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電影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黑澤明的電影,我只有看過一部,就是早期的「七武士」。那時根本就看不懂到底在演什麼,只覺得那時代的日本人跑步姿勢很奇怪,還有一些情緒的表達方式很誇張。後來,前幾個星期看了一部 BBC 和 NHK 一起拍的紀錄片,總算比較了解這位大導演的生平和作品。轉錄的這篇文章有點長,不過我覺得寫得不錯,尤其對於「英雄」「完人」有滿清晰的剖析,有些字句寫得太精確,看了不禁寒毛直豎。這篇文章應該是 1998 年黑澤明過世之後不久寫的。

文中沒有提到黑澤明風格轉變的原因。紀錄片裡面說,1970 年代開始,電影界的大環境開始改變(彩色電影的出現是其中一項,其他的我忘了,有專業人士的話就麻煩補充),拍電影的工具,技巧,手法等等,都有了改變,因此黑澤明以往的風格不再那麼的受歡迎。這使他陷入低潮,迷失,甚至自殘。復出拍電影以後的一開始,也沒有確立風格路線(我想這也很正常,失敗會導致自我懷疑還有徬徨)。他還被美國聘去合拍一部關於珍珠港事變的電影哩,結果後來剪接好以後才知道美國人是把他包裝成「日方觀點代表」的角色為美國背書,企圖營造「看吧這位日本人也同意我們美國人對本事件的詮釋與看法」,實在是受騙。「德蘇烏扎拉」也算是一部失敗片,印象中那是一個俄國的合約(所以電影裡面是講俄文),是那種如果黑澤明還在如日中天的時期,根本不會接的合約。

「電車狂」是他的第一部彩色電影,推出以後大失敗(但是我覺得題材還滿吸引人的啊)。大約從這三部片以後,就確立了晚期比較遁世悲涼的路線了。

「亂」是改編自莎士比亞的李爾王,「蜘蛛巢城」Throne of Blood 則是改編自馬克白。後期遁世的代表作還有「影武者」,可以充分和早期凜然完美的「七武士」對照,呈現出他心目中對武士看法的轉變。黑澤明是以「羅生門」揚名國際。「生之欲」也是一部常被提到的片子。紀錄片中有訪問當時和他一起寫劇本的人,描述的過程還滿有趣的。黑澤明幾乎不自己一個人寫劇本,而是有一個競爭群,大家寫同樣的劇情,比賽看看誰寫得最好。他覺得這樣可以激勵靈感和創作品質。另外,「夢」是他的最後一部電影,題材很有返璞歸真的意味。

他的作品基本上就是關於「人性」的描寫。如果持著高道德感去看,會有很諷刺的感覺。不過呢,我覺得如果平心靜氣的把人性的醜惡當作常態,那麼就比較不會感覺到那些反差(也許是因為我這個人本來對人性就是持一種冷眼看透的態度,這些題材我只會感到很寫實而已,很少能夠挑起我的激烈情緒)。黑澤明可能身在一個還很崇尚武士的環境,所以對於「完人」形象是崇拜且嚮往的,這也反映在電影裡面他所表現出的情緒。我不太會描述,但是主要意思就是說不同導演不同價值觀不同感覺,在呈現類似的題材的時候,會帶給觀眾不一樣的情緒和看事情角度影響。

還有我非常同意人與人之間的不信任,是比任何戰亂飢荒都要可怕的事。

這是初步整理。有空我打算找他的有名片子來看。在這裡也推薦 BBC 的這一部紀錄片,我覺得拍得算不錯的,脈絡很清楚,有些畫面也很美。有講到他童年的一些事情,講到他哥哥的事,還有他和三船敏郎的關係等等。

轉錄文章有作一些(我自認為的)錯字修改。還有本文後面好像隱隱約約想要行銷上帝這個概念?!先不管它,就把重點放在這位大導本身,和他的作品吧。

**

從入世英雄到隱世智者 — 黑澤明電影中的「完人」主題

作者:gospel (E-Mail: gospel.bbs@cef1.cef.org.tw) 南方人文電子報


每個藝術家這一生,都會透過他最擅長的藝術形式,環繞幾個對他而言是再重要不過的主題。這些主題,多半都是藝術家最關切的、最想告知世人的、或是藝術家自己最想解開的謎題。

剛過世的世界級大導演黑澤明,一樣透過電影的藝術形式,環繞著他最在乎的幾個議題。最初的議題是「被西方文化衝擊後的日本,英雄形象到底是什麼?」 

◆ 個人決斷下的人道主義

對日本而言,武士道結合禪道下的英雄形象,已是日本文化中不可分割、且引以為傲的文化象徵。這恰像「儒士」在華人文化下的精神象徵一樣。華人文化中的儒,的確在西方文化衝擊下,漸漸失去其定位,這文化衝擊使儒在這一世紀,經過不知多少的徬徨與陣痛,最終還是免不了淡去其色彩。日本文化中的武士精神,一樣經歷了類似的歷程。徬徨陣痛的這一世紀,恰好與黑澤明導演生涯期間相遇,因此「何為英雄?」與「英雄的出路」,就成為黑澤明電影迴繞的基調。這基調,黑澤明同時用現代劇與歷史劇來對應探討。從 1943 年黑澤明拍出第一部重要電影「姿三四郎」,到 1965 年拍出「紅鬍子」,這二十年間,黑澤明都將英雄定義集中於「個人決斷下的人道主義」。這種個人決斷,又以在亂世中的決斷最是艱難。因此,黑澤明愛將劇情背景置於亂世景觀之中,來凸顯其英雄的決斷能力。這種亂世中的人道主義,是一種屬於個人性而非群體性的意志,是一種近似貴族化的、是少數人(一如武士精神是少數人才擁有的能力)才能做出的決斷,也因此,黑澤明電影中的英雄,就注定要承受孤獨。

◆ 亂世下的個人決斷

我們來看看黑澤明第一部轟動國際影壇的電影「羅生門」。

1950 年的「羅生門」,黑澤明終於轟動國際影壇,走出日本格局,成為世界知名的大導演,而他被國際稱道的,正是對人道主義的強調。

羅生門如何描述亂世呢?背景是在充滿戰亂飢荒的時代,但其亂世感不止於此,還在於在這樣的時代充滿人與人之間僅剩自私自利的互殘,人們再也無法彼此信任。黑澤明透過對白道出:「這比戰亂飢荒還恐怖」。

劇情述及一個兇殺案發生,四名當事人紛紛為了遮掩自己的軟弱而說出漫天大謊。說謊之惡,甚至死後成鬼繼續說謊。在這樣的亂世下,多半的人選擇玩世不恭犬儒主義、或自私到了無情無義,而黑澤明卻選擇一個也曾為了錢說謊的樵夫的意志決斷人道精神,道出亂世下的英雄定義:樵夫決定原諒自己與他人的軟弱,在艱難時局貧困生活下,撿回被人拋棄的嬰孩好好撫養。這種決定,當然不是容易的,但卻是英雄的必然決定。因此樵夫注定孤寂。電影結尾,他一人抱著嬰孩走出羅生門。

只比「羅生門」晚兩年拍攝的「生之欲」,黑澤明則將亂世感置於面對死亡之刻。得知自己罹患癌症末期的男主角,從渾渾噩噩的痛苦過渡到想盡情玩樂、想尋找青春的種種掙扎,最終產生一種自覺:「好好在生命末期作點有意義的事。」於是男主角為了一群婦女孩子,搏力與公家機關的官僚主義抗衡。整個過程中,黑澤明屢屢強調著這種面對死亡產生的自覺,需要極強的意志力、也面臨無法挽救的孤寂。

◆ 英雄是改變亂世,還是為亂世所毀?

這種意志力、這種自覺、這種人道主義、這種亂世下的英雄描寫,實在說來,是讓人有些不安的。一定會有人問:「亂會因為個人式的意志決斷有任何改變?如果亂世繼續是亂世,孤寂英雄的捨己意義為何?孤寂、與永不氣餒的意志,在明知亂世不可能因個人決斷而有絲毫改變下,仍可以撐持英雄的一生?有沒有可能,英雄非但沒有改變亂世,反而被亂世所毀?」會這樣問,當然是因為黑澤明刻意著眼「亂世」。治世下作人道主義者是何其的容易,要看到「意義」是何其簡單,但亂世中英雄即或堅持終生,能對亂局有多大的影響力?更何況是一個個人式的意志決斷、一個孤寂的英雄?華人文化中,不也有治世君子出、亂世君子隱的警語?黑澤明會不會只是企圖說服觀眾(還是他自己?),因而故意忽略,絕大部份亂世都是殺死英雄,而不是塑造英雄?

這就是為什麼這段時間的黑澤明電影,劇尾總有點說服力不夠、略嫌草率的感覺。他過於強烈的透露出一種「求解」或「作結」的企圖,讓電影一面倒的服從此企圖,其原本多層次的結構,就會坍塌成一個「單音獨鳴」的觀點,電影流於武斷偏狹。於是在觀眾的納悶與隱隱不安中,結束電影。

◆ 英雄神話

這種漏洞,到了「天堂與地獄」就更加明顯。發生一個綁票案,營救一個孩子的過程中,不知多少「自覺意志人道精神」參與其中,從商人之妻、人,到警察、新聞界、甚至老百姓,全都如此單純的維護著正義。商人更是為人道營救,完全犧牲了自己的前途,讓自己從零重新開始。觀眾都立即可以辨明,這種「個人式的意志集合出來的集體英雄」,是一個神話,是何其的不可能。觀眾難免在心中道出:「這只是電影!真實狀況是,捨己者是傻瓜。將只有他被犧牲,將沒有人同情他。」

兩年後的「紅鬍子」,英雄形象更加離奇了。背景完全抽象化,遠離任何時代、社會背景,變成是在任何時空都可以發生的一家醫院裡。主角「紅鬍子」之人道主義英雄,不僅濟助貧困、力抗惡勢力(如妓女院),甚至有十分厲害的武功,可以一人打敗十數人。這完全神似華人電影中對「俠」的神話刻劃。

黑澤明至此,亂世中的英雄定義與英雄出路已經破綻百出了。會這樣,究其因,是黑澤明忽略了社會體制本身就是強權,會彰顯惡勢力,並削弱英雄知其不可而為之的努力。此時的黑澤明卻執意相信,唐吉訶德是可以割斷與社會團體間交會互動的聯繫,可以彷彿如入無人之境,而作「孤身」的追求。於是英雄最後不僅在道德上、也在能力上,必須徹底的完人化、神話化,否則無法改變大局。不進行徹底的社會分析,將答案建立在個人的英雄神話上,是注定要露出破綻的。

◆ 從入世英雄到遁世智者

果真,黑澤明從 1970 年起,電影方向出現非常重大的轉折,幾乎可以說是顛覆所有自己的過去。不僅英雄定義改寫,過去電影始終暗藏的積極結尾也轉為悲涼、甚至是荒謬。

1970 年拍攝的「電車狂」,已開始出現悲戚之音。電車狂描述的是貧民窟裡的點點滴滴生活。沒有出路、沒有未來,過一天算一天,只有智能不足的孩子最快樂。如果說這部電影中還有英雄,大概就是那位頗有禪意的智慧老者。老者在整部電影著墨不多,但卻是黑澤明後來由「英雄主題」走向「隱世智者主題」的轉折伏筆。

拍完「電車狂」,關心亂世英雄的黑澤明割腕自殺,獲救。

從此黑澤明電影的基調改變了。他筆下人物越來越少出現那種積極入世的說服意願,越來越多「避世無欲、隨遇而安」的禪意,也刻意著力刻劃積極入世的英雄的無力與悲涼。意志力、決斷,都在劇情中自身證明為荒謬。或者可以這麼說,1970 年後,黑澤明要的是充滿禪意的智者,而非知其不可而為之的意志決斷人道主義英雄。

◆ 尋訪水車村

接下來是兩部震撼世界影壇的歷史劇。對黑澤明而言,歷史劇比較能用客觀分析的哲學立場,透過拉開距離,求索思想的基調。而這基調,竟然是背叛自己過去的英雄答案,對英雄做強烈的反諷。

「影武者」表達的是「武士不再」的悲涼。當武士只剩下影子,就算有作英雄的意願,也是大勢已去。影子只能追逐英雄死亡的認同足跡,讓自己無聲無息的犧牲,沒人紀念、毫無意義的消逝於必敗之戰裡。

「亂」更企圖說明,亂世下堅持作英雄的荒謬。瘋子才是亂世中最幸福的人。越是想堅持義理與真誠,越是飽經離亂痛苦、甚至死的荒謬。

終此一生探討英雄形象、探討這時代的武士精神的黑澤明,自 1970 以後,部部電影歷程在在背反了自己最初的英雄信念。從著意描述意志決斷、人道精神並孤寂,到最終著意描述悲涼無力與瘋狂。亂世仍舊是亂世,黑澤明晚期的電影反諷了早期電影。混亂的世界根本不會改變,英雄不過是在自我虛耗。亂世中,隱世智者之禪意才有安寧。這就是電影「夢」的主題。夢,指斥人背叛自然、人製造戰爭,人唯一的出路,只剩下尋訪夢中的桃花源 — 水車村。顯然黑澤明對這答案也是不怎麼順意。說教比過去任何一部電影都甚,更是要說服觀眾或自己似的,嘮嘮叨叨,充滿造作痕跡。

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黑澤明由意志決斷的人道主義英雄形象,走向充滿禪意的智者呢?

◆ 英雄只能是完人?

黑澤明 1954 年拍的電影「七武士」,曾深深影響了好萊塢,導致拍出「豪勇七皎龍」。同樣著力英雄,而這兩部電影,在某些細節上,透露出剛才的提問的解答的蛛絲馬跡。

「七武士」與「豪勇七皎龍」,都是描述英雄幫弱者逐退惡霸的過程,也都描述亂世。黑澤明描述下的七武士,儘管在亂世中武士階級已不好度日,但人格與武士精卻仍舊是完美無缺的,唯一不大像武士、有點醜態的,還是農人出身混入武士階層的人物。電影中不完美的是農人。他們膽小、自私、卑微,不知謝恩,當武士逐退土匪,並因此犧牲四名武士的性命,農人隨即忙農事,完全活回農人自己窄小的世界,彷彿武士未曾出現、未曾有武士因此死亡過。因而電影結尾武士說:「最終農人是勝利的!」這句話時,含有多少武士英雄的孤寂與莊嚴偉大,含有多少對卑下農人的無奈!

改編後的西部片「豪勇七皎龍」,對槍手的描述就大不相同。首先,槍手不盡然都是完美的,七位未必都是為了豪勇之義,中間是有為了錢而來的。但是,這動機不純正的槍手犧牲前,問:「告訴我,是否真的有金子在山上?」時,其他槍手卻充滿憐愛的撫慰他:「的確是有,而且你會分到大筆。」讓那槍手含笑而逝。

「豪勇七皎龍」中,對農民 — 還是印地安農民 — 的描述,並無任何卑下的貶抑,對那出身原是農民、卻冒充混入槍手生涯者,也僅只平淡鋪陳他想擺脫貧困的決心,無任何醜態描述。七武士中的農民都是膽小的,豪勇七皎龍中的農民,則有膽小的、有短視的、也有重義氣勇敢的。當膽小的農民出賣槍手,農民的孩子跟槍手抱怨:「我爸爸真膽小,我瞧不起他。」時,槍手狠狠揍一頓孩子的屁股,然後說:「你爸爸有他勇敢的地方!他要保護你。這種保護所付的代價也是一種勇氣,我至今不敢,所以我不結婚。」

豪勇七皎龍一樣的,犧牲了四名槍手。但事後,孩子紛紛上墳獻花,農民與槍手互動的情意非常感人。當槍手說出:「農民最後是勝利的。」絕無貶抑之意,僅只道出那曾是農民的槍手最終還是為了婚姻愛情,放棄槍手生涯,讓其他槍手深受感動因而說出的話。

如此說來,「七武士」與「豪勇七皎龍」最大的差別是什麼呢?

其實這差別,正好點出黑澤明英雄形象的漏洞。那就是對英雄 — 日本傳統中的武士 — 太過完美的刻劃!黑澤明描述下的英雄,是完人、是不能有軟弱的,他們是一種特殊的「階級」,軟弱不屬於他們,屬於其他階級。也因此,英雄永遠承負救贖他人的使命,他們自身不需要救贖。

◆ 無法接納邪惡英雄的文化困境

恰像尼采筆下的超人最終成為瘋子,黑澤明這種完人的描述,最終也只能以瘋告終。從武士到武士的影子,最終到亂,到夢,完人在亂世要不堅持至瘋,要不退隱成智者。

在黑澤明的電影中,無法接納英雄的平民化、軟弱化、罪人化,也就是說,黑澤明電影中沒有英雄的軟弱、沒有英雄也會卑下可恥的形象、沒有對卑下可恥之英雄愛憐的接納與扶持;換句話說,他的電影中沒有英雄也是弱者是惡者的觀念,他無法接受西方自古至今對英雄形象的描述 — 或許在某些時刻,英雄可以超越自身之惡救濟他人,但更多時候,英雄不僅不能救人、也不能自救,只能期待「他者」的救贖,因為英雄跟平庸者一樣,內在自有其卑劣與邪惡,它們卻又特別容易在亂世中伸展自身。正是這點,促成 1970 年黑澤明電影路向必須轉折。

完人形象的追求,其實不只是日本、也是華人文化的特點。一定會發生的連帶效應就是,把所有的焦點置於「完人」的堅持,卻對與「人」同樣重要的社會機制的分析與對應興趣缺缺。當置身於社會機制中,發現無法掌控的與邪惡共舞,威脅其完人追求,便遁隱作智者去也。

這樣的文化不可能產生浮士德 — 儘管向善的作為總是被邪惡愚弄甚至征服,卻拼命至死方休,最後得到救贖 — 並非因浮士德是完人,而是因為上帝有恩寵。

於是,入世英雄主題跳作隱世智者的禪機。黑澤明電影主題在面對亂世的態度上已徹底改變,不變的是對完人的堅持。智者,一樣被要求往完人之途邁進。

如果入世英雄的天敵是意志力的匱乏,則智者的天敵、或說智者最可能懼怕的是什麼呢?是死亡!

這就是「德蘇烏扎拉」、「夢」和「一代鮮師」最後期電影都觸碰到的主題。「德蘇烏扎拉」中的深隱自然的老者因懼怕死亡而提早面對死亡。「夢」中最後一夢水車村中的深隱自然的老者活到天年、生命無憾。「一代鮮師」中的老師,想年復一年的以赤子心面對生命、不肯屈服死亡,這在在都說明,死亡成為黑澤明從英雄轉為智者後,必須面對的主題。

可惜的是,這幾部電影,恰好都是最嘮叨、說服痕跡最強烈的失敗作品。而「一代鮮師」中對赤子之心的生活刻畫,也十分造作肉麻。或許,充滿禪機的隱世智者如何以完人之態活在現代的日常生活,對黑澤明而言,還僅只是個「假設」,尚需驗證吧?

其實黑澤明最晚期電影的失敗,一樣對我們繼續陳述著他因死亡無法繼續的謎題 — 完人追求,是唯一的人生之路?

假如我們放棄「完人追求」,作個現代浮士德,勉力至死,儘管終生無法避免的善惡共舞無法完美,卻仍充滿盼望,因為我們等候的是「他者」的救贖 — 來自上帝的恩寵,又會是怎樣的人生之路呢?

(文章來源:【心靈小憩】http://life.fhl.net)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連續兩天想去看斷背山都沒看到,真是有那麼一點煩悶........ 況且,沒看到就算了,竟然還被一個 psychic 歐巴桑阻街幫我看 chakra,說要替我作 chakra cleaning。怒啊,我的人生有這麼糟嗎?我看起來有這麼好騙嗎?(悲憤雙手握拳)

這一季的電影比暑假時好多了,有很多部我想看的,只是常苦於沒時間沒心情。今天晃了好幾家電影院都沒成功擠進去看到斷背山(不是我真的很想看,只是覺得「啊,去看一下吧」,沒想到它這麼熱門票都賣光,害得我越來越想看了。果真是得不到的最好啊?!),所以隨便挑一部在我的名單上的電影,於是就挑到了 Syriana。

這裡有 Syriana Official WebsiteSyriana @ Yahoo! MoviesSyriana @ IMDB




這部片的主軸是關於從石油引起的陰謀和鬥爭,故事主線不只一條,所以滿難懂的。本來是慕名想看 George Clooney 的英姿(同理我也想看 Good Night And Good Luck),看了以後發現完全不是像我想像的那麼一回事。它並不像 Ocean's Eleven 那樣故事簡單又專注,也沒有明確的主角,甚至很難說得出它到底在「演什麼」,不過看完倒是餘韻無窮,會引人思考。

整部片的色調彩度很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想要表現出一種貧乏的感覺的緣故。畫面不走簡潔路線(不像教父那樣有幾個畫面就讓人一眼看出「恩,這個畫面配置就是要當作經典畫面用的」),不過有幾幕倒也滿有藝術性和那種細微的隱喻感,多半是利用人物或景物的動作來突顯。

令我比較印象深刻的,是片中對於回教徒的刻畫。有兩位單純的阿拉伯少年讓人特別注意,感覺形象非常鮮明。有一位王子說了一句話關於他們國家和中國美國的往來被扯成恐怖份子,還有這兩位阿拉伯少年對於回教信仰從頭信到腳的力量之強烈,讓觀眾不知不覺會很自然的脫離大美國角度去看事情,這是我認為很值得的一點。

不知道要怎麼說感想,因為故事實在太複雜了,可能要再去看個五次才會全部看懂吧。總之,這是一部不錯的電影,看似淡淡的但是其實還算講了很多東西。附帶一提,我覺得具有中東風味的配樂主題很好聽。

話說喬老伯在這部片中是不是有增胖?他完全變成了一個肥肥歐吉桑,氣質也完全的中東樣啊。不知是化妝巧奪天工,還是他有去琢磨怎麼詮釋那份氣質?

而 Matt Damon 還是一樣的 Matt Damon。就算他演過像 The Bourne Identity 這樣的帥氣片,我每次一看到他都還是想到變態的雷普利..........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這篇聯想裡,還是有提到一些劇情,不想看到的人,建議可以避開。

巨塔給我的感觸非常多非常深,看完的那當下我著實是沈浸在那洶湧的情緒裡面無法自拔。

之所以成為諷刺寫實的題材,也許和這職業本該有的純潔理想有關。我不禁又妄自無限的聯想到我待了許久的象牙塔,相似之處真是比比皆是。一樣,象牙塔的本來目的,也是不為名利,為追求學術成就,理應潔淨無暇,但是其實學術界卻最是藏污納垢的地方。

醫界與學界,聚集的盡是經過層層淘汰考驗的菁英,聰明才智自不在話下,但也正因為他們擁有過人的聰敏,做起壞事來可以更不眨眼更狠心,想出別人想不到的招數,非常可怕。

這麼虛偽的地方待久了,我實在是不可遏抑的嚮往著真小人們擺明了為錢為利為往上爬的猙獰嘴臉。既然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鬥爭,那我可不可以選擇爽快一點的地方,而不要時時看著身旁的人滿口假仁假義?既然是條冷血的蛇,就不要披上溫暖的毛皮外衣吧。

還有,在工作場合的個人形象,對日後一個人所歸屬的群眾,乃至於發展的命運,都很有關係。

不是說我自己多清高多堅持理想,面對利益我可能也會動搖,只是我想得比較多。操縱利益交換是一條不歸路,玩了一次,下次就很難置身事外,並且越玩越大,永遠不可能有到頂的一天。在這樣的路上我並沒有把握自己能夠每一次都贏,不喜歡這種勝利的感覺,也不喜歡經手這些事情的感覺,所以覺得,自己還是一開始就豎立「我是個不涉利益交換的人」的形象比較好。

還有,如果將自己放到利益交換的群眾裡面,久而久之,很快的會變得面目可憎。

腦子裡面轉的盡是邪門歪道是其一,因為過往做過虧心事,所以會藏有恐懼,人的氣質猥褻不光明,是其二,再者等到爐火純青以後,連做虧心事也不會愧疚,這時的心腸已經變得極端的無情無義,散發出來的氣質一定也是心狠手辣沒血沒淚,其三。這些都不是我喜歡自己變成的樣子。我很講求一切坦蕩蕩,絕無不可告人之事。謊言不可說,一個小謊往往需要千百的大謊來圓,哪裡划得來?行事坦蕩,生活自然輕鬆快樂,不是很好嗎?

說到底,人的路程,其實是在一開始就已經選擇好的。好好的觀察職場上看到的人,稍微思考一下自己想要向哪一群靠攏,贏面在哪裡,優勢劣勢在哪裡,想清楚了以後就不要再更改。

因此我不相信在早期工作時逢迎拍馬討好老闆,日後自己作主了再用自己的價值觀做人做事這一套。名譽是累積的,如果在一開始沒有確立自己「不淌渾水」的形象,之後要改變也就很難了,而且無法得到信任。早期逢迎拍馬的名聲一旦傳開了以後,會找上你的多半都會是同樣顏色羽毛的人,有的更猥褻,有的更沒骨頭,和他們廝混絕對是加速了自身的沈淪。更糟的是那些真正有骨氣不同流合污的人,也早就看著你這樣的名聲,而與你劃清界限了。

里見正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因為他不想改變自己,所以會和大河內教授一拍即合。想當然爾和大河內教授相處,因為不用矯枉任何價值觀,所以自然是輕鬆舒服的。而後,從大河內那裡介紹出來的人們和工作環境,一定也是適合里見的,里見更加不用妥協自己了,反而可以如魚得水悠游自在。

這一條路看起來很艱辛,會遇到挫折責難,也可能要放棄一些光環,但是和那些戰戰兢兢因為惡鬥而得到名位的人比起來,心裡絕對是坦然得多。

可能的話,我希望走里見或大河內這樣的路線。要不然,像菊川一樣,身在事內,心在事外,也是好的。

那麼財前這個人又作何解?他的邏輯是位子越大,越能夠磨練能力,也越能夠做更大規模的貢獻。這基本上沒有大錯,只是他也要考量到這一條路上的污穢,以及用這種方式坐上大位能安穩嗎?那個大位能不能真正做出貢獻,與他想像的一不一樣?會不會迫使他將更多心力放在鞏固利益上,而無暇顧及原本的建設初衷?

這些是我對「利益派」和「清流派」的一些小想法。在這兩大派之外,還有一個很廣大的默默無聞派別,那就是「牆頭草派」,以柳原為代表人物。利益派和清流派,雖然目標不同,但是很相同的一項特質就是性格中的堅定,支撐著他們不易動搖往目標前進。而牆頭草派正正缺乏了這種堅定特質,在我認為,是最可悲的一種角色。因為性格太軟弱,充其量只能在利益派的計畫裡當一枚棋子,事成之後還有可能狡兔死走狗烹,被利用盡了卻什麼也沒得到,落得悽慘下場。不用說清流派更是一開始就壓根不太可能和這種人打交道的。

另外一點白色巨塔裡面沒有安排的,是因權勢而來的性騷擾性醜聞。劇中只有金錢賄賂,職位輸送,婚姻安排,而沒有出現上位者男性壓迫下位者女性的情節。也許是時空背景的關係,當時的醫界沒有這種現象。但是在現今的學界,這種權勢與性別緊密結合的壓迫現象,是普遍存在的。常見男老師騷擾女學生,男老師騷擾女老師,或藉職務之便多方給予主動幫助,日後以相處時間和曖昧機會作要脅。我不知道這該怪罪於學界這個環境,還是男性這個性別,總之我在學界看見的品格如此低劣,一堆邏輯不清楚的人為人師表,嘴上說得好聽是熱愛教學熱愛研究,但是其實一切都是他們拿來一逞虛假自尊的工具而已。

更諷刺的是這些男老師多半都是已婚有小孩,另一半很優秀,小孩也很優秀,絕對都是模範家庭。只是一說到家庭便出現一堆牛頭不對馬嘴的矛盾謬論,一下子說和老婆感情不好,一下子說老婆多兇自己多可憐,一下子又說絕對不會離婚,更以沒有離婚為傲。本以為這種所謂的「高級知識份子」對於這種邏輯應該會事先理得很清楚,至少謊言也該說得漂亮一些,沒想到竟是如此的拙劣,好像連稍微修飾一下都不必咧。

有點離題了,總之性別壓迫也是一個可以處理的題材。

至於與赤裸權位鬥爭並行的溫情面,我個人覺得也很寫實。相較於財前,里見這個角色就顯得平板許多,不如財前的豐富多面,作者毋寧是對財前五郎相當偏心的。不僅從情節的鋪陳,作者更以圍繞在財前身邊的這許多人,來側寫他的內心。常常只是一個眼神一句短短的話,就能夠很精準的描述出當下的感受和來龍去脈,這種細膩程度實在令人非常佩服。

例如他和母親通電話的次數少得可憐,可是每一次電話中短短的話語裡,都可以感覺到財前對母親的依戀,以及他不敢面對內心那份依戀的心情。財前從鄉下上大阪苦讀醫學系的故事似曾相識,對家裡只報喜不報憂的畫面更是常常在我們身邊上演(我們這一代也許比較少,上一代應該很多)。看到這樣的故事,不禁引起我本能性的共鳴,至今仍不知如何形容那份共鳴。

這樣複雜的情緒更在財前在法庭上看見母親那一刻的表情反應得淋漓盡致:震驚母親怎會出現,羞恥不想讓母親看見,猶豫該如何調適自己的態度等等,很多種情緒混雜在一起,都在唐澤壽明的眼神裡充分表現,非常濃密。

前半部當財前回家看見妻子已經睡著的時候,常坐在窗邊發呆,一隻手同時拿著岳父送的打火機若有所思。這樣的畫面令我替他感到非常寂寞,彷彿人生當中什麼也沒剩下,只有名,利,權。名貴打火機,與房間裡的色調,都營造出一種冰冷無情的氣氛。這樣的財前與其說他對爭奪極度的專心,不如說他是因為缺乏溫暖而不得不極度專心,轉而因為極度專心而漸漸的降低了內心對溫暖的需要。

即便是花森,給的愛情也是冷調的。他們兩人以智相會的成分居多,「彼此懂得」超過「一起取暖」。

財前說話的語氣常常過於狂妄,那除了出自於他的高度自信以外,在有些危急情況下,其實是他必須說給自己聽的強心針。我覺得他的性格並不如里見來得穩定,有時自信過剩,有時又自信不足,所以造成說話會比較刺,而里見就比較能夠在言語上做到溫厚不出惡言。

然而我必須要提的是在片頭和片中一再出現的財前輕哼古典音樂演練手術的模樣,那幅景象簡直令我看得痴醉了。在那個時刻,他的心裡暫時沒有那些雜穢的事,只是單純的追求自己雙手的靈巧,甚至有一點將它賦予了藝術性。是畫家也好,作曲家也好,演奏家也好,「投入」這兩字,不管在什麼樣的人身上,都是很美很感動人心的。我相信大家一定多少都有被這樣的景象感動的經驗。

當然其他還有許多雜感,例如佐佐木一家小蝦米對大鯨魚的故事,那官司在看戲的我來說都已經拖得夠久了,如果是真實生活中纏訟經年,還真不知道是怎樣疲累的心情呢。

就先寫到這裡吧。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我把其他人物統一放在這一部份吧。

篇幅不一,或長或短,端看我對各人物的共鳴程度而定。


「東貞藏」

東教授是相當常見的人物,他不是那種完全工於心計,只關心利益的人,但是也不是那種有堅定的良知的人。在學術界這種人尤其常見,但是很遺憾的,因為他本不善於操縱權謀,所以到最後很容易成為犧牲品。

其實也不能說他完全不善於操縱權謀,只是他只能玩到某一個程度而已,不能玩大的。在教授爭奪戰最後,船尾當面說他太過天真,以及之前他與各教授交涉的過程,就可以看出他無法真正鞏固勢力,也沒有足夠的判斷力判斷什麼樣的利益才能真正吸引人心,人心有多牢固會不會跑票。就整個情勢看起來,像船尾這種真正的陰險大尾,大可以坐收漁翁之利。整件事情全因東的自尊心,不能忍受財前當選教授而起,船尾即可借力使力,藉著幫助東的名義擴展自己的勢力。東為了拉票跑得焦頭爛額,若順利的話,船尾接收一切利益,不順利的話,船尾也沒有損失,最多就像戲裡面演的一樣親自出馬打點。看來看去,怎麼算,船尾都是獲利的。

有很多地方透露出東敦厚的一面,例如選戰落幕,東的退休日當天,他打算與財前一笑泯恩仇,例如醫療糾紛時,他跑了一趟財前演講會場,和財前當面談了一談(如果打定主意要給弟子難堪,直接出庭即可,也不必私底下又跑這一趟去勸了),例如他為了出庭不出庭,而和佐枝子爭辯,說「顧及家庭的人並不是自私的」,例如最後他與東夫人在露天的座位上起衝突,他去把東夫人相勸回來,等等畫面,我都看到這個老教授心裡還是有溫厚的一面。

我非常喜歡他對待家庭的態度,就和很多比我們老一輩的叔叔伯伯對待他們的家後一樣。他們的大男人主義表現在回家蹺腳喝茶看報紙,表現在會喝斥女人上面,可是同樣也表現在挑起家庭經濟,為整個家的生計來源打算,而行事趨於保守的多方顧慮。你千萬不要想叫他們開口低頭認錯(當面爭辯時,他們若知道自己錯了,最多就是閉起嘴巴不講話,絕對不會認錯的),可是他們對女人基本上是疼惜的。

我尤其喜歡他相勸東夫人一幕,遠遠的看,就好像看到自己的爸媽,甚至是自己的祖父母輩一樣,很含蓄,可是卻令人感到非常的溫馨可愛。

東教授,在我身邊有很多。這樣的人,雖然有時也會捲入權謀開啟爭端,也會堅持一些我不能理解的自尊,不過基本上我是尊敬的,而且會像佐枝子一樣,生出一種心疼他們這麼辛苦的感受。


「東佐枝子」

我很討厭佐枝子,這樣的女生,我幾乎沒有喜歡的,無一例外。

對於順從性格,我常常會一看就不順眼,偏偏這又是設定在佐枝子身上的一個重要特色。說起來其實很自然,她的身份是千金小姐,在家裡規矩重重(各位若注意聽,就會聽到她喊爸爸媽媽都是用敬語,類似「父親大人」「母親大人」,而不是一般家庭用的「爸爸」「媽媽」),必須乖又貼心,不能頂嘴,要察言觀色,又要替爸爸奉茶脫外套放拖鞋一堆有的沒有的,那麼就算自己心裡有許多不以為然的顛覆想法,可能行動力也被磨得沒剩多少了吧。

(我曾經很像佐枝子,現在搞不好還殘留一些。不知道是不是我潛意識討厭那樣的自己,所以討厭佐枝子這個角色。)

她對里見的仰慕,雖然看似顛覆傳統價值,但是其實骨子裡還是依附,只不過找到另一棵喬木罷了。況且,我對她和里見的互動深深不以為然。心裡仰慕就算了,畢竟無法控制,可是真的去採取行動,主動聯絡,講些不該講的話,甚至大膽告白,都是會造成人家困擾的。更何況三知代是佐枝子的好朋友呢。她怎麼不想一想,這樣做會讓三知代有多傷心?

其他的涉世未深我認為都可以原諒,就是這一點只想到自己,沒有考慮到別人的感受,實在是太不懂事又自私了。


「花森ケイ子」

花森代表了一種掩飾在嬉笑怒罵之下的透徹智慧。她絕對是一位聰慧的女性,識人敏銳,應對進退也很得體。在傳統價值觀內所謂低賤的職業中,往往臥虎藏龍,令人意想不到。她是女子醫大輟學生,現今職業為酒店媽媽桑,對我來說,就好像古代不入官衙的綠林好漢一般,因為勇於叛逆,更增添了一股致命的吸引力。

我最佩服她的是個性鮮明亦坦率。她把交際手腕和真心相愛理得很清楚。她對財前幾乎都是高來高去抬槓居多,也都好像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盡說些風涼話,可是從前半她離開公園對財前的回望,後半她與財前在波蘭的親密互動,以及得知財前病倒以後,擔心憂慮溢於言表的模樣,都看得出她實在是深深愛著財前的。

更不用說他們兩人最後一次在醫院頂樓互擁,令人心碎的那一幕了。

總之花森又美麗又聰慧又堅強又深情,大概是很多男人夢寐以求的情婦吧(偷笑)。


「關口仁」「國平學文」

理想性這一邊的人物裡面,我覺得關口是比較食人間煙火,比較像人的一個人。他主要代表的是理想被現實消磨以後的樣子:倒閉,欠債,熱情熄滅,質疑自己。

真正重燃他的熱情的人,不是佐枝子,我認為是里見。與佐枝子甚至是里見比較,關口因為打滾過了這許多年,所以深知實務上如何運作,這一點讓他在重新決定貫徹理想的時候,佔盡了很大的優勢,因為一路上他就知道可能會遇到什麼阻礙,對方可以奸詐到什麼程度,可能會出什麼招,要怎麼應對,不會在事情發生時瞠目結舌措手不及。

還滿喜歡關口這個角色的,尤其喜歡他的外型。只是有時出現的樣子和取鏡,使他顯得實在太像漫畫裡面的人物了。剛出現的時候嘻皮笑臉吃泡麵還滿可愛的,到了後來太常出現正義臉,令我覺得他的表情「太用力」了,不是很自然。

國平律師應該不用多說,造型非常符合那個角色需要的奸險樣。我還在想,這會不會太露骨了啊?奸險的人不見得外表看起來都這麼奸險啊。


「柳原弘」「龜山君子」

我也很討厭柳原,他實在太懦弱,什麼事情也做不好。價值觀無法確立已經夠糟了,連實際上處理病人都無能為力,只會哭和軟綿綿的昏倒。相較之下我就比較喜歡竹內(和柳原同期,內科的小咖),真希望竹內多和柳原相處些,在他猶豫的時候多打打他的頭讓他清醒。否則意志這麼薄弱又這麼容易受誘惑的人,難保哪一天不會身敗名裂。

我也比較喜歡龜山君子,至少她的價值觀沒有改變過,事件過後也勇敢辭職。柳原實在是配不上她啊,只會拖累她而已吧。

但是很遺憾的,在真實生活中,像柳原這樣的人,也是很多。


「菊川昇」

菊川昇其實是個大配角,一開始我也是很不注意他的,覺得這齣戲似乎沒有側寫他性格的必要。但是之後看到兩幕戲令我對他印象改觀:他和佐枝子關於結婚的一席對話,還有教授選後他在電話上對東教授沈著的回應。

他對佐枝子的坦白和一針見血,和教授選後他說結果是意料中,以後的出路也都大概想好那些話,顯出他是個非常有自信且判斷準確的人。一開始他對東的畢恭畢敬會讓人誤以為他好像是個沒有主見的人,事實上卻不然。事後我才了解那其實是因為他看得很清楚,而恰當的演出自己那一部份的戲的緣故。

菊川有一種淡然的氣質,他明白自己是個棋子,是東拿來對付財前的工具,並不是因為東真心想要引薦他。他也明白東教授夫婦把女兒的婚事納進來一併考量。但是這一切他都當作事實看待,不以為忤。選後他決定轉職,看起來也非常的不帶情緒,有一種「就是這樣做啊」的理所當然感。

為什麼會提到他,是因為我覺得自己在淡然這方面有點像他。看一個和自己很像的人在劇中的對白和舉止,是很有趣的事,就好像在看自己一樣。也知道「啊,原來像我這樣路線的人,若遇到那樣的事情會那樣做啊」。


配角篇就到此告一段落。下一則會就我自身與劇的連結著手。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以下會提及劇情,因此不想看到的人們可以先避開。

「白い巨塔」為富士電視台在 2003 年慶祝開台四十五週年紀念戲劇,在日本和台灣都造成轟動。非常寫實卻又犀利的風格,貼切的描述了這兩個社會中,醫界的權謀鬥爭角力。其中演員均為一時之選,選角精確演技精湛,令人看得不禁大呼過癮。

更多資料參見

富士電視台,白色巨塔官方網頁(日文)

緯來電視台,白色巨塔官方網頁(中文)

白い巨塔,日文 Wikipedia

白色巨塔,中文 Wikipedia

網路上隨便 google 一下也會跑出數不清的評論與個人感想。

原著小說為山崎豐子女士在 1963 年 Sunday 每日上的連載,至今共有五次影像化演出的紀錄,其中除此以外最著名的一次是 1966 年由大映東京拍攝,田宮二郎主演的版本。那個版本至為經典,有些人認為田宮的財前再也無人能夠超越。唐澤壽明的財前刻畫得已經非常細膩,不曉得田宮版的風味如何,值得去找來看一看。

最大的感想就是「寫實」,並且因此感到震撼吧,很難說每個人到底是奸詐或是善良。我覺得劇中人物就像我們日常生活中會遇到的人一樣,有工於心計的,有懷抱理想的,還有更多更多位在中間位置,有那麼一點權謀,卻又有那麼一點良心的人。

感想實在太多,不如就各個人物上面分別來寫吧。


「財前五郎」

他具有成為主角中的主角那種鋒芒,而且自己也不打算掩蓋。對於名位的渴求非常坦率,而且非常積極爭取不擇手段,這是我很欣賞他的一點(就坦率和積極來說啦,不是就愛好名位來說)。然而我不喜歡的,是他常沒必要的踐踏老師或學生的尊嚴,使我覺得他為何要沒事為自己樹敵?

例如與東教授不合,如果是爭取教授職位就算了,起碼有利益目標。但是在東教授退休當日急忙安排自己手術開刀,使東難堪,我就覺得沒有必要。這樣做只是賭一口氣罷了,又不會帶來什麼攀升或金錢。是我要搞權謀的話,就做個面子大家好聚好散,世上沒有永遠的敵人,搞不好自己以後還會有事要去求東也不一定呢,沒有利益衝突的時候,保持關係總是好的吧。

還有對柳原的態度,我也不懂為什麼他要那麼囂張,明明柳原就是個聽話的懦夫,不需要花那麼多力氣對他吼對他逞權威吧。大概是財前剛升上教授時剛好遇到柳原,大頭症發作,柳原運氣不好掃到颱風尾吧,我想。

財前對於自己要的東西很少迷惑,他清楚自己既喜歡名位,也喜歡追求醫技,所以在很多場合,他總是不加猶豫的明快做出決策。大部分時候,這些決策是出於利益交換(教授爭奪戰當中有許多),但是也有些時候,這些決策是出於他對自己精益求精的高標準要求而生(以特別手術的方式為小西綠開刀,為了磨練自己的技術)。

這樣的性格很鮮明,卻也很容易成為爭議人物。我遇過一些像這樣的人,有時真的是不知道該不該恨他們,因為就是恨不下去,就算心裡知道他們做的事情很糟糕,說的話很令人心寒,可是有的時候還是被他的另外一面所感動,覺得這人也還滿可愛的,也有善良的時候。總之一句話就是又愛又恨。

在財前的名位之路上,我看到的是人與人之間視利益分配不同,間或對立,間或結盟的真實生態。鵜飼與東,東與船尾,鵜飼與船尾,都是這樣。這樣的追逐,沒有永遠的贏家,況且就算贏了也不會有欣喜的感覺。有點矛盾的是,在這個體制下追求勝利的財前,真正超越不了的,卻是不使用這一套遊戲規則的里見。

我一開始很受不了財前的岳父與妻子,覺得他們兩人在搞什麼,只在意財前的地位名氣,根本不在乎他是不是需要扶持,只是利用他而已,難怪財前會那麼喜歡找他的情婦。不過看到後來,漸漸的發現這兩人也是了解他疼愛他的,不是外表看起來的那麼痴笨。只能說每個人因為自己的價值觀和個性而有不同的付出方式,我想財前很了解這一點,所以最後在病床上對岳父對妻子都還是有真情流露的一面。

財前的母親很有智慧且堅強,是我很佩服的一個角色。尤其令人動容的一幕,是她最終探望已經過世的財前時,表現出的平穩和理解,也有一種「孩子你好好走吧」的體貼(完全的令人噴淚不止啊)。我不禁好奇是什麼樣的人格,才能承受這樣的母子關係,並且在這麼有限的互動下繼續她對兒子的關心?必定是很廣大無邊界的一顆心吧。

至於花森,我想財前生命中有她,真是一件很幸運的事。雖然婚姻一般上要求忠實,可是在財前身上,因為婚姻已經不單純,牽扯到事業與利益,又因為他自己的個性,和花森的個性的關係,丈夫與妻子與情婦這樣的平衡似乎是最穩定的。畢竟花森並不可能進入婚姻作妻子,而岳父和妻子對於財前來說也有他們不可取代的面向在。

財前雖然風光八面,但是內心還是一個不壞的小男孩,也有脆弱猶疑沮喪的時候。他的身邊其實是有很多人關心著他在乎著他的。如果我認識他,我想我可能也會像里見一樣,雖然有時搖頭有時髮指,但是還是一直把他當作很親近的朋友吧。


「里見脩二」

里見的光芒似乎沒有財前那麼外放,他是典型「理想性」那一邊的代表,默默的作自己喜歡的研究,作自己認為對的事情,不管情面不管階級,價值觀始終如一。

可以說里見是服膺真理,而非人。人與人沒有永遠對立,在兩種情況下成立:基於利益交換而成的關係,和基於價值相近而成的關係。一般玩政治權謀的人,因為利益隨時在變動,所以結盟會隨時改變。然而對於像里見這樣的人來說,他是反對人的行為,而不是全盤反對那個人(除非某個人有太多使他不認同的行為)。因此他不會與人斷然作對,也不會與人做結盟這種事。

里見其實有一部份和財前是很像的,這一點應該很明顯。他們兩人一樣優秀,一樣對自己有很高的期許,很高的自尊,有不容妥協的一股傲氣,只是兩人選擇了不一樣的價值觀,走不一樣的路。就算理念不合,吵到惡言相向,法庭上把情面放一邊鐵面無私,這兩人還是有著英雄惜英雄的微妙默契。

必須要提一下,最後一集里見替財前診斷的橋段,實在讓人很難不流眼淚。

里見是因為天真才堅持正義嗎?其實我不這樣認為。在我看來,他將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也知道自己的角色定位在整個大體制裡面屬於很純,甚至可能過高,的理想派。他在認得很清楚的狀況下仍舊毅然選擇了這樣的角色,那麼縱有失落挫折質疑自己的時候,也不失為有意義的堅持了。

要不然他就不會常常去找財前了。我覺得那些根本就是理論派在找實務派給予實作建議的景況,若不是他很清楚自己需要來自實務的意見拉回一把,又怎會適時的求援呢?

在里見身上,我看到對理想的堅持。我的身邊也有這樣的朋友,想法作法幾乎如出一轍,當然家人的不諒解也如出一轍。這種人也許最後不能達到他們所設定的目標,也許終歸還是要妥協一些,可是社會非常需要他們。如果沒有這些人為大家訂定一千公里的目標,我們永遠也不會知道自己原來可以跑到八百公里。所以我認為他們的高理想,是非常必要,更是非常寶貴的。

有這樣的人在身邊,可以讓實務派在很實際的做事的時候,時時被提醒純潔的初衷,時時警惕不要沈淪。

里見的缺點在於對自己的人生規劃比較不積極。我是認為他應該更有自信一些,更努力去為自己爭取適合的職位地點,而不是整個退出高級醫療體系。他並非不想高昇,他知道高昇以後能夠擁有更多資源,做出更好的事,但是整個大環境使他氣餒厭惡了。

說到這一點我就非常的敬仰大河內教授。大河內除了和里見一樣有純粹的理想堅持以外,還有一股如何都不動搖的凜然霸氣。如果里見的運氣好,那麼經過一些磨練一些機會,他應該能夠體認到自己可以如何運用體制,同時保有體制內的肯定與體制外的高潔,就像大河內一樣。我是真的很好奇大河內教授如何達到今天這樣的地位的,或許可以拍一部白色巨塔前傳。

在人際關係方面,相信很多人都和我一樣,認為里見根本不適合結婚。也不是說他抗拒不了外遇的誘惑或者是什麼,而是我覺得他如此熱中研究和照顧病患,最好是過單身生活比較好,以免使妻子孩子失望,而自己又力不從心,偶爾產生愧疚感。

況且像里見這種人很容易工作不穩定,而孩子年紀小需要就學,小的時候就一直轉來轉去,一直在適應新環境,對孩子的心理發展並不是好的影響。

又或者他如果真的要結婚,我也不覺得三知代這個類型的女人適合。也許這種溫婉的女性能夠照顧里見的飲食起居,也乖乖的以夫為天不添麻煩,但是這樣的相處情況很容易陷入三知代持續單方面付出,卻又因為心靈上和里見距離遙遠的關係,使得付出無法具體打動里見的心。於是三知代會覺得付出一直得不到回報,而里見那一方也同時覺得越來越寂寞。

在我看來,佐枝子甚至也不適合里見。佐枝子和三知代的溫婉服從太過相像(不知道這是不是造成她們都被里見吸引的原因),心思太天真,只知道財前可惡而里見偉大,不懂得里見與財前之間的連結。就算里見早一點遇見佐枝子而交往結婚,這樣的婚姻也不會多心靈相通吧。

最理想的狀況下,里見應該要配一個比較獨立有主見的女人,像財前的花森一樣,溫柔中有著堅強的力量,需要的時候敢和他鬥嘴駁回他的觀點,而不是躲在他的背後類型的女人。

唉,反正里見只是小說中的人物,他自己好像也過得去,那我又何必那麼入戲替他擔心太多呢。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Sep 05 Mon 2005 03:10
  • 2046

在 2046,一切事物都不會改變。

你可能是周慕雲,心始終留給了第一個蘇麗珍。

可是也許你只是把心留給你所想像的蘇麗珍呢。

或者,你是把心留給當初愛慕著蘇麗珍的周慕雲。

事實上是,就算你留在了 2046,事物也就將開始改變了。2046 這個地方,當你到達了,它就不再存在了。

**

你可能是白玲,始終愛著周慕雲卻得不到。

但是,是不是正因為得不到,而使你忘記了自己身上除了周慕雲以外的部分呢?

露水姻緣,一拍兩散,他還是他,你還是你。

就算他再如何無可取代,也只不過是你人生中的一個過客罷了。你愛的,與其說是周慕雲,不如說是得不到周慕雲,與那既激情又疏離的兩相矛盾。

**

你是露露嗎?一直尋找著沒有腳的小鳥。

一直,一直,直到你被妒意所焚身。然而在列車上,你仍舊揮揮眼淚,打起精神繼續奮戰。

露露,你很脆弱,所以需要沒有腳的小鳥,帶你無盡的飛翔。

**

來自金邊的蘇麗珍,遍及全身的黑。

純真執著的王靖雯,似乎容易猜透,卻總有一層隔閡。始終不知道她為什麼沒有回應,但是,這似乎也不重要了。

因為 Tak 終究步下了列車。

**

周慕雲始終活在過去,他的現在,是為了成為他的過去而存在的。

孤獨是唯一擺脫過去的方式。

孤獨,黑白。再也沒有蘇麗珍。

而我始終感到 2046 過於虛幻,所以默默選擇了 2047。




後記:

因為看見小貓的 2046,使我終於克服惰性看了這一部放了很久的片子。雖然表現手法有些不滿意,但是整體來說我很喜歡它。的確是很有感覺,謝謝小貓,謝謝之前向我推薦這部片的朋友們。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終於看了,滿好看的,我很喜歡。

有沒有哪一種情緒控制著你呢?如果有的話,是恐懼嗎?如果是的話,你在恐懼什麼?

我的心裡有一塊黑影籠罩,這是非理性的,完全不合邏輯。我渴望愛與接納,傾聽與了解。我想我所恐懼的,是情緒上的不完美,或者說是恐懼那恐懼本身。

教導主角克服恐懼的人,同時也是主張恐怖行動的幕後主使。主角選擇了他自己所認可的同情心,就算被這個心靈導師型的人物百般批評。這件事情對現在的我來說非常具有啟發性。我想,慢慢長大的路上,我們都會不停的尋找楷模來師承,然而我們也會漸漸了解,那些前輩導師所擁抱的價值觀,其實與我們並不完全相同,甚至會有所抵觸。你會選擇懷疑自己,服從權威,還是選擇聽從自己的內心呢?

老實說,對於不服從權威,我自始至終並不是很習慣。總覺得相信自己是一件很孤獨的事。然而我也明白,終有一天,我們必須選擇堅守自己的價值觀,不讓自己成為某人的複製而已。

那一天也許就是習慣了孤獨,甚至將孤獨轉化成自己內在力量的時候。

對抗權威,將責任諉至他們頭上,也許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但是這並不會讓事情真正好轉。當我們在怪他們的時候,其實正是在逃避自己為自己的情緒和生活負責任的重大負擔。

我也許還是太嫩了,還沒有辦法自己控制這些陰影,必須將一部份的責任歸至那些給予我陰影的人事物。

你的所作所為,定義了你是什麼樣的人。我想要像主角一樣,把內心的恐懼轉換成訓練心智強度的力量。我想要像他一樣有凝聚的眼神,明確的目標,也因此而拿出魄力向目標一步一步的追尋,而非將時間耗在情緒裡面。

被欺負了,坐在地上哭一下,就要擦擦眼淚站起來,把它贏回來。害怕,沒有關係,去征服那股害怕,將情勢扭轉吧。

這從頭到尾都是一場與自己的戰爭。不要怕,不要慌,相信自己,我會像 Bruce Wayne 一樣勇敢。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女權問題被很多人視為洪水猛獸,彷彿倡導女權觀念者,都是沒有男人要的醜女人,因為心生怨恨,於是立志打倒男人。

『好好的幹嘛沒事找碴?』

如果你是持這種想法的,勸你現在就打住,不要再繼續看了。

衛斯理女子學院是美國有名的貴族女子學院(宋美齡念的就是這一間),我在看這部電影的時候,忍不住一直想起北一女,因為實在太像了。裡面的學生都是一流的,可是老師們和校方的想法都保守迂腐的可以,把這些學生活躍的熱情硬生生的壓抑在固有的框架裡面。

這部片子不是很深,建議大家要看看。對於女性和愛情婚姻,在那個時代倡導平權的阻力,大概不比現在的台灣輕鬆。

女性不管選擇哪種路,最重要的是那是出於自己的選擇,而非出於旁人對於女性身份角色的刻板期待,並且在走著這條路的時候,走得充實而有尊嚴,這就是自己的幸福,也能帶給身旁的人幸福。

並沒有所謂女性的天職這回事(大概只有懷孕生小孩和附加的哩哩摳摳)。什麼女性結婚以後就是別人家的人了,女性要配合男性的生涯規劃,女性要學習煮飯,女性要勤快會做家事,女性要學習應對進退討婆家歡心,這些都免了吧。這是什麼時代了,還用這種想法在主宰生活,難怪許多女性選擇不結婚。

人們會問:『你如何兼顧家庭和事業?』『你要出國,但是男朋友或老公在台灣,怎麼辦?』『哇,你結婚以後老公還支持你繼續唸書啊,你真好命』

見鬼了,那怎麼沒有人問那些男人一樣的問題?

人們也會督促老婆,讓老公吃飽,要溫柔對待,因為他工作辛苦。看見家裡不整齊,或者老公衣服有點髒,會認為老婆不盡職。

那我也要工作啊,也很辛苦啊。我的衣服哩,誰幫我洗?誰煮飯給我吃?我就活該要餓死嗎?

等到有了小孩就更複雜了,複雜到我現在寫都不敢寫。

這些事情現在都存在,已經存在了幾千年,但是,它們依舊是不對的。

男人真應該都來當女人看看,這樣就能體會當女人有多辛苦,當我們在爭取平權的時候,就會乖乖閉嘴舉手支持我們。別叫我們不要抱怨啊,也別嫌我們愛找碴難搞,你們自己來試試看,就知道。

我非常佩服前衛的思想者,他們不僅在思想上孤獨,在環境上也遭遇極端的冷淡和否定。若非有極高的理想熱忱,或者本身就是堅毅不撓的性格,否則很快就會被挫折感所掩蓋,而放棄理想屈從現實。

而且反對最甚的,通常是女人本身。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女人總是喜歡為難女人。

有兩句話影響我非常深,第一句是西蒙波娃說的:我們不是身為女人,而是逐漸變成女人。第二句是 Figure out exactly what you want. Don’t settle for less.

女人之所以變成第二性,在西蒙波娃的書裡面有很不錯的探討。隨著社會逐漸在改變,女人是否還要繼續當第二性,選擇權其實握在自己的手上。

日本敗犬風波,引起了我一點點的思考。以前讀書的時候,我以為女性都了解自己不再是男性的附屬品,可以有自己的夢想,不以婚姻家庭為唯一目標了。

但是到了望三十的年紀,我赫然發現:天哪,原來大家的想法還沒有獨立到這個地步啊。

然後我感到越來越孤獨。我看到這麼多有才華有潛能的女性,她們不願意給自己機會,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機會追求屬於自己的一些東西。我看到很多在生活上已經不像以往依賴男性的女性,還是說著作女人還是溫柔一點好,作女人還是要會煮飯,作女人,還是要……

我嚮往愛情,並不代表我是因為自己是女人而急著嫁掉。我嚮往愛情,並不代表我是因為擔心老了以後就人老珠黃沒人要。

女性選擇家庭,應該是出於自願的選擇,而非因為『啊,我結婚了,本來就不太能追求自己的事業』。

社會,家庭,對女性和對男性的態度,依然天差地遠。對於女性,假設她是柔弱的,無時無刻跟在她旁邊勸誡教誨,假設她什麼都不會,所以出門要找個男人一起,出外求學工作要找個男人一起照顧。假設她天生比男人侷限,因此截斷她的夢想,將她的夢想的高度,截在同樣能力男性的一半高。

當這位女性真正相信了自己只能達到那樣的高度,社會又反過來譏諷她:『看吧,女人天生就是野心比較小,給你們再多機會也是浪費』。

『先切斷了她的翅膀,再責怪她不會飛翔』我忘了這是誰說的,但是相當的真實。

社會也假設女性見識不足,因此女性是不被鼓勵有自己的想法的。女性表達任何想法,總會被質疑。冒險的想法,被認為大膽無知,縝密的想法,被認為開創性不足。

女性若堅持自己的想法,進而去實行而獲得成功,這時,她很難單單因為這項成功而得到敬重。

她必須有好看的外表,必須有溫柔的嗓音,在面對職場上的男性工作伙伴時,一字一句都還要顧及他們的自尊,而不能太就事論事。

女性的隱私似乎從來不存在。女性被攻訐,實在是一件再容易不過的事。如果私人生活有一點點的不符合傳統美德,就會被以放大鏡對待。換成是男性,頂多長官講幾句就沒事了,日後繼續升遷,同事們也不會太放在心上。

講話激烈狠毒的男性,依然可以在職場上極端活躍,但是同樣特質的女性,鐵定活不下來。

我思考平權已經很久了,最近越來越無力。先抒發一些初步看法。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

* 花花公子傳奇(韓國電影)

輕鬆小品。什麼叫做墮落,什麼叫做清高?是以外在的物質,環境,和行為來定義,還是以動機和內心?如何分辨?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題材剛好是我喜歡的,Swing 剛好是我很喜歡的一種舞,所以看得很開心。

* The Aviator

很佩服主角的大膽性格,這種人雖然很難相處,但是在某方面就是能夠大鳴大放吧。

看到後半段很替他難過,精神上的極大折磨....如果可以選擇,你要平凡而快樂,還是特別而受苦難呢?

我喜歡 Katharine Hepburn 的個性,很大方,但是也有她細膩的一面。

* Mona Lisa Smile

心有戚戚焉,完全令我回想起北一女......女性自覺之路真是坎坷而漫長,要當先鋒,必須要忍受社會的遲緩,無法給予你所想要的東西,也必須忍受一次又一次的挫折以後,漸漸消失的信心和熱忱。

關於台灣社會的性別問題,洋洋灑灑有很多可以說的。有空再說好了。

* Bridget Jones' Diary: The Edge of Reason

滿難看的....(我大概只有這麼多好說)

* Being Julia

覺得對劇中人物的心理大概只能抓住一半,女主角的演出和她在美國心玫瑰情裡面很像(有些角度很像 Susan Sarandon)。基本上還不錯,看到最後覺得『天哪,夠狠』,女人的心機真是可怕,真的幹起來是相當心狠手辣的。

不過以報復來重建自我價值,不是有點病態嗎?

* Legends of the Fall

很久以前的片了。關於浪跡天涯,承諾,廣大的孤寂,和人的渺小的故事。我喜歡 Brad Pitt 的角色,很狂放不羈的靈魂,但是也是很溫柔的人,也會悲傷,受打擊,也會崩潰哭泣。


想看『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和『Maria Full of Grace』,可惜前者我竟然抓到韓文字幕,後者的字幕怎麼都無法顯示,太鳥了~~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 Ray

很平常的故事:金錢與名氣導致迷失與混亂,同時也是不太平常的故事:生在解放黑奴的年代的殘障樂手。隨著年紀越來越大,對於人的慾望和行為漸漸不再只以道德來看待。出軌某種程度來說是可悲的,慢慢能夠體會為什麼他老婆可以明知道老公出軌仍然辛苦支持那個家庭,畢竟劇中那些第三者也是許多迷失的情感下的犧牲品。不過如果是我的話可能不會有這種雅量。

好像應該很感動的,不過可能最近過著平凡的日子太過疲累,對於情緒共鳴的敏感度下降了。

* Million Dollar Baby

有點深沉而凝重的電影,步調不是很順暢。刻劃了一些英雄背後的陰暗面,小小的讓人思考了一下所謂冒險,榮譽,和平安,健康之間的界線和輕重。不過我覺得有點後勁無力,如果能夠更專注更深刻就好了。

Morgan Freeman 和 Clint Eastwood 兩老人,不用講什麼話就讓人覺得他們好像很有深度。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I Heart Huckabees

有深度的白爛片,關於 existential crisis (eg. midlife crisis, quarterlife crisis...etc) 和一堆人的內心世界。很難形容的劇情,一邊看會一邊笑和一邊思考。我非常喜歡。

http://movies.yahoo.com/shop?d=hv&cf=info&id=1808471272

* Closer

很深的片,對白也很簡潔漂亮。很專心看的話可以得到許多共鳴,也會觸發人們想很多事情。(不過我懷疑我看的有剪片,有些預告片裡面的片段竟然沒看到)

最近大概是迷上裘德洛了吧。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I watched it right after "The Last Samurai". An interesting combination huh?!

First of all, The Last Samurai was not as bad as I expected. At least it was not that "Hollywood Samurai", although Tom Cruise could have appeared more sophisticated, a lot of details could have gone deeper. But to me it was good enough. I love heroic scenes anyway.

Now, Hiroshima Mon Amour, just like the pop song, is about an affair that happened within one day at Hiroshima. It was between a French actress and a Japanese architect. However none of the facts matter. The movie, probably the deepest one I've ever seen, is about something I cannot explain right now.

I cannot really tell you what the story was, because the story was really just "a one day affair". That simple. Something you can finish in 4 simple words.

What you cannot put into words, though, is what you see and how you feel while watching the movie and after watching the movie. I felt some deep resonance myself, but I don't know what it is. And, what the hell am I resonating? I didn't grow up in the war. I haven't had any affairs. I'm not even married!!

You might secretly project it to "Before Sunset". Yes, maybe in some sense it's a bit like that, but a lot deeper. Plus, it was 1959 and it was a black and white film. It is one of the new-wave films. In other words, this piece is of much importance and may serve as a symbol of "sophisticated mind".

Okay, I admit I am so shallow minded that I've never seen those movies that mark breakthroughs in the film industry. Doesn't matter. I can still murmur here.

Is it about the woman losing her sanity because of losing a German lover at a young age? Is it about the two people connecting to each other, a once-for-a-lifetime chance that you finally meet someone who totally understands you? Or about those thousands of ordinary, pathetic marriages that "my wife doesn't know me at all"?

I'm afraid not. It reminded me a little of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There's this vast emptiness you feel when she talked about how she stayed by her young lover's dead body and then she felt as if her body had become his, and his body had become hers. How she got prisoned in the cellar, the cat dropping by, how she stopped talking, how she bursted into screams of her dead lover's name. How La Marseillaise penetrated through the windows and her ears everyday, and how she knew the town square had gone quiet.

It was eternity that she stayed in that prison. It was almost a flick of a finger that she woke up from the sorrow. You feel you are that very woman when she talked about how she looked around her room, how she remembered everything. How her life went on, how his death went on.

The point is not what you get out of it. The point is to feel the sound, the image, and the emotions revealed. Just like the attitude for reading Murakami Haruki.

I love her poetic monologues throughout the movie. They're so beautiful no matter in French or in English. It was so natural to follow the flow of their conversation, the fact that he slapped her in the face, and the moment the movie was about to end. Although a lot of times all I had was intuition, without consciously realizing what I was feeling and why I was feeling that way. It was such an exotic experience for me, yet enjoyable.

It struck me so hard how tightly your life and struggles can be bonded with wars. There is nothing you can do except living your life as it's supposed to be. And suffer. Suddenly, you shrink to this tiny, almost invisible part of an enormous destiny. Then you barely feel alive. You feel you are emptied from the very core.

This is how I connect Hiroshima Mon Amour with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Perhaps with "One Hundred Years of Solitude" as well. There's always something you cannot resist, be it sexual desire, a sense of reincarnated existence, or genuine solitude. We are drawn to those forces. They drive us to whatever we do, and that weaves the stunning, perhaps epic drama of, what can I say, life.

Societies, virtues, values. You are who you are, determined by where and when you live.

We are all manipulated by greater forces, from without and within.

Or maybe those are the fundamentals of life?

I think I should stop here.


http://movies.yahoo.com/shop?d=hv&cf=info&id=1800076821
http://www.imdb.com/title/tt0052893/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最近看的電影:

* The Hours

以作家 Virginia Woolf 的小說 Mrs. Dalloway 貫串全片三個女人的故事。適合纖細敏感的時候看,感觸會特別深刻。隨著我們身在人生不同的階段,不同的價值觀,會產生很不一樣的觀影心得。看完以後最直接的反應大概就是對生與死的思考,人生的意義,被困住的感覺,自己逃脫不了自己的感覺。也令我回想起十年前隔壁班自殺的兩位同學......

但是其實如果抱著不同的角度去看,可以得到很正面的感受。我不太建議還沒有自己堅定正面的價值觀的人們去看,因為看完很容易被牽走,被情緒同化,就有點像閱讀存在主義的書籍的影響一樣。

* Collateral

故事很簡單,重點似乎不在劇情的複雜度和人物內心掙扎的成因。令我最享受的是畫面和配樂和人物互動與表情。這些元素配合得很好,感染力很強,也可以說是藝術性很強吧(至少我這樣覺得)。

音樂真的很棒,強力推薦。

* 功夫

不太知道到底應該是屬於那一類型的電影。看的時候很多地方比較難看懂,可能是因為我不習慣周星馳吧。我以前一直都很討厭廣東話,可是在看功夫的時候,越看越覺得廣東話很像唱京劇的普通話,瞬間對廣東話整個改觀......

對於四零年代的中國,我是滿喜歡的,總覺得那個年代的生活和色調滿美的。那個年代的廣告海報,還有那個年代的上海女子,我都覺得很美麗。

* 20, 30, 40

張艾嘉真的有她的才華,是很簡單平常的三個女人的故事,可是就是會有很深的共鳴。人生每個階段都會有每個階段的心情吧,都是無法取代的。許多小細節會讓人會心一笑:『對ㄝ,我也是這樣子』。

* Something's Gotta Give

本來不太想看,因為男女主角都不是俊美型的,不過,薑真的是老的辣。一個眼神一個表情就可以表達出千言萬語。Keanu Reeves 雖然很帥,但是深度就完全被比下去了....

* The Motorcycle Diaries

超超超超愛。我最無法抵擋那種有熱血理想的情節。這是真實故事,在相似年紀的我們大概也都有過類似的心情吧。

看了以後非常想去南美洲,那種純樸和熱情令人極端嚮往。這部片也令我破除了很多對南美洲的成見,發現這個地方這些人民其實是很美麗的。

音樂非常棒,畫面也是。


最近想看的電影:

* In Good Company
* Finding Neverland
* The Aviator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