的畫面。

一直以來,睡覺的時候都做著很劇烈的夢,不管是動作劇烈或是情緒劇烈,有的時候常讓我醒來以後反而覺得很累。那麼累都累了,不如把它們拿來做些正當用途弄些產出吧,也不枉我這麼努力的作夢。

不管如何,在此紀念夢,也紀念夢中出現的,無可替代的人物們。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