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政論:科學家,藝術家,哲學家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讓我把重點再擺回學術界吧。

對於學術界我有一定的期待(也許是幻想吧)。我認為它應該是一個清高的地方,應該使用和大部分的世界不一樣的價值觀。

但是我逐漸發現學術界裡面,昏庸的更昏庸,封閉的更封閉,愚昧的更愚昧。

許多人竟然因為自己的學術界身份而拿翹,對官大的人極盡卑躬屈膝之能事,而對一般普羅大眾擺出一種高不可親的形象。

請問這應該是追求學問的人應有的態度嗎?

他們說他們熱愛研究,但是在熬過升等以後,便荒廢了研究工作,成天做些沒有建設性的事。我不禁想,那麼「熱愛研究」對他們來說是什麼意思呢?他們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呢?

更匪夷所思的是他們因為自己已經熬成婆,而不停的批評小輩們「不夠熱愛研究」。我的天哪!熱愛不熱愛豈是幾個表面徵兆可以衡量的呢?他們雖然已經身居大位,可是難道在做研究之中沒有體認到自己的渺小嗎?他們怎能放任自己以自己片面的理解而去下結論?這違背了科學態度的原則,我無法忍受這種知識份子的傲慢。

我心中的大師,形象大概和費曼相去不遠。各位如果對他有一點直覺式的了解,大概就會知道我的意思。

以下姑且條列出一些條件:

一,獨特的貢獻

這應該不用說明。舉凡是大師,必定要有過人的貢獻,在某一領域上做了突破性的革命等等。這世界上其實聰明人很多,我發現研究者之中,大半都會有自己獨特的學術貢獻。因此這一點反而是較容易達成的一點。最困難的往往是所謂涵養風範那些東西。

二,廣闊的心胸

他必須要能夠謙卑,理解自己的渺小(這一點我一直不停的強調),肯定各種事物的價值。他不會因為你說的和他不一樣就對你的說法嗤之以鼻。他會認真思考這中間的謬誤,然後以邏輯導出一個正確的論述。他也不會因為自己是大師,就認為這個世界應該要照他的方式運轉。這個特點會使他非常尊重他人,尊重他人擁有自己想法的權利,尊重他人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他熱愛這個世界上的事物。有的大師個性比較內向,有的比較活潑外向,但是他們都絕對不會貶低其他的事物。

三,自信與熱情

對於學問本身有超乎常人的熱情,這熱情在他的生活中處處可見。他探索新事物,了解新事物。學物理的不會排斥生物,學電機的不會排斥心理學。他雖然熱愛自己的領域,自己領域的思考方式,但是不會獨尊自己專精的領域。學問本沒有疆界。

勇於了解新事物,嘗試新事物,需要強大的自信來支持。他因為相信自己可以應付新鮮未知,所以凡事都勇於嘗試。

四,擇善固執

他不只專精自己的專業,更有一套自己的價值觀與生活哲學。在有些地方他會非常固執,例如像費曼對於評斷他人很感冒(辭去國家科學院院士一職),有些科學家不參與武器研發等等。

五,信任人,質疑事

對於很多門外漢詢問專業問題,不管聽起來是多麼愚笨,他都會耐心解答。他相信知識不是只有某些人可以獨享,而是每個人都應該有權利接觸。他相信每個人都有權利接觸,也有能力理解。不會認為「這太深了,只有我懂,你不可能懂」而拒絕為普羅大眾解釋知識。這個特點使他用心表達,能夠用很簡單的白話解釋艱深的觀念。一般大眾因為看見簡單的表達方式,較容易理解,也會因此而體會到科學家對專業的喜愛與熱情,跟著愛上科學。

這一點在達賴喇嘛身上也同樣可見。

然而科學家對於任何論述都應該質疑,從假設開始,到證明步驟,到實驗佐證。他們會彼此攻擊論點,但是不會攻擊對方的個性。

這是我目前所想到的五點大師特質。那些會擺架子指使你,會批評你的學者們,請相信我,他們都沒有學到學問的真諦。他們會因為自己年紀長,職位高,而認為你應該尊敬他們。如果他們的為人處事無法使你發自內心尊敬的話,那你真的大可以不要尊敬他們。大師之所以為大師,絕對不在於他難以親近,不在於他的論文多少,是不是正教授,有沒有當院長等等。大師風範,一流大學,也絕不是五年五百億,閉著眼睛砸下去就會有成效。

以上觀點歡迎批評討論。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台灣社會的許多扭曲現象,例如不公平不正義,性別不平等,追求表面的成功等等,我相信只要大家努力學習由根本來看見價值,就會迎刃而解。

如果你真的相信真理,相信真理以一種很純粹的方式存在,你將不會因為一個女人是女人,就認為她的話沒有深度。你將不會認為她應該被侷限於某些工作。

你不會認為一個菜市場歐巴桑講的話就不可信,不會因為某人從小到大總是考試第一名而盲目相信他的話。

也不會有這許多所謂的專家學者,成天上電視講些歪理。

你會認真觀察來應徵的員工能不能卓越的完成工作,而不是只看他的學歷,然後雇用了以後發現他什麼也不會,態度消極沒有方向,反而衍生更多問題,消耗更多企業成本。

我們會看見更多元的價值,去肯定運動員,畫家,音樂家,更多更多其他職業的尊榮。希望藉由這樣觀念的轉變,孩子們將可以擁有屬於自己的夢想,大家不再盲目擠明星高中,擠台大醫科台大電機系。

升學窄門之所以這麼窄,教改幾百次都無大用,原因就出在大家還是朝往同樣的方向走。只要朝往同樣的方向,不管制度如何,競爭就是那麼激烈,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由根本看事情,也能夠讓我們更有遠見,不被一時迷惑。台灣是一個蕞爾小島,天生無法自給自足。我們必須與外界互動,與外界競爭。有遠見的國家,競爭力自然提升,我想這應該不言可喻吧。

在社會內部,我們也能夠去思索人際關係的本質。親情與愛情,家庭與婚姻的本質。為什麼父母與孩子會出現衝突?重點放在物質與成就的親子關係,常造成精神疾病。為什麼看來令人欣羨的婚姻,背後藏有那麼多不快樂?重點放在外在條件的婚姻,很少以快樂為前提,因此同樣造成了許多精神上的壓力,和因為不快樂而引起的惡性依賴。這些不只是個人身心健康的問題而已,這是整個社會所付出的成本。

因為要娶個媳婦回家當次等公民,傳宗接代,如傭人般使喚,服侍自己,而買斷外籍新娘的問題,也肇因於對婚姻的理解太過物質。這一點絕對可以解決,只是也許比較困難而已。

根本的東西往往是看不見摸不到,無法丈量的東西,例如快樂,滿足,愛與尊重。但是那些正是凌駕於一切物質之上的價值,是穩定人心穩定社會的力量。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不可諱言的,我從費曼身上得到了許多啟示。我也許對於一些事情太過於固執,以致於常常困惑於自己的價值觀,直到我看見費曼的書信,我終於憶起了當初對學問的堅持。

我始終認為科學,藝術和哲學,在某個很內在的層面其實有著一樣的美麗面貌。它們不是互不往來的學問,相反的,它們其實有著一些共通的,跨越古今的氣魄。

我認為社會應以科學,藝術與哲學,作為充滿每個人心智的綱本。我們應有科學家的態度,藝術家的感性,哲學家的透徹。

為什麼人要學習科學?絕對不是想要成為科學家的人才需要學習科學。科學態度,嚴謹的邏輯,崇尚真理的氣勢,能夠使我們學習理性,學習如何使人心服口服,學習辯證,學習判斷,學習如何提出假設,如何驗證假設。一個沒有邏輯的社會,就是會亂,沒有第二句話。

我們應學習如何客觀。在層級比你自己高的上司或權貴面前,能夠捍衛你所深思熟慮過的道理,不因為他們的地位而屈服。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習慣。

科學也讓人學會謙卑,你不會為了反抗而反抗。起爭執的時候,你可以因為自己思慮的不夠嚴而敗陣,絕不會因為對方是權貴而認輸。你也會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沒有經過驗證的事,不會誇大其詞。

當然你也不會因為自己當上了教授或者院長或者校長,就認為你的價值觀比學生輩的要來得正確。

你會在科學中了解任何假設的驗證都要有統計上的意義,因此你在選擇樣本的時候,會考慮到數量與多樣性。當你驗證了一項假設,你也不會自大的說這項假設適用於全世界。你知道凡是理論必有推翻的空間。你也知道人很渺小,不管你推出了多麼大膽的理論。知道越多,越認識自己的無知,那些劃時代的科學巨擘往往非常謙卑。

科學態度不應該在做科學實驗的時候才存在。它應該在政治,社會,商業,還有我們的日常生活中,處處存在。

我始終認為沒有好科學的國家,不會有好工程。工程是應用,科學是根本。如果我們沒有好的基礎科學,那麼我們就會永遠在工程上資源枯竭。一棵樹總要根扎得深,才會有茂盛的綠葉。

藝術使我們的生活更美好,它讓我們的精神有寄託。美學遠比我們想像的要重要許多。現代生活追求物質成就所產生的精神壓力不可小覷。在藝術之中,我們找到避風港,一種無法用理性解釋的安心。憤怒時,我們有筆調鮮明的作品可以共鳴。悲傷時,我們有淡淡惆悵的作品可以陪伴。快樂時,我們也有那些會令人大笑的作品可以配合。

更不用說那許許多多鬼才的藝術家,將我們對色彩,形狀,音符的認知帶到一個全新的層次。「原來藝術可以這樣弄。」那是令人大呼痛快的創意感。

哲學大概是大家最無法捉摸的東西。我對哲學了解不多,但是我認為哲學是很多東西的根本,例如社會學,政治學,心理學等等。世界上不會憑空出現馬克思主義,三權分立,佛洛依德,容格,或國富論。它們一定是經過了許多醞釀,各家學說的反覆辯證,將哲學思維運用在實際的社會議題上,而揉合出一套專屬於某領域的學理。

哲學是實體世界的深刻理解。它非常重要。我們無法在表象上的涇渭分明無止盡的漂泊,而哲學正是提供了這些看似不相干的事物之間的深層連結的思維。

總而言之,學習科學,藝術,和哲學,也許並沒有立竿見影的功效,但是它們的影響力遠遠超出我們所能預期。它們不但提供了許多在應用面枯竭的時候能夠尋求的基本知識,也教導我們如何將事物看待得更深入。一個社會的深度,也許就是這個意思吧。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我們必須打開感官,用最原始的感受去看這個世界,才能看到許多表象之下的根本價值。讓我姑且先叫這個能力為美學能力吧。

因為美學鑑賞就是這樣的一種過程。在藝術之中,沒有對或錯。不管在哪一個年代,往往那些不見容於當時價值觀的作品,日後都變得大鳴大放。面對藝術,人變得謙卑而原始,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今天看到的這個搞怪畫家,明天是不是就一舉成名。你必須放棄以名氣判斷價值的方式,而以最原本的感受,去看見作品的價值。

識人的伯樂不在成名之後。真正知遇之人,在千里馬還是孩子的時候,就能夠看到常人看不到的光芒。這叫根本的價值,不會因為名氣而改變。

許多原創者,不管是文學,科學,藝術,或者音樂,往往都飽受批評,因為他們和當時社會的主流審美觀不一樣。然而經過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他們也許垂垂老矣,也許已經貧困潦倒一輩子,也許已經作古,社會終於能夠接受他們的作品,並成為眾人讚仰的學院派。

這是一種再諷刺也不過的現象。世界是如此庸俗愚昧。

我常常在想,如果愛因斯坦是台灣人,一個小專利員發表的科學論文,能夠有多少人注意到他驚人的貢獻?他還會不會是今日大家所熟知的愛因斯坦?有很大的機會,他會默默的被埋沒在角落裡,大家連論文都懶得去看。

納許拿著自己的論文去找系主任時,系主任對於他修改亞當斯密的理論,認為是一項大突破,而非驚恐於他推翻權威。我們的老師們,有幾人能夠這樣的欣賞學生?

費曼上課不專心,老師看見他的聰穎,拿高等微積分給他看,滿足他對知識飢渴的心智,而非強迫他安靜端坐聽講。我們又有多少老師能夠容忍這樣的學生?

史特拉汶斯基的春之祭,在巴黎首演,因為台下觀眾的極度不欣賞,幾乎無法順利演完。如今他成為二十世紀新音樂的代表人物。

哥白尼還因為主張地球繞太陽轉而惹來殺身之禍呢。

你也許喜歡梵谷,喜歡畢卡索,喜歡西蒙波娃,喜歡並佩服那些「頭一人」的創見。但是,如果我們凡事仍舊習慣以批評壓抑來看待新的事物,那麼我們就很難進步。

我們為什麼沒有那種「頭一人」?因為我們不允許他們的存在。我們一方面渴望著台灣產出那些領導時代乘風破浪的開創性人物,卻又時時刻刻壓抑了在你我身旁具有強大潛力的未來巨擘。要怪誰呢?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許多人常說台灣的大學不是世界一流,是因為沒有大師。我想在這裡稍稍講一下我對大師的看法。

台灣社會的很多問題,也都源自於同樣的邏輯,如果你知道我在說什麼的話。

我們對於事情的理解和判斷,都來自於太過表面的呈現,而總是忽略深層的東西。但是往往深層的東西才是基本,也才可靠。

越根本的東西,往往越玄妙無法理解,但是同時也越廣泛,能夠解決越多問題。

舉個例子來說好了。教育當中,唸書考試是不可少的制度。原意在於教導學生知識,測驗學生吸收了多少。當然還有讓學生學習競爭,學習如何處理自己的功課,如何學習知識。

學生如果英文考試考得好,通常等於擅長英文,通常又等於往後在英文成就較高,又等於往後事業上能夠在英文上發揮。

你們可能很容易發現,最終的目的是讓學生能夠使用英文。任何知識都是這樣,學了就是要用的。目的是讓他們能夠靈活運用,而不是考試考高分。

但是在我們的考試制度下,只追求高分,不管能否靈活運用。也許這就叫做本末倒置。

教育原為培養人才,培養人才原為社會進步。如果一堆英文考試高分的孩子,都無法運用在生活中,職場上,無法因為考試高分而讀更多原文的高深著作,無法因為考試高分而和世界各國的人們對談激盪,那麼請問,英文考試高分有何意義?

同樣的道理應用在念數學,國文,物理,化學,生物,還有各種各樣的學科上。

所以,我們有一堆考試成績優異的孩子,可是我們的社會為什麼還是亂糟糟,沒有往前進?那就是因為考試成績從來就不曾等同於實力與貢獻度。

台灣人的問題在於還沒有那個慧眼去從根本評量價值。我們不知道什麼樣叫做「他能夠與外國人交談無誤,還能夠交換想法」,我們也不知道什麼樣叫做「高深著作,對世界有影響力的著作」,那些都太無法丈量。所以我們必須依賴分數,金錢,專家意見,來告訴我們,那些東西到底是卓越還是一般。

這是一種不花心思,輕率的判斷方法。

在生活上,我看到的最簡單的例子,就是一窩蜂的現象。我們已經失去了判斷力,不知道什麼是好是壞,是美是醜。因為某女明星背了某種包包,所以它就是美的,因為日本風靡某些東西,所以它就是好的,因為美國說了什麼做了什麼,所以它就是對的。

去吃東西,點最貴的。價錢高,你就覺得它好吃。失去了味覺,以金錢取代。

去看畫展,買最貴的。價錢高,你就覺得它好看。失去了視覺,以金錢取代。

去聽音樂,聽最貴的。價錢高,你就覺得它好聽。失去了聽覺,以金錢取代。

價錢當然是品質的一種指標,但是它不能完全成為判斷品質的標準。這一點似乎我們都沒有學到。

其他的例子不勝枚舉。例如什麼樣叫做傑出教授?是論文多嗎?還是論文篇數少卻貢獻大?我們再次因為太過愚昧,無法丈量貢獻,於是選擇了丈量篇數。

學術界目前正在反省這一點,於是提出了會議期刊分等級制,也提出了被參考次數丈量。雖還沒有令人百分之百滿意,但是已經算是跨出了很大的一步了。

我相信有很多產業也在經歷一樣的過程,反省如何看人看事看物,如何評定價值。這一點我非常樂觀其成,也認為是這個社會必須要走的一步。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