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人生:Quarterlife Crisis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嚴格說來我已經不再是 quarterlife 年紀的人了。回想起過去很多事情,動盪的感覺還是依稀相同,但是又有點不真實,難以想像自己居然就這樣走過來了。這個系列原本是想要寫很長的(甚至寫成一本書,加上社會方面的縱剖析),不過事與願違,心力有限,才不過過兩三年,心境已經變了很多,又有好多新東西要寫了。回頭看看,那些東西好像只有講到一些皮毛,實際上的很多感受和作法,真的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也許以後有空的話,會再回來增補這個系列吧,讓它擁有更多的深度和廣度。不過一切都要看機緣了。

寫這些東西,能夠寫的很有限,有一個原因是寫作的過程與當時感受太過接近,難免感到痛苦。要將這麼複雜的東西理出頭緒,找好文句寫成系列,實在不是現在的我能夠做得很好的事。人生,說難很難,說簡單也是真的很簡單。我的人生一路走來其實外表不算怎麼辛苦,但是我的心卻是經歷了與它不相稱的許多折磨,有些時候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是現在漸漸的不再慌張。不管怎麼樣,事情都會過去。我對未來是永遠充滿著持平的信心。

不曉得經歷 quarterlife crisis 的人有多少?我想我算是這個世代裡面滿特殊的狀況吧。無論如何,每個人都會有每個人的難題,人生觀,自己選擇。環境也許會使你低潮一時,不過,往後要乘風飛起,還是自在漂流,都是自己可以控制的。生命的考驗重重,世界很洶湧,接受這個本質,也就慢慢的會了解如何去生活了。一切無可無不可,quarterlife crisis 可以完結也可以未完,不過在這裡告一個段落,會讓我比較安心的走向下一個階段。而我只希望在這裡分享的一點點心得,可以幫助到一些人,這樣子,我就很滿足了。

而未來的生活還是要繼續認真過。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時隔三年多以後的現在,恍然重訪 quarterlife crisis 這個話題,感覺有點複雜。它像是已經結束了,卻又感覺未完。有些部份已經屬於逝去的青春,但有些部份卻還在一直行走著。神,或說上帝,或說宗教,就是這一直行走著的其中一部份。

上帝是博大精深的一位,我對於述說祂,總是持著審慎的態度。我想我還沒有完全理解祂的用心,事實上也許窮我一生也無法理解,但是我是很高興在那四分之一人生的時候,遇見轉折,也算是遇見了上帝。

我從來不怨恨上帝替我安排的那些苦難,雖然常常覺得自己好像沒辦法,但是總是努力咬牙想要撐過去,而每一次都是十足的成長。我始終相信修煉人生的課題是為了自己,每一個階段都有每一個階段要面臨的課題,而一旦難題臨頭,最好的方法就是乖乖的去克服它。如果逃避的話,同樣的問題一樣會在下一個階段出現,而且有可能變得更大,或伴隨其他的問題,那就更為棘手了。

信仰對我來說,即是將一切世事都視為主內的安排。其實我自己應該不算是很虔誠,甚至不是教徒,只是還在粗淺認識上帝的階段而已。我身為科學人,對於一切關於宗教的疑慮我也有,可是我總是讓它們順其自然的存在,因為我相信,如果真有神的話,那麼這些「不信」其實也是在神的掌握之中的。還不信,就不用勉強信,因為這東西本來就是要心悅誠服。上帝可不是洗腦用的,祂真大能,也是有許多種面貌,不是只是教徒的上帝而已。

對宗教的接觸與思考,其實可以說是對真理的追求,和對自己的挑戰。在宗教之中,人總是時時刻刻感受到自己的渺小與偏頗,無知與自私,也因為如此,時時刻刻挑戰著既有的認知,往更深刻更本質的地方走去。這是我所採用的人生態度,我覺得人就是應該如此。有些東西上帝可以教你,聖經可以教你,可是有些東西是要自己去走過一遍才能學會。宗教不只與人為善,也不只提供依靠,它們更是一種提醒,提醒生活不可馬虎,什麼小細節都要很認真才行。

隨著經歷的增長,我對宗教裡面的東西也有更多不同的體會。若要說是將自己交託在天主手中,似乎有點太為簡約了。人與宗教的關係其實是相當私密的經驗,每個人都會有屬於自己的歷程。基督信仰如此,佛教信仰也是如此。我嘗試過禱告與祈求,也努力將教義落實在生活當中,學著用慣性之外的觀點來省思。一開始,因為感到有天主的照看,我覺得比較不孤獨,也比較不害怕自己的膽小。漸漸的,這種接納和誠實變成了習慣,就如同處理自己情緒一樣,不停往前進不停回頭審視,變成了我動態生活的必要成份。

很難說我和神之間是什麼關係,這位神是何方神聖其實也不那麼重要。有些生命經驗是超脫一些成見的。到最後,認真的生活,好好的對待自己,應該就是最重要,最腳踏實地的作法了。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時候,人要墮入最深的低谷,才能找到再次飛起的路途。我想我就是這樣的。

沒有大破,哪來大立。我失去了事業,失去了愛情,都很慘痛。失去了這兩者,對二十六七歲的我來說,人生像是忽然空了一般。低落是自然,不過,在一段時間過後,因為有朋友和信仰的力量,我慢慢的重新站起來,並且經營出了另一個更愛自己的自己。

像是初生嬰兒一樣,我一步一步慢慢的開始認識這個世界。因為沒有事業,所以很自由,因為沒有愛情,所以很自由。沒有了外界的干擾和框架,我便能夠專心的去探索,並且在探索中誠實的面對自己的心。由此,一切親近與背離,就都是真實而不違背些什麼了。

沒有事業沒有愛情,我不怕任何人的眼光,也不怕失去些什麼(手上已經空了,沒有什麼東西好失去了),所以我可以丟掉我的面子,享受無知的樂趣。失去,也許是上天曾經給過我的最好禮物。它真的讓我學會了很多東西,也讓以往怯懦的我嚐到了勇敢的滋味。從這個時候開始,我的人生觀有了很根本的改變。我的心變得寬闊,也變得堅實。不能說從此沒有恐懼,但是在尋找自己的過程中,我漸漸的了解了恐懼的本質,也漸漸的在學習如何處理它,甚至享受它。我思考了很多很多東西,每天都在用新的眼光檢視自己,每天都有新的認識。對這個世界,我也一樣逐步在發現。而這些向內向外的探索,有時會將我的地平線拉得無比寬廣,有時又會收斂在某個令人驚喜的地方。

也因如此,我的本質內從未被發掘過的那些部份,慢慢的冒出頭來,變成我這個人的主要部份。然後越來越勢不可擋,我很快的變成和以往幾乎完全不同的兩個人。到這個時候,我才能夠理解到,那些從未改變過的特質,有多麼深刻,而輕易改變的那些,又是什麼樣的意義。勇氣像是滾雪球一樣,一旦一開始踏出第一步,往後的每一步就像呼吸喝水一樣自然,再也阻擋不了。心中的疆界越來越少,無時無刻都有挑戰成見,衝破藩籬的契機。這些經驗不全然是愉快的,有的時候因為會碰觸到很原始的深層恐懼,而刺得我聲聲叫痛,又有的時候侵犯到難以卸下的自尊,而讓我很想要別過頭去逃避了事。種種的經驗,都是人生。人生苦樂都是一體兩面,雖然有時難熬,但是認真活過卻是比什麼都值得。

關於怎麼去探索世界,認識自己,我沒有辦法具體教戰,因為這和人的原生個性與背景有很大的關係。我只能說,在盡可能的範圍內,把心胸敞開,別排拒任何的可能。可能是雜誌和書,可能是衣著打扮,可能是音樂電影,可能是不同世界的人,可能是嘗試一項新的嗜好,可能是去旅行。只要經濟許可,不戕害身心健康,自己也不會覺得太超過,那麼就什麼事情都去試試看吧,因為你反正沒有損失不是嗎?試過了不喜歡,那就再回來老樣子就好了啊。

這探索的過程當中,就如同我前面所說的,很重要的一個部份就是認識自己的情緒。人生在世上,要能自立的條件就是能夠「好好照顧自己」。除了吃喝之外,照顧自己的心理健康也是一件非常重要,而且很難學會的事。對自己的負面情緒不需感到羞赧。你可以不讓別人知道你的這些情緒,可是你不能不讓自己知道,因為知道是調節的第一步。負面情緒出現的時候,慢慢學習怎麼去處理它,久了以後就可以得心應手。生活原不是天天美好,可是我們可以做到盡量平穩,知道怎麼把自己從低點拉回來。這個技能是絕對受用無窮,可以跟著你一輩子的。

那樣千辛萬苦的起步以後,我就漸漸的把自己放回到世界的軌道上了。很多時候我還是很無力,很沮喪,但是隨著時間過去,認真生活的經歷增加,我慢慢的從無到有,自己打理出了屬於自己的一個小天地,也在這個世界上尋找到了自己的定位。然後,真的是一步一步的,我又學會了「慢慢來」不急著一步登天,也不為小事抓狂,不再對自己太過嚴苛,在這個有時可怕有時又可親的世界中,我便漸漸的又能夠呼吸了。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認識自己的感覺真好。

去年初離開學校以後,我過了非常頹廢的幾個月。當時我已經無法再承受任何一點點的壓力,唯一不讓自己崩潰的選擇,就是頹廢。事後回想起來,我很慶幸有那段時間替自己鬆綁,否則我可能早就已經發瘋了。

我什麼都不管,隨著自己的感覺做事。

很難想像一個人可以疲累到那個程度。我每天花很多時間睡覺,很晚睡,很晚起。我一點也不替自己設下任何限制,很晚了,如果我還不想睡,我就不睡,早上如果我爬不起來,就不起床。到中午甚至下午起床以後,我不想出門,就不出門。肚子不餓就不吃飯。拿起書本,我竟然有一種噁心想吐的感覺,那時我就立刻把它丟到一邊。總之就是照著自己的生理走,即便它已經非常的混亂。

有好幾個禮拜,我每天就是這樣度過,連大門也不出半步,實在是沒有能量,沒有力氣出門。

過了幾個禮拜,我慢慢的可以做一點點小事。第一件事,有一天我到學校郵局去寄了信,那就是我整天除了吃飯睡覺以外做的其他事。

然後我還旅行了很多地方。這幾個月的完全休息完全頹廢,讓我充分的蓄積了能量。八月,我到了新學校,忽然間我感覺到自己的動力復發,有一種很想過規律生活,過有營養的生活的感覺。

那種感覺,不是誰勸誡我的,是從我內心自發的。那時我深刻的感覺到,啊,原來自己也是有上進心的啊。那種感覺,真好。

這段經驗對我來說意義非常重大,它告訴了我休息的重要。我把它看成花幾個月的時間緩解二十幾年來的壓力。往後我開始學會了休息,每個禮拜,每個月,每個學期。我學會適度的把壓力排解掉,累積能量重新出發。這對我邁向平穩步調的生活,有非常關鍵的影響。

這段經驗也讓我學會了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傾聽自己生理心理的警訊,不再忽略。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點,掌握好自己的狀況,才能夠在需要的時候做出適當的處理。我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需要休息,什麼時候想要做什麼才能累積能量。

曾有朋友跟我說過,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不快樂,也不知道自己要怎麼樣才會快樂。她試過有氧運動,做複雜的菜,可是這些事情做完以後只覺得萬分疲累。我的答案很簡單,就是因為她不喜歡這些事的關係。做有氧運動是為了身材,做複雜的菜只是為了打發時間,這些都無法填滿她內心的那個水壺,反而會耗掉更多能量,自然更疲累了。

能夠找出自己做哪些事情會填滿能量,在什麼時候會有什麼樣的情緒,如何處理,這是很值得學習的一件事。我把它稱為『聽心的聲音』。

學習這樣的能力,為我瞭解自己奠下良好的基礎。這段過程,我把它看成解構自己,而後重建自己。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很多年以來,我都覺得心中好像有一股岩漿在怒吼,找不到地方爆發。『不知道哪裡不對勁,可是就是怪怪的』那種感覺。

因為這樣,我很長一段時間嚴重的否定自己。為什麼別人都活得好好的,我卻這樣陰陽怪氣?

一直到最近一兩年,我開始了數不清的生活試驗,才慢慢的瞭解來龍去脈,不再否定自己。

概括一句話就是以往的生活讓我不快樂,大大小小林林總總加起來,讓我不快樂。我並不是天生陰沈不快樂的人,還是有令我開心的生活方式存在。這是我最近才瞭解到的。

我認為每個人都有權利讓自己快樂,有權利自由的尋找自己想要的東西,自由的體驗,自由的往內心探索自己。

生活方式不對的立即影響,就是整個人會變得病懨懨的。孩子會變得消極不說話,大人叫他做什麼他就去做,也不會反抗。

如果你是爸媽,大概會覺得孩子心裡在想什麼都不跟你說,嚴重一點的,像我,連吃飯睡覺都有問題。我不太能吃東西,有時嚴重到連食慾都沒有。晚上睡不著,早上起不來,一天一天惡性循環。

更不用說做正事,效率低落得令人無法相信。每天花在逃避的時間非常多,可能上網上一整天,唸書念一小時,或者根本不念。考試前,交報告前,有人變得非常緊張,有人的症狀是完全放給他爛,繼續沈迷。

這是最容易上癮的時候。睡覺,玩樂,花錢,上網,男女關係,都是逃避的方式。

與人相處,情緒不穩定。變得易怒,難以取悅。這都是因為原本就有了負面情緒積壓的關係。

誰會喜歡自己的孩子這個樣子?所以很多爸媽氣憤得一直念一直罵,結果換來的只有親子怒目相向而已。

我回想自己當時的心情,說穿了就是自暴自棄。天下沒有一個人願意自己變得不思長進,每個人都有心想要做些事情,但是因為太多負面情緒循環,自己已經不再相信自己,討厭自己,心想『算了,我就是這樣的人吧,我是不可能振作的了』。

而來自爸媽的責備,讓孩子更討厭自己,問題更是無解。

我的逃避方式是睡覺和上網。大人沒有來得及察覺我的異樣,只知道我很愛賴床。我是典型消極的孩子,一起床就覺得生活很沈重,很煩。因為整個生活沒有任何吸引人的地方,我沒有動力起床開始我的一天,所以我就一直賴床,賴到不得不起來為止。然後時間緊迫,動作要很快很趕,又更加深了惡性循環。

爸媽只覺得我從小就很乖,不太反叛,他們覺得我的叛逆期來得很晚,其實只是一大堆的怒氣積壓在我的消極後面而已。

因為我沒有感覺到自己的存在。我不覺得我的意見,我這個人,有被任何人在乎。我的生活要怎麼過,不是我定義的,所以我說什麼也沒用,也因為這樣,我的生活不吸引我,我就一直抗拒一直賴床。我不被在乎,我說的話,我想要做的事情,總是被反駁,那反叛何用?只是白費力氣而已。遑論去跟父母溝通,讓他們來瞭解我了。既然我沒有感覺到自己的重要性,自然就不覺得有人會想要來認真聽我說話,因此我就越來越沈默。

孩子太聽話不是好事,我只能這樣說。孩子還沒能夠察覺自己的情緒和其成因(就連很多大人也都不瞭解自己),所以我認為當父母的應該要敏感一點,對孩子察言觀色。孩子的臉色,講的話,必須要當一回事,不能認為孩子不懂事,以後會瞭解,就將他忽略。百分之八九十的機會,那只會釀成更大的問題而已。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單一的價值觀,看待人的標準,沒有個性可言。

我不否認我之所以唸電機,是為了破除普遍的女性迷思。很多時候我就是不服氣而已,我要證明女生不比男生差,沒有女生偏文科,男生偏理科這種事情。我認為目前種種的性別差異觀念,許多都來自於社會的預設立場,和養成教育。

所謂適才適性,到了二十八歲的今天我才有稍微比較具體一點的領會。我的迷失感已經持續了兩年,一直都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我會一直迷失下去,也許我會慢慢的變得清楚。但是無論如何,我最深刻的收穫,在於找出自己的個性,並且努力尋找適合自己個性的生活方式。

個性是很籠統的名詞,每一個世代對於個性都有不同的定義,端看時空背景而定。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們這一代和上一代產生了這麼大的差別,是每個世代交替都有這種程度的差別呢?還是這一次的差別特別大?

上一代比較著重於物質面和規範面(也有可能是因為我的環境比較傳統的關係)。他們觀察孩子,不外乎多話還是沈默,乖巧還是叛逆,聰明不聰明。聰明完全由成績決定,成績好的就是聰明,就適合念醫科或法律,當醫生,律師,教授。適合,對他們來說,就是這樣的一回事。

所以其實並不是說上一代有多可惡,只是這樣的觀念深植已久的關係。一時之間,如果有成績優秀的孩子說他不想念醫科或法律,他們馬上手足無措,因為實在是摸不著頭腦,不知道為什麼。

價值顛覆是很辛苦的一種適應,尤其他們在已然步入中老年的時候面對,可能的話我會勸自己給他們多一點寬容。

我們這一代的人們,心思越驅複雜,來自上一代的不理解乃至阻撓,還有自己內心深處的疑惑,身上背負的壓力也不可小覷。

我們看個性,重視自己在什麼樣的生活之下才會真正快樂。我們這一代,經濟比較無虞,選擇多了起來,因此普遍不願意屈就,稍微一屈就,就很容易產生心理問題。我認為這是好事,這是社會改變的必然,每一代每一代都要有不一樣的地方,這個社會才會往前走。

有一天我也會老,也會不認得當道的主流價值觀。我希望那個時候的自己可以放開心胸學習接納,這是我對數十年後的自己的期許。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高處不勝寒,五個字講來容易,能夠體會的人卻少之又少。

我是屬於小時了了的那種人,意思就是當我還是孩子的時候,就已經因為成績表現與常人不同,而受到不同的眼光對待。時光無法重來,我不知道自己願不願意拿成績表現去換取同儕的認同。不過,可以確定的是,當一個不是那麼平凡的人,內心是非常的孤獨的。

從我還是十幾歲的孩子開始,身旁就一直沒有什麼朋友。我始終認為在成年以前,同儕的認同是人格發展健全與否的一個關鍵因素。因為我的成績,沒有人把我放在他們的朋友名單裡面。

講到交朋友,他們不會想到我。同樣的,講到交女朋友,能夠把我當成候選人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就好像我這個人是不存在於真實世界上的。

我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真正了解到原來學業表現對人們的心理影響那麼巨大,原來人們對於會唸書的人抱有那麼不切實際的想像,同時也保持著那麼疏遠的距離。

也許我身邊的人要花比我更長的時間去克服我的光環,也許永遠也無法克服。事實上,能夠體會這種感覺的人畢竟不多,能夠傾聽的人也不多。

獨孤求敗,求的不只是敗而已。他求的,是走出幽閉,走入人群,走入生命。

我要的是,可以出錯的權利。我要人們對我的感受不再嗤之以鼻認為是芝麻蒜皮,不再忽略,不再蔑視。我要人們體認到我需要幫助,體認到他們必須來幫助我,體認到我無法自己解決任何事情,自己負擔所有壓力,體認到我,不管表現再怎麼好,也只是人而已。

一路上順利的孩子,在長大以後,通常抗壓性比較低,在社會上因而會容易不滿。但是這並不是他們的錯。人格養成需要教導,需要學習。許多人在面對抗壓性低的成人時,總是以苛責的語氣居多,責備他們無法承受壓力,殊不知這樣的態度卻給了他們更大的壓力,更把他們關在洞穴裡面。他們終日想著提高自己的抗壓性,叫自己再多承受一點,再多承受一點。久而久之,他們不知道如何去偵測自己的極限,總是逼得太過。結果,就是崩潰一途。

耀眼的背後,常常有深沉的黑洞在慢慢的形成。而只有意識到黑洞的存在,才能阻止它越來越深。

我們這一代,比起上一代,在情感上的需求量多出很多。很多人無法理解我們擁有了外在的優勢,應該快樂才是,為什麼反而沮喪。大家都以為外在突出就等同於情感滿足。於是,大家認為我很快樂了,不必再拿情感來支持我了。他們轉而去愛那些所謂比較需要愛和關懷的人,結果就是沒有人給予我情感。

沈富雄落選現象。大家都以為他不需要自己的一票,都投給更需要選票的候選人,最後,呼聲最高的人落選。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我徬徨時,不斷聽到這樣的規勸:你不應該感到不快樂啊,你要想想,一路上多少人,考不上你的好學校,考不到你的好成績。你得到了別人沒得到的,你應該要覺得滿足而快樂了。

這些話本身是沒錯,問題在於情緒與邏輯的極低相關。

理性上我知道自己是天之驕子,可是知道這一點並不能帶來我情緒上的滿足。

低學歷者的自卑來自於台灣單一價值,用成績來決定人的斤兩。高學歷者一樣自卑,這自卑來自於極高的零點,以及對於不滿足不快樂的不允許。

我的一些朋友,學歷不如我亮麗的朋友,總以為我一定是快快樂樂充滿自信,可是事實正好相反,我的心裡其實充滿了自卑不如人的感受。

聽到這一點,百分之九十九的大眾一定詫異,不可置信。

許久以來我遲疑於展示自己的缺點,因為,展示缺點總被認為做作。我最常聽到的話是:你怎麼可能不會這個啊?別裝了。

或者另外一種常出現的狀況是,別人想也不想,看也不看,就丟個東西過來說:這個東西你應該看個幾分鐘就會了吧。

於是我看了又看,別人絞盡腦汁我也一樣絞盡腦汁,最後發現我不會。可是這三個字,我無論如何很難說出口。

因為招致的回應一定是:啊,你不會喔?你怎麼可能不會呢?語氣和眼光夾雜著不可思議,驚訝,多半出於對我能力的訝異與貶抑。

這些問題琳瑯滿目,有我老本行的工程問題,有數學,有語文,有時有經濟學,稍微艱深一點的文學,等等等等。

大家總假設我什麼都會,沒學過的也會。邏輯很簡單:她聰明成績好,所以常人不會的,不管是什麼,問她就是了。

會,和不會,就這麼簡單的一分為二。

我若說了一些什麼答案,大家不會驚訝,也不會肯定我。有的頂多說聲謝謝就拿著答案轉頭而去,有的更以我超乎常人的光環,令我感到萬分沉重的眼光崇拜我。

我若承認了我不會,得到的是負分。

老實說,這些反應沒有一項是我想要的。零點被定義在極高處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做到完美似乎是我份內的責任,理所當然,即便我是花了比別人還多的心血達成。沒有人會稱讚我,因為,我這麼聰明能力這麼強,做出這樣的成績是應該的啊。

反而是我若摔跤了,大家關心慰問:你應該要做到完美的啊,發生了什麼事?你怎麼了?

與常人一樣的表現,對我來說是種羞恥,在大家眼中也是種羞恥。只因為我的能力不應該祇有這樣而已。常人做了八十分就開開心心,感到自己很有價值,我呢,我是萬萬不能拿八十分的。拿八十分,就等於拿負二十分。

我看到大家對我有回應的時刻,都是我無法達到完美的,負分的時刻。我做到完美時,得到的分數是零,唯一的方向只有往下累積負分。這是簡單的算術。一個系統中只有零分和負分,要怎麼能夠產生正的總分?久而久之,挫折感累積得越來越深越來越重,想要說出口與人討論分享,卻又遭致批評與不信任。

這即是大家對於高學歷者,或高成就者,不快樂的不允許。簡單兩個字來說,就是壓力。

高學歷者的自卑,另一個原因在於與大家的不同。自卑是一種普遍的現象,只要與同儕有不同處,便會產生自卑感,不敢打入。不管這種不同是學歷上,家世上,生活背景上,哪一個方面都有可能。較高和較低也同樣會產生不同感,進而產生格格不入的感受。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長久以來,我已經被訓練得不知道凡事都有不同的可能性。

我一直走在很安逸的一條路上,這條路,只要乖乖的穩穩的走,念完碩士就是博士,念完博士就是研究工作,或在工業界或進學校當教授,風險不高,沒有太大的意外可言。

而且這條路和其他路之間的距離很遠。

所以,有許多事情我一時間很難想像自己去做。我把工程人這個身分太過的膨脹,擠壓到我的性格我的生活方式等等。潛意識裡我會告訴自己,我是工程界的人,我應該要很投入工作,因為這個領域的大家都是這樣的,我不這樣就會輸。我不應該口口聲聲講求生活品質,因為那只不過是懶惰的藉口。我應該要每天鞠躬盡瘁,醒來時除了吃飯睡覺以外都想著或做著專業上相關的事情,不要花太多時間和心思在文學藝術等等,因為那畢竟不是我的專業,碰碰沾沾就好。

我不應該想太多人生哲學,我應該把時間和腦力全花在專業上。因為從小的教育告訴我,人的能力,要花在有營養的東西上面。要創造些有用的東西,那些高來高去想太多的思考,只會讓我無法專心唸書,又影響我的情緒,因此,應該排除。

這一路走來我其實零星有過幾次想要偏離軌道的想法,大學時想過打工,想去加油站或者當服務生,那種跟專業無關,誰都可以做的平凡工作。去年徬徨時去百事達,去溫蒂,去超級市場,我也總瞪著那些店員,心裡一直好奇,也許我適合做做那樣的工作。

還有總機小姐,系辦小姐,行政助理等等。

在那時想到那些選項,心裡帶著興奮又有一點點害怕。興奮於打破世俗的迷思,害怕當然是來自於害怕輿論,因為我完完全全是浪費了我的好腦袋。

是的,台灣人對人的價值判斷,只有一點,就是腦袋。聰明,就是好,就應該要利用。

成績似乎保證了能力,我的能力被無限擴大至荒謬的地步。能力是全有或者全無。聰明者什麼都會,在教育制度中被淘汰者什麼都不會。

同樣的價值觀顯露在參政者身上可以一覽無疑。大家普遍對高學歷者存有不切實際的幻想,認為會唸書等同會一切事情,畫上了無限多個等號,所以這些高學歷者進入了經濟界,教育界,科技界,外交界,不管他們原先的專業是什麼。然而放錯位置的人,遲早犯錯。一旦犯錯,大眾便投以不可置信的眼光,開始指責。

一個留美的博士,怎麼會說出這種話?怎麼會做出這樣的決策?

這是不是我們每天都可以聽到好幾遍的質疑?聽來順耳,但是大家有沒有想過其中邏輯的謬誤之處?

我看著這樣的輿論,其實對於那些在上位者的心情很可以理解。他們的心情是複雜的,背負的責任是沉重的。在一開始背起這個包袱之前,他們早就已經料到會有失敗的一天。他們對自己期許很高,希望付出做些貢獻,但是國家社稷,一念之間便是大功大過的差別。這是一場豪賭,而他們是制度與價值觀下的犧牲者,因為這樣的觀念,陪葬了國民生計權益,和我們的所謂菁英分子。而這正是目前尊重專業的呼聲越來越高的原因。

也是台灣現今迫切需要更寬廣的眼界,更多元的價值觀的原因。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所受的教育是非常典型的亞洲教育。大學之前只要唸書就好,其他事情都不必管。選擇性很有限,成績好的孩子有固定的幾條路可以選,每一條路都像一個套餐一樣,你若選了法律就是考執照當律師,選了醫科就是當醫生,選了電機就是唸研究所找工作,或者是唸到博士以後當教授。每一條路都已經規劃好往後幾十年的生活了,就看你選哪一條。

我當初走的軌跡可以算是最後一條路,準備到美國來唸完博士以後,工作一陣子,再回台灣。去年的離開算是意外,熊熊發現我受的訓練在職場上完全派不上用場。

離開學校之後的生活,我可以說是想都沒想過。人的價值,以往就是分數和名次在決定一切。俗稱的好學生如我,因為分數高,連帶的大家也都認為我這個也會那個也會。成績可以保證所有的才華與人格特質,因此若一直站在金字塔的頂端,我根本就不需要操心自己的價值感。

許多人就只因為我會那麼一兩項外語,會賣弄些文筆寫寫文章,就對著我才女才女的叫。我覺得渾身不自在,因為我充其量只是個關在象牙塔裡面的書呆子,會唸書會考試,分數高。這樣哪叫做才華?

這樣的價值觀其實是極端危險的,無奈台灣這個社會受這套價值觀的影響太深,至今仍被惡夢纏繞無法醒來。

當時的我,什麼事情都看不清楚,什麼事情都極端懷疑。如果說我要肯定自己,那麼連要從哪些方面來肯定,我都搞不清楚。拿掉分數,我手上對人的量表完全變成空白。看著自己,我若拿掉了唸書這件事,人的特質有哪些,我都不知道了,那麼要從何談論起自己在其他方面的表現呢?

而看別人總是容易得多。和我一樣苦惱的有另一位韓國學妹,我總是覺得她既聰明又勤勞用功,有什麼不好的?她也一樣的說我優秀。但講到自己,我們兩個人總是不約而同的搖搖頭。

這就像一個很大的泡泡忽然間被戳破一樣。原來,要戳破是這麼的容易,原來戳破以後的真相如此虛幻。許多別人沒有,而我所具有的特質,我並不是不知道,而是,知道那些並不能在我心中產生具體的價值感。

而且,到底哪些事情能夠產生我的價值感,我也毫無頭緒。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去年此時 (2003年春天),我正陷於高不成低不就的狀況。剛鐵下心中斷在一間美國學校的學業,準備到別的學校重起爐灶,無奈時機太壞,申請七家學校,接連收到了六封無情的拒絕信。

我心想,這樣看來是沒希望了,乾脆去找工作好了。於是我去了學校的就業中心,他們除了幫人改履歷以外,還有不錯的就業諮詢,我想,反正我什麼也不知道,就去問問也無妨。

時值四月初,我一進就業諮詢的辦公室,諮詢人員相當親切,招呼我坐下。我說明來意,非常誠實的說,我想要開始找工作,可是對於找工作一點概念也沒有,不知道從何下手,想要來談談問問。

她非常的驚訝,在我們大概二十分鐘的談話中,她始終處於極端驚訝的狀態。首先她問我:你之前有沒有參加學校的校園徵才?我老實的說沒有。她於是問:為什麼呢?那時是找工作最好的時機啊。我說:因為我那時在等申請學校的結果,而等到現在,我已經只剩下一家了,所以決定開始找工作。

她自是對我講了一番道理。這麼沒概念的學生,美國人大概很少見到吧,好在當時我處於一種豁出去的狀態,我完全什麼都不知道,是啊,所以我才要來問啊。因此我也沒有什麼保留,把自己的底細通通都暴露出來。

她又問,你是哪一系畢業?想要找什麼樣的工作?我只說了我是電機系,然後說我對就業市場一點也不了解,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麼樣的工作。

於是,經過短短兩分鐘的極簡易剖析,我立刻就知道我的狀況是非常不妙的:完全錯過了最後最後好幾波的校園徵才,公司與學生幾乎都已經簽好合約。下一次徵才的機會,已經是下一個學期。加上去年那時景氣正差,我又是外國人,除非我有走在路上被雷劈到的好運氣,否則十之八九我還是應該包袱趕快收一收回家為妙。

除了客觀環境的艱困以外,最大的危機其實在於我對自己的完全不了解。履歷表只是亂寫一通,沒有重點沒有特色,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屬於人家看了一眼就會立刻丟開的那一種。上了就業網站,琳瑯滿目,自己竟然擬不出個喜好和適合程度。尋找工作項目,輸入關鍵字時只有廣泛的輸入電機工程這幾個字,出來了一堆修理衛星系統的啦,檢查冰箱的啦,賣家電客服維修的啦 (渾名叫做技術支援),管理某某公司電腦系統的啦,一堆有的沒有的職位全部跑出來,把我嚇都嚇死了。

世界之大,工作之多,竟然沒有我可以做的。當時我彷彿被重槌一擊就倒一樣,回顧有生之年以來唸的書,全部都變成一片空白了。面對就業市場時,我好像是外星人,他們操著我不懂的語言,彼此之間很優遊自在的交談著,而我連個邊都沾不上。

以往的成績,學的東西,一瞬間變成垃圾。我看著鏡中的自己,只感覺這個人除了軀殼以外,全部都是空的。

就算就業中心給我再多教戰守策,應該也是搖搖頭無用武之地。

那時的我就好像戴著一副度數太淺,卻拔不下來的近視眼鏡一樣,看看過去,看看當時,看看未來,看看外面的世界,看看自己的內在,全部全部都是一片模糊。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