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生活:Self Reflection 2004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開始學著拋開外在的價值,去深入觀看任何人事物的內在本質。

這樣講很玄。白話一點來說,我正在質疑並且實驗許多判斷標準當中。拿人做例子好了,誰說念什麼大學的人就絕對優秀呢?誰說出身於什麼樣家庭的孩子就具有什麼樣的性格?甚至,誰說碰煙碰酒,上 bar,看 tabledance 的人,一定是不好的人呢?

誰說出門讓女生付錢,忘了開車門的男生就是不好的男生?誰說他不特別慶祝大節日,沒有每天打電話,就是不愛你?

重點在於本質,在於心。如果遵照那些規則只是流於形式,那麼也就失去了判斷的必要。

所以,很多事情忽然間都不再代表什麼。這些想法的開端,是從我觀察博士畢業生的心得而來。我總認為社會給予高學歷者的尊敬遠大於大部分實質上應得的尊敬。太多高學歷者的頭腦裡面裝的是食古不化的觀念和固執封閉的心態,然而大家還是尊崇那一張紙。

殊不知許多外表文明的人,內在其實荒謬得令人無法想像。

我前一陣子逛過人本基金會的電子報,非常訝異現在社會緊抱著無意義的形式的程度。教改改了半天,實驗了半天,只要那種只拼讀書高的普遍心態沒有改變,那麼歪曲的補習風氣就不會改變,外在制度再如何調整,也是一樣。

太多保守人士質疑森林小學和人本的觀念,只因為他們不懂。不懂就污名化,這是多可悲的心態。同樣的道理也可以應用到政治議題上。

當然,學習看本質是很難的一件事,半途也很容易被迷惑。不過我還是認為這很值得,因為它讓我變得清明了,讓我的心胸變得開闊。我也變得比較安定,不那麼容易混亂不安。

追求平淡的 2005。現在寫得累了就該休息去。今年沒有什麼期許,我祈求自己自在的隨著指引和機緣帶領我到我該到達的地方去。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在這一年中我開始接觸了塔羅牌,從中也思考了不少,獲得了不少。

算命哲學我另有幾篇文章討論,在此就不贅述。塔羅牌給我的深刻影響就是能夠印證自己的生活,印證自己的心。

我發現,啊,原來我不是特別奇怪呀,牌的排序,印證人生的旅程,竟然和我的體驗如此相似。

開始懂了書中講的一些很玄妙的句子。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是照著一樣的路途在走。從出生到青年時期,我們接受某一套價值觀,這一套觀念大概可以讓我們活到二十幾歲出社會沒問題。

然而在這個時候,也許是外在的衝擊,也許是內心不知道為什麼開始掙扎,我們進入一段比較混亂的時期。以往的那套價值觀似乎在很多地方不是很適用。我們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為什麼行不通。種種情緒由此而生,不安,質疑自己,覺得自己很差勁等等。

就像普遍認為學歷高收入高就幸福這樣的邏輯,到了某一個時候總是需要重整。

而我自己則是經歷更廣泛的衝擊,對於自己的不了解,使得我常用別人的價值觀來審視自己,造成經常性的沮喪。

我必須要建立一套自己的價值。對於心思複雜如我的人而言,這件事一點也不簡單,好在我慢慢的都有收穫。

在這個時候許多觀念都需要重新調整。例如我們在事業上應該追求些什麼,在人生中應該追求些什麼,在人際關係上應該怎麼做等等。

金錢對你來說有多重要?家庭對你來說有多重要?朋友對你來說是什麼?和朋友或者家人之間,你要的是什麼型態什麼層次的互動?你在自己的空間與親朋好友的互動之間要怎麼兼顧取捨?

你在人際關係中,能夠包容到哪裡?能夠要求到哪裡?你的底限在哪裡?

日常生活中與親近的人因為小事而產生的摩擦,也不容小覷。你能夠容忍哪些?能夠處理多少?

對於自己的情緒,你想要如何處置?你想要藉由家庭或事業來穩定情緒?還是你想要尋求宗教的支持?

這些問題的答案都沒有好或壞,只是需要停下來想一想而已。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和不同的觀念需求,重要的不是追求一套統一的好的觀念,而是找到自己的定位。

這個階段是必經的過程,混亂過後才有秩序,而那套新的秩序則是支撐往後下半人生的主要動力。

對我來說,經歷觀念的大轉變是很新鮮的經驗。習慣了以後我再也不對任何事設限。既然我都能夠在一兩年大轉彎,那誰又能保證我一年以後,甚至半年以後,腦袋裡面會想什麼呢?也許我又遇到新的機緣新的啟發,都很難說呢。

環境和腦袋裡面裝的想法,決定行為和命運。至少這是我現在所相信的。

而我把機緣歸於神,或說上天的安排。剛開始其實是為了減輕自己的責任感而這樣想,不過後來越來越習慣了以後,就覺得這樣想讓我平靜很多。不管怎麼樣,內心的平靜是非常值得的,因此我還是繼續在認識神當中。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春天到秋天之間,我為了自己的人生方向苦惱了半年多。

混亂實在非常痛苦。我到底喜不喜歡做研究,這個問題我到現在還不知道。有可能我原本就不適合太過於沉悶的環境,只是我遲至現在才發現。那麼我到底適合什麼呢?天知道,只有去試試看才知道。

回顧以往,我忽然發現趁年輕時多嘗試幾種不同的路,是很重要的。對於人生我還是一個實驗論者,喜不喜歡,適不適合,只有投身下去嘗試,才會真的明白。

我自己的人生到目前為止大抵上是沒什麼好後悔的,若說要重來一遍,我想會過得有所不同的,大概只有在更年輕時多探索外面的世界這一點吧。

在嘗試的同時,眼睛必須隨時是張開著的,這樣才能知道外面發生些什麼事,有些什麼產業什麼工作機會,知道這個社會現在在想些什麼。知道這些更可以對自己帶來衝擊,對自己多思考,更發現自己了解自己。

這是一個很難從一而終的時代。每個人都在摸索。要我遵守十多年前的承諾實在是很困難,因為時間過了,環境變了,人變了,事情就自然而然的跟著改變了。

我剛上大學的時候非常天真,那時只覺得自己和商管一點也扯不上關係,一點也不適合,在電機系裡面我又只知道純工程師和教授兩種選擇,所以思考邏輯是很直接的,我當然要念完博士去當教授。

到現在,也許是待在學校太久失去熱情,也許是其他的種種原因,我開始覺得對這條路不是那麼確定了。當然,當教授是安定的,受尊敬的,做研究是不受實務因素影響的,是自由的。這些是好處。為什麼不當呢?

然而在外面闖蕩是富有挑戰性的,刺激的,可以學到學校裡面沒有的東西,可以實地接觸市場的。這些,也是好處。

我要說的其實是沒有什麼事情是絕對好壞,只有那套價值與自己適不適合。有人偏好安定多一點,那麼他就適合去當教授,有人偏好刺激和實務多一點,那麼他就適合去外面的世界工作闖蕩。

而我呢?我還不是很知道。我希望有更多機會可以讓我去實驗。

原來也許我有潛力成為一個好的領導者,或者溝通協調者,或者別的各式各樣的我都還不知道的工作。我看見世界的媒介是我的朋友群,如果有別的機會的話,我也希望我有別的種類的媒介可以請教,例如說長輩等等。

要不要繼續念呢?大哉問。念完有沒有實質的幫助呢?沒有人知道,連我自己都不知道。也許這個學位會帶給我意想不到的收穫,也許它會限制我的道路。我必須,為自己定位好目前的生活和目標。

我現在把它看成是一份工作。它對我來說的意義,是讓我學習工作場合應對進退,組織協調的技巧的機會。工作有收入,因此我也學習自己管理金錢和生活。

在工作場合學習和上司與同事互動,學習自訂進度,學習如何有效率的達成目標。

生活上學習時間管理。我太習慣生活中只有唸書一件事要操心,因此需要學習平衡工作和其他事情,例如整理家裡,煮飯,例如和朋友聚會等等。

也學習管理金錢,學習對金錢有概念,賺多少錢做多少事,自己養活自己。

這些事情對很多人來說可能非常簡單,但是對我來說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學會的,要花一些時間,付出一些代價。越早開始,達到平衡的生活的時間也就越早來臨。這也許就叫做生活的 sense 吧。

最後我決定繼續下去。因為它對我來說,是攸關信心的大事。如果完成的話,我就可以很勇敢的說我做得到,對自己也會非常有信心,因為我克服了中間種種黑暗挫折和陰影。這是這個學位對我來說的內在意義。

也當作一份至少持續兩三年的工作,起碼有份工作有份收入,這中間我可以比較經濟無虞的去了解各種產業,探索別的領域的思維和知識。

經過痛苦的摸索,我終於找到博士班的定位。於是我就可以暫時安心的繼續做下去。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戲稱過自己是得道高僧,其實我還真的滿想達到高僧那個境界的。

人的慾望越多就越痛苦。只要心能夠自給自足,即使只是粗茶淡飯也可以很平靜。

學姊曾經與我分享過去黃石公園的經驗。沒有手機的日子,我們的眼前開啟了另一扇窗,那景色實在太過美麗,寧靜的力量如此巨大,會讓人不忍心忘記。也就是因為如此,我常常搞自閉。雖然這樣真的滿不好的也有點自私,不過對於目前的我來說,純淨的自我存在,仍然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生活的不斷簡化,還包括對於重大節日的淡然處之。我開始對於為狂歡而狂歡失去了興趣。有好幾次朋友問我說,你今天有沒有去哪裡慶祝啊?我總是到了這個時候才想起來,啊,對啊,今天是新年啊。

但是我對於一些比較有深刻意義的節日就會在心裡默默的紀念,例如說馬丁路德紀念日,例如說二二八,九一一等等。

地點亦然。我會記得 Union Square,因為我在那裡遇見了幾個教徒,分享了我的想法:Love is the answer。我記得我家附近的 Riverside Church,因為我在那裡聽彌賽亞,一個再好不過的組合。我記得許多地方,不是因為它們多有名多美麗,而是因為我在那裡做過的事,遇見的人,在我的生命中產生了很大的意義。

簡化也包括價值觀。世界上的人太多,價值觀有千千百百種。我迷失了好一陣子,因為我的方式,一旦用不同的觀念來審視的時候,一定有不足的地方。我疲於達成每套觀念裡面的合理,追求完美,使得自己疲累不堪。終於有一天我體悟到,生活方式只要一種就好了。

I don’t have to live everybody’s life. I only need to live my life.

我不必過著美國的作息加上台灣的作息。我不必有很多種類的衣服鞋子,我不必見多識廣什麼都知道,我不必變得躁動,我不必太過文藝,我不必對人總是有求必應,我不必因為旁人會傷心而過度忽視自己的需求。

我不必扭曲我每天晚上所需要的安靜,我不必扭曲自己怕吵,也不必為了迎合些什麼而不必要的過度改變自己。

太多層面,包括專業方面和生活方面,我只要找到自己的路線就好了,我不必做一個無可挑剔的人。這是了解自己的一部份。我一直無法很明確的說出我是個什麼樣的人,經過這些摸索和實驗,總算有很多面向的自己呈現在我面前。這感覺非常好,因為我再也不用那麼疲累,因為它讓我看到了自己的長短處,不因我和別人太過於不同而沮喪,也因為我更了解自己的好惡和起伏,從此對於自己的情緒和感受不再那麼驚慌。

我是一個動與靜兩面都具備的人,也許安靜居多。我不是一個可以常常旅行的人,但是我無法不旅行。我需要轉換環境讓我的精神不因滯留而死去。我有即興的一面,也有自律的一面。我需要自由,也需要規律。我既理性也感性。有很搞笑的時候,也有很嚴肅的時候。

我也許有點拘束,但是和人熟了以後,就會比較放得開。這沒有什麼不好的,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真的需要改變。

也許這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發現,可能所有的人都和我一樣。不過重點是我在各個面向的兩個極端之間,站在什麼位置。發現自己實在是令人非常興奮的事。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又過了一年,依照習俗總是要寫些回顧之類的文章吧。

2004 年對我來說,是生活漸漸好轉的上坡,意思就是說從悲慘的境界裡往上爬,還沒有爬到頂,但是是剛開始爬的那段時期。

算是我真正開始習慣過自己一個人的生活的一年。這一年來,我對於安靜和平淡的渴望更甚以往。若說要有什麼改變,都以內在居多,而非外在的環境改變。

致力於了解自己和了解世界。致力於追求內心的平靜,不因外物輕易起波濤。

我花很多時間在自己的天地裡感受和放鬆,我也很喜歡自己去看電影,自己去逛街,自己去旅行等等。好長一段時間我已經很習慣不太說話,不同時使用兩種以上的感官。自己走在路上時,我用眼睛觀看周圍人們來來去去,觀看他們之間的情感交流,觀看他們臉上的表情,感受他們的生活他們的喜怒哀樂。坐在電影院裡面時,也是用眼睛,加上一點點耳朵聽電影配樂,去感受為什麼某個景要這樣呈現,為什麼這個景要配這個音樂。自己在家裡聽音樂時,我會把所有聯繫管道暫時切斷一下,甚至閉上眼睛,因為一點點的亮光就足以使我分心。我專心用耳朵感受音樂中的情感和氣氛。

一個人,讓我與外界的情感互動變得更加敏感。這在五月去法國旅行時達到一個顛峰。

某種程度來說,我正在經歷著將生活不斷簡化的過程。我一步一步的拿掉一些東西試試看,看看沒有那樣東西,我能不能活,我會變成什麼樣子。現代的生活常常令我感到過於喧囂,不知道是我太過敏感還是這個社會太過霸道所致。

去法國的旅行對我來說意義非常重大。一方面它印證了我某個程度的冒險性格,因為我是單身前往,另一方面它圓了我久遠以來的夢,踏上歐洲土地瞻仰的夢,還有,在這個時間點,我得以選擇我想要的旅行方式,那就是不帶任何雜音,簡簡單單的旅遊,簡簡單單的抽身。

我曾經想過,如果我在二十出頭時就能夠有機會去歐洲,不知道該有多好。不過很快的我又想,那時的我,就算去了,也許也還無法將旅遊變得那麼深刻吧。於是我就很安分的接受這樣的安排是最好的。

所有的想法和行為都是交織在一起的,因此很難一條一條清楚分開。將生活簡化,追求平淡與安靜,影響到我的各個層面,不只是旅遊。

這趟旅行我將購物第一個排除。我原本就不是很重物慾的人,所以少買幾件漂亮衣服對我來說並不會那麼痛苦。況且我住在紐約,真的要買的話,我家附近坐一下地鐵就可以了,也不是買不到多尖端時尚的東西。不過我還是很喜歡美的東西,我還是會去看。只是欣賞和互動,與擁有並不一樣。

我照了很多照片,並不是為了紀念我到此一遊,而是把我眼睛所看到的東西所記憶下來。我並不在乎照片裡面有沒有我,重要的是人們經由我的照片,看見我所看見的東西,也因此看見我。

我也不是很在乎有沒有去盛名遐邇的博物館。其實我去巴黎,唯一看的博物館就是龐畢度。奧賽和羅浮宮都沒有去,甚至連凡爾賽宮我也沒有進去室內觀賞。觀光客太多是一個主因,我很不喜歡這種要用心感受的東西受到太多雜音污染。另一個主要原因就是我想要實驗看看完全照我的心走,會怎麼樣。

我幾乎每天都沒有計劃,都是起床以後想一想自己今天想要去哪裡,然後就去。龐畢度,是因為去到那裡,剛好看見米羅畫展,心想不錯,就進去看了。一切都是即興的。

夏天的巴黎戶外實在太美好,我實在捨不得丟下陽光正好,天氣和煦的戶外,跑去室內跟一群人擠。

莫內的花園夠有名吧?但是我在那裡並沒有感受到很多,也許是因為個性和喜好與莫內差太多的關係。誠如我一直跟朋友家人講的,令我感到和我的靈魂有深度互動的,是塞尚的畫室。那個地方很簡單,庭園裡面只有樹,但是在裡面仍然可以感受到那畫家的存在,他的性格,他這個人。我感受到塞尚的溫厚和純樸,讓我真的喜歡上那個地方,因此我在那裡流連忘返。要不是後來進來一群吵雜的觀光客,我大概會在那裡坐上一整天。

同樣的道理,馬賽聖母院也許不是最有名的景點,但是我在那裡就是有感覺到互動,感覺到平靜,所以我在那裡曬著溫暖的地中海太陽,坐了一整個下午,也毫不猶豫的花了兩塊歐元點了一個光明燈。這兩個地方是讓我在南法寄了明信片給自己的地方,因為我覺得有意義。

我在巴黎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市中心徒步穿梭,這是我最喜歡的方式。走到哪一個街道,哪一座橋,我想要右轉就右轉,左轉就左轉,直走就直走,完全不帶目的。這樣子,心是最輕鬆的,在最輕鬆的狀態下,即使沒有意外的驚喜,那種滿足也是久久難以忘記。

我喜歡坐在羅浮宮外面的石椅上看小學生魚貫通過,喜歡站在協和廣場中央看著圓環的車流穿梭不息,也喜歡在凡爾賽宮後面的大片樹林裡面靜靜的緩慢行走。

去一趟法國帶回了什麼?我帶回了影像,一幅米羅的小畫,一本米羅的畫冊,一本塞尚的畫室導覽,三張寄給自己的明信片,以及另外一些寄給親朋好友的明信片。我的行李還是很輕便。這樣就夠了,真的。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