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書信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Last year, we met each other, the clumsy me
The sentimental you

You left the new cashmere scarf I bought for you
Somewhere you couldn't remember

Was that ever a sign
That we were meant to part

What are you up to these days
I'm still hoping to see you again
Before you leave
Although I don't know what for
Don't know what to say

Has it ever occurred to you
You are a big inspiration for me
Out of which my most romantic works emerge

Don't cry
I know you've been through a lot
All in all, I'm glad
My drifting mind here in this confusing city
Got a chance to peek into another restless soul

And this is not even a poem
Just some unpolished words I want to say to you
Face to face
I guess I'll never get a chance
And you'll never know how much I've missed you

Very few can understand, I think
To say I love you is oversimplification
Why we clicked and why we split was nothing comprehensible
Even until now
But you left your footprints, that's for sure
On the streets, in my mind
That I'll savor again and again and again

And I hope I had left my footprints in your mind too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親愛的妳,


挖,妳已經在我的書信類別裡面,佔了三篇了。

一路走來二十年,感到驚恐我們都不再幼小之際,也覺得這樣的情誼非常難能可貴。昨晚和我媽媽講起妳,所以就來稍微講一些話啦。對了,我有沒有提過我媽媽常常向我問起妳好不好?她就好像把妳當另一個女兒一樣看待哩。

在這個平安的季節裡,我真希望妳能在一杯淡茶中,就嚐到深深的滿足。因為很少遇見妳,所以滿腔的關懷常常被我擱置在一旁,同時也害怕太頻繁太濃密的詢問,會帶給妳壓力而非溫暖。不過,我是真的在遠方懷念著很多或近或遠的回憶,即便細節已經記不清,即便妳和我的面貌已經與以前不同。

我能給妳些什麼?大概什麼也不要向妳傾倒比較好,就只是全然的傾聽。有一點遺憾妳那有點夢幻的房間現在已經不再存在,在那裡妳向我述說了許多戀戀情事,使得我想到妳的任何喜怒哀樂時,都比較能夠有一個空間可以聯想。現在妳有了新的空間,也許仍不完全屬於妳,也許更豪華更舒適,不知如何,我總還是無理的固執的想念著妳的舊房間。

不過我也是一樣的,後來我擁有了一個面對不知是真是假山壁的小房間,沒有在那裡度過青少年成長時光,使得我和它之間沒有產生什麼溫度。我的世界是存在那房間之外的。飛走以後,所有的眷戀都鏈在舊日只在夢中會出現的空間裡,於是在異鄉的我,就因此而反向的稍稍減輕了一點思鄉的感覺了。

老友之間,很多話題其實都是老調重彈,可是很詭異的就是我們常常樂此不疲。妳還沒有走完這全程,可是我已經看到妳不再深深苦痛,已經面對著另一階段的情緒了。我感到妳的堅強漸漸變得具體而外顯,與一兩年前的妳很不同了。這一條路,很蜿蜒,我也走過。從沒有摸清楚這到底是一項考驗還是多項考驗混合在一起,但是迷惑是可以肯定的。妳的身旁有很多人守護著妳,我們會替妳說出妳不敢言的怒罵,說出妳不敢言的邏輯對錯。不敢說妳心裡的猶疑會因此清明多少,可是至少至少,妳可以很放心的讓自己薄如蟬翼漫無目的的飄,因為如果有一天當妳發現了目的地想要著陸的時候,我們一定會在那裡等著妳的。

我將會很怡然的看著妳的人生自由的開展。現在的這個結,我相信妳有充分的勇氣去克服它,只要妳給自己時間和空間。生命對我們是公平還是不公平,走過了以後我們自然會曉得。妳有妳的良善,不要改變它,它自會引領著妳往該走的地方走去。

好吧,我想我不要囉唆太多,只是想要傳達關心。下次遇見妳,再好好聊一下。入冬的台北很濕冷,好好保重身體。不管什麼事,都加油。願平安喜樂。


愛與祝福,
老友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08 Wed 2005 13:47
  • 給妳

給妳。

也許是我以理性判斷妳現在應該尚未痊癒,也許是我真的擁有某種通靈的能力(聽起來很可怕吧),所以總是認為妳的表情中透著神傷。

只是想告訴妳,不用擔心。

妳不必揮灑陽光,我便深深相信妳的堅強。即使妳在我身旁總是默默不發一語,我也能夠理解。

沒有關係,真的沒有關係。我仍相信妳是以前那個活潑可愛的 party queen。再怎麼活潑,也總會遇到不如意事的,對嗎?

低潮又如何呢?會低潮會在意,正代表了妳重情義的一面啊。我又不是沒走過,知道眼淚會有多麼無法停止。

我希望能有個安靜的地方,不受打擾的地方,讓我能夠好好的撫慰妳的心靈。

妳已經恢復得很好,繼續下去,就做妳自己。妳會在脆弱中看見自己的堅強,就像我們都經過的一樣。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親愛的主,請讓我和您說說話。

沒有特別的事情,只是想要謝謝您。謝謝您給我的這一切,還有您沒有給我的一切。

謝謝您讓我經歷這些心的難關,讓我知道人生不全然順暢,讓我知道自己其實有很軟弱的時刻。

謝謝您給我在逆境中努力奮鬥的勇氣,在旁人都說不可能的時候,勇往直前的那份傻勁,給我堅持自己價值觀的毅力,沒有放棄,沒有屈服於世俗,給我相信自己是正確的那份勇氣。

給我勇於與眾不同,勇於分享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感受的心胸。給我一顆誠實坦率的心。

給我認真生活的能量,一年一年過去,對於挫折,對於外界的批評,我每一次每一次都變得不同。面對低落的時刻,您讓我學習到重新站起來的方法,不是轉頭逃避,而是漸漸學會克服內心的恐懼。

被自己的情緒淹沒的時候,您讓我學會了將注意力轉移開的方法,用生活中其他美好的事物,用我的夢想,用廣大的世界,來移開我那麼一丁點的不快樂。

您給了我很多的愛,由我的朋友家人身上給予我。不管是在身邊,或者在很遠的地方,您給了我這麼多愛我的人,在我需要力量的時候,總是在那裡給我支持鼓勵。

您也給了我虛心的態度,讓我在需要人們幫忙的時候,能夠勇敢求助。

您教我如何對著日常生活中的一草一木微笑,教我不再陷於悲傷,您在很多地方,教導了我如何正面思考,如何看穿表面的凶猛巨浪,看到背後深刻的試煉。

您教導了我,我們追求的不是一帆風順,而是對於路途起伏的包容。不是永遠快樂,永遠不感到挫折沮喪,而是平穩的面對自己的負面情緒,平穩的處理它。

您教我如何和新的朋友舊的朋友交心,教我對待新的朋友一如對待舊友一樣真誠,也教我和舊的朋友細水長流,彼此一同建立更深層堅固的情誼。

您也給了我因為理解而成就的堅強的心。您讓我體會到,人因為理解而寬容,因為理解,而不容易受傷。

謝謝您撫平我心中被冷淡所傷害的那一個缺口,重新對人建立信心。謝謝您給我認識您的機會。

親愛的主,謝謝您這一路陪在我身旁。我會繼續低頭學習,學著像您愛我們一樣,去愛我認識和不認識的人。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那我也把想跟你說的話說一說好了。

之前不想多做解釋,是因為我覺得講出來都太虛偽,況且你大概也不會相信我。這次我不知道你能夠接受多少相信多少,不過就是說一下吧。

對你,我一直都是全部接納,我也知道我無法提供你所需要的能量,但是我不認為這應該讓我停止關心你。你的情緒反應,我很可以理解,通常怨恨都是因為被傷害的關係。

我對你的價值觀,對你這個人有沒有批評,我想你是知道的。誰對你從不口出惡言,這點我是有自信我應該算是有做到的。

當然你可以認為我那些種種都很虛假,畢竟人嘴巴講的話都不可信,我說我是真心那樣想才那樣講話,你能不能相信,是我無法控制的。

對 C,如果我真的看重你,就會跟她劃清界線,這句話我不同意。

我是不應該在背後說她,這是我人格上的缺失,應該要改進。現在我也不知道我對她的好惡是如何。我不喜歡去討厭一個人甚至斷交,除非他真的惹我到很誇張的地步。大部分的人都是這樣,不過每個人背後的原因都不一樣。你猜測我是因為利益人脈,這是很合理的,但是我必須要說這並不是我的著眼點。我是什麼樣的人,你跟我來往也不算短,我會採用這樣的價值觀去與人相處嗎?我是那樣的人嗎?

我不喜歡用刺的態度去看待別人,即便是他們的價值觀和我不一樣。我曾經認識過很誇張的人,滿口謊言又自吹自擂,大家都輕視他,在背後奚落他。可是我每次都覺得他是可憐的,因為沒有人天生願意那樣,不管是心態偏差或者是精神有病。

之前傷害過我的人,轉過頭來我也覺得他們雖然面容可怕,但是是可憐憫的。我還是相信神,並不是因為把神抬出來就好像很崇高一樣。我覺得人的好惡實在是很渺小的,我們看到的事物也真的很侷限。我朋友跟我講過小德蘭的故事,讓我印象非常深刻。小德蘭曾經很討厭過一個修女,但是因為她太愛主,因此她努力的以主的喜好為喜好。雖然她個人討厭那個修女,但是主把那修女生在世上,絕對有他的道理,因此小德蘭就把自己的好惡放到一邊,盡心盡力的和那個修女相處。

我選擇和很多人都保持不同層次的聯絡,是因為我想要把一己的好惡擺到一邊,學習以神的喜好為喜好,以神的判斷為判斷,也學習虛心。我不只不應該在背後說別人,甚至還應該連那樣的意見念頭都不要有。

就某方面來說,我不茍同甚至討厭某些價值觀和行為,其實真正可悲的是我自己。這是我的體會,跟你分享一下,絕對不是要刺傷你。

包容和接納是非常大的一門功課,是我一直在練習的功課。包容和接納,會讓自己更堅強,更不容易被傷害。

至於朋友。老實說現在的我,並不會把有沒有在身旁扶持我,當作唯一的條件。我失戀的時候,在我身旁的人,我當然是很感謝,而且這當然也能夠反映出交情的深厚。只是這並不是全部,我不覺得人與人之間是這樣情誼交換的關係。並不是說當時沒有來扶持我的人,就不算是好朋友,等等。

因為那是我的人生,我自己的事,我得到關心和力量,那是我賺到的,人們並沒有義務要來幫助我。對我付出多的人,我自然找機會回報。有時回報得不夠多,我自己也知道,因為我還只是一個可憐的正在修行的靈魂。但是,平常沒消沒息的人,一出現就找我幫忙,我會幫嗎?我會。我會覺得他們這樣很不夠意思嗎?不會,我會很高興他們會想到我去幫他們忙。因為這代表我是幸福的,擁有夠多才能夠付出,另一方面也代表我還在他們的心裡,就算只是一點點淡淡的。

也許我太天真,但是別人只要稍微問候我,我就會把它當作是真心的,然後很高興。學著把對別人的期望降到零,然後你會很快樂,因為幾乎一切都是正分。當別人做了某些事情讓你感到被傷害的時候,不要讓那些事情真的在你的心上面劃下傷痕。

我說的這些,你如果想要給朋友看跟朋友討論,就傳出去吧。現在大概就想到這些,這就是我能做的了。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I ran into both of you at dinner.

Can't deny I am indeed enjoying it. One of you imagined that I was lonely, while another chatting with me and smiling like never before.

I like being alone. Sitting at the table, watching people go by. Listening to the music, seeing myself and how beautifully my coat is randomly placed on the chair.

How could I explain to you not to worry about me being alone?

You changed. You are on your way to an unknown you. As a friend, I am very glad to see that. I am also happy to help if I can.

If you don't want to be a little boy anymore, welcome. Relax, do it step by step. You are doing a very good job.

As you come to a certain level, I will not be your goal anymore. You will feel very good about yourself that you might look into an even bigger world. You will walk past me.

Hey, isn't that just wonderful?


And that another person, ah, I know you are not smiling because you got nice results.

I've never seen you like that. Glad you were happy.

Let's devote ourselves to whatever we are up to. No matter what you do, no matter how exhausted you are, keep your sparkling eyes. Don't let the twinkles fade, 'coz I see a vibrant soul inside.



Best to you both,
Jessie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哈囉,十年前的我,


以前不是都會玩那種寫信給以後的自己的遊戲嗎?如果當時你有寫就好了,現在就可以打開來看看你寫了些什麼。

你在想什麼呢?那時你快要十八歲,大概很難想像二十八歲會這麼快來臨。那時你很單純,生活裡面主要的煩惱就是關在學校關在家裡的窒息感。由此可見當年的你有多不自由,因為我到現在都還記得很清楚。

國慶日在教室裡看煙火,很快樂吧?你會一直記得的。

你也會記得那糟糕的麵食部,然後越來越搞不懂為什麼當時它會成為你從早上到學校唸書就一直期盼的生活寄託。

你會一直很介意那幾年錯過了好多盛會。小澤征爾與維也納愛樂,幾乎風靡全校,你缺席了。朋友興高采烈的講卡門在國家歌劇院演出,你也缺席了,一直惦記至今。

朋友去西門町趕禮拜六下午的電影,你好羨慕。她們聽的 Bitch,你竟然十年以後才聽見才愛上。資訊落後至此,我也真是佩服。

還要說些讓你更沮喪的事。上大學以後,你會錯過兩次和朋友去歐洲旅行的機會。

我搞不懂你那時怎麼能夠每個禮拜的週記都寫流浪者之歌。有那麼多東西好寫嗎?不過,搶到那本詩歌般的翻譯本,真是大功一件。我再也沒看過翻得比它更好的譯本了,而且那個版本現在好像已經絕版。

你喜歡英文課討厭國文課。你在英文課第一次認識了 Perhaps Love,愛上它,曾經把歌詞背起來過,十年後你會遇到很深刻的傷痛,它會再次出現撫慰你受傷的心,那時你會再次把歌詞背起來。

你深深折服於雄心壯志的 Martin Luther King,你看見他說 I have a dream,會感動得飆眼淚。

唯一的例外大概是莎士比亞,你不是很喜歡莎士比亞。

物理老師怪歸怪,還滿對你的胃口。

有時你去同學家,也沒幹嘛,一群人或坐或躺,隨意翻著書櫃裡的村上春樹。其實你是很好奇那些同伴的腦袋裡面都在想什麼。當時的你大概一直都是很懵懂,對自己在想什麼,也不是很了解。

最詭異的是你竟然和一群愛貓人士變成好朋友。你到很多年以後才搞清楚原來自己不喜歡貓。

很多事情都是這樣。如果我現在把我的發現一項一項告訴你,你大概不到幾分鐘就會抓狂。唉,我想你真的是很無法想像未來的這十年,我會挖到什麼寶藏吧。

譬如說,你是討人喜歡的孩子,你可以算是漂亮女生,走在路上會有人看你的那種,只是敗在制服太醜。譬如說,你有一股魅力,能夠在群體裡面發光發熱,吸引大家的注意力。你的個性很有趣。

很驚訝吧,你大概一直都覺得自己是個無趣的書呆子,沒有人會想要跟你做朋友。不是的,大家其實都還滿喜歡跟你相處,不是因為學歷或智商,是因為你與人相處的風格討他們喜歡。

你其實不頂文靜也不頂內向。我說自己害羞,會有人噴飯,就是這樣無奈的事。

你獨立,這點你從很小的時候就知道了。不過你比自己想像的要獨立得多,你會自己體悟很多道理,會自己闖出一片天。最出乎你意料之外的,應該是你也滿會逗人笑的。你有獨立快樂的能力,也有帶給別人陽光的能力,只是你還沒有發現而已。

一直以為自己是典型天蠍座嗎?其實你獅子座的特性也滿強的。你沒有自己所以為的那麼陰沉。還有你也有點火爆,這點,在往後,你會慢慢體會。

對了,你的記性真是超級無敵差。沒和別人比較過,我還真的不知道。拜託盡量少說你記得什麼事情,因為多半會記錯。

就先這樣好了。祝你在十年前生活愉快。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Oct 27 Wed 2004 14:31
  • 回信

好像又回到高三時在操場上一圈又一圈的走著,想起那幾封零星的手寫信。可能我記錯了,陪我繞圈的可能是別人,但是手寫信應該是確實存在過的。

認識你們幾個,對我來說是意義很重大的事,也許你們知道,也許不知道,但是我一定要說。

摸索得很痛苦,能夠懂的人有多少。在有些朋友群中,我總是扮演建議者的角色,不過在你們這裡,我找到力量和智慧。

在電機系,其實也不是沒有志同道合的人,但是那實在太少太少了。他們的興趣也許跟我相似,但是對人,對社會的關心,還有個性稀奇古怪的程度,總是差了那麼一點。

就是那致命的一點,讓我漸漸的感覺無法生存下去。而且和我志同道合的人,一個接一個離開電機本行。

我是不是該偏向虎山行?也許能夠改變這個社群也不一定呢?昨天看見遠見雜誌說,園區正在開始美學教育。

還是應該自顧自的甩頭就走,不用停下來等他們。

最近我越來越狐疑,為什麼他們之間交談的語言好像暢行無阻,可是我卻需要更多的解釋翻譯才會懂。我需要一切事情都用白話文來解釋,可是為什麼他們不需要?是我比較笨,反應比較慢,太講究細節,還是他們其實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懂不懂?

每次我都很害怕,真的,很心驚。為什麼他們頻頻點頭呢?那實在讓我渾身上下不舒服。

為什麼他們都可以在做研究的時候一跳三步。我始終難以想像,難道只有我一個人是一次控制一個變因的嗎?難道我這樣做,真的太浪費時間嗎?

你只花了兩年就弄清楚了。我從大學一路誤上來,在台灣唸研究所時渾然不覺自己的焦躁,浪費了這些光陰。

我竟然在十年後的今天才發現,原來自己在獨處的時候是很難專心的。從高三開始,看著書本就想轉頭逃走的感覺原來一直都有脈絡可循。這麼簡單的一件事,要我這麼多年,飛越半個地球,經驗那些起起伏伏才恍然大悟。為什麼我當初在台灣唸研究所的時候沒有好好的仔細想呢?為什麼我當初沒有好好的把自己唸不下書當成一回事來處理?

無聊啊,你說的真是太正確了。我沒有辦法想像一輩子過那樣的生活,平板單調,關在自己的小辦公室裡面,和外星人講外星話。

做研究會跟人討論,對,沒有錯,但是對我來說那還不夠。我喜歡高能量的談笑,我有能力把人與人之間的交談討論變得輕鬆靈活。我可以藉由經營氣氛,拉近人與人的距離,把交談推進到原本不能到達的地方。

我喜歡隨性的工作氣氛。我喜歡有活力的,在動的環境。我喜歡具有戲劇感的生活。我喜歡適度的忙進忙出,和世界接觸。

和世界接觸,最後最後我只能想到這五個字來形容。不要再綁住我的腳,蒙住我的眼睛,把我困在斗室之中。我不想。我會發瘋。

和你很像,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真的不喜歡,還是因為挫折感作祟。可是為什麼要想那麼多呢?凡事如果都要那麼周全的話,那什麼選擇都不用做了。如果有些事情讓我做起來覺得勝任愉快,那又何必去鑽牛角尖,時時調整心態往難的地方走呢?就算是因為做不來,沒信心,這樣一走了之,難道有那麼嚴重嗎?


不過我到底要做什麼呢?


謝謝你的信,又讓我沒用的掉了幾滴眼淚。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Dear Friend,


你知道我很為你高興嗎?

我一直都很心疼你,不知道為什麼沒有人看見你的好,讓你折磨了這些年,我看見你的自信逐漸消磨殆盡。

你是善良而美好的啊,你知道嗎?即便經過這些苦難,你還是一樣單純,還是對人推心置腹,如此惜情。就算怎麼勸你學著保護自己,你好像永遠也學不會。

我知道在這個時候提出勸告很不明智,但是我還是很希望你知道:

親愛的你,不要改變自己,就算你看見天邊的彩虹多麼美好。

水珠看見彩虹的繽紛亮麗,彩虹卻看見水珠的晶瑩剔透。做你自己,你是沒有顏色卻最耀眼的水珠。

遠離那些會傷害你的人事物,你值得被珍惜和欣賞。


With love,
Your friend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Oct 25 Mon 2004 04:26
  • To You

Hi there,

是想跟你說些話的,是想要起個頭讓你能夠娓娓道出心中的感受的,是想當個傾聽者的。

可是我又技窮了,所以就在這裡默默的寫這封信給你。

我大概可以猜到你現在的心情,不確定,明白事情未來的方向會往哪裡走,卻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同時也希望能夠抓住那麼一點點不失敗的機會。

我想你也知道,我曾經親身經歷過這樣的過程。

面對和放手有多麼困難,你我都知道。我不是當事人,無法替你下定論,到底繼續努力,還是斷然離開,對你比較好。即便是判斷正確了,那麼那些傷痛,終究是你的傷痛,我無法替你經驗。

要談一段健康的感情,首先自己一定要是健康的。失去腳下的地基,搖搖晃晃的抓住對方的價值觀來平衡自己,終有一天會倒塌。

這些,我想你是知道的。你也明白,人要經過這些才會長大,你更明白,天涯何處無芳草。我們會跟你說的,不過就是些陳腔濫調,你一定都聽多了。說再多,只是徒增你心煩而已。

不管多麼絕望,我要你一定記住這一點:不要否定自己。

不要因為看不開而覺得自己很差,不要因為心裡的擔憂而貶低自己。不要因為放不下一個也許沒有那麼重視你的人,而失去自信。不要因為朋友的安慰無法產生成效,而責怪自己。

千萬不要認為自己懦弱,缺乏勇氣。

問問她吧,我在谷底的時候是多麼的悲慘。我們無法給你建議,有時甚至無法給你力量。我們並不比你堅強。你所經驗的傷痛絕對不是微不足道的。

沒有人天生下來就灑脫,我們都是在掙扎中學習,我們都需要旁人的幫助。

自由的崩潰,自由的宣洩你的悲傷。很痛,我知道。很痛,但是我相信你能夠活過來,而且我相信你會活得更美麗。

這不是純安慰的話語。我是真心這樣相信的。你的生命力,遠比你自己所知道要來得堅韌許多。也許你現在很懷疑,但是有一天你會看到的。

多年以後你回想起來,曾經這麼用力抓住的一個人,不過就是個過客罷了。也許不用多年,半年一年以後,你就會再度展開無憂的笑靨。

現在呢?我是心疼你的。你值得真心的關心,所以就請你,大方的接受我們的心疼吧。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很想跟妳說說話。

如果我沒有誤會的話,我彷彿可以感受到你的徬徨和迷惘。你是不是苦惱於缺乏正當性?不知道你的徬徨是從何而來?不知道你的徬徨,只是因為對困難的逃避,還是真的不是那麼適合?

一直很想要跟妳討論我這些年以來的種種歷程和體悟,因為我們是如此相似。

嗨,我要跟妳分享的消息是,我感覺這將是我留在現在的路上的最後幾年了。

雖然我還不是很清楚,離開這裡,要往哪裡去。

因為現在離開的代價太高,因此我會撐兩三年,再作打算,然後在這段時間內充分運用資源。我和你一樣,只能很虛幻的猜,猜自己為什麼不快樂,猜自己要適合什麼樣的環境才會快樂。我只能每天花很多力氣調整自己的心情,在原本不快樂的環境中讓自己好過一點。我只能把它當作一份我不喜歡的工作,只是養活自己的工具。

我會離開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對不對,可是如果不去嘗試的話,會永遠後悔。

總會有我容身之處吧,我想。

也許日後會再回來也不一定,然而那時候的我肯定已經非常的不同了。

想要做什麼,我都支持妳。去做吧,不要讓自己留下遺憾。

那些很早就知道自己要走哪一條路的人,是幸運的。我也很想要簡單的丟下一句話,一個小理由,就離開這條路,而不必層層論辯。我也很想要因為喜歡不喜歡而決定我的路,而不是因為學業表現好,不念可惜。

我,就是不喜歡這種生活,不喜歡這個環境的思維。我不喜歡格格不入的感覺。我受不了他們不嚴謹,不清楚,但是又自大的心態。我不喜歡落後的制度,完全沒有管理可言的工作環境。

老實說,雖然決定把它撐完,但是,每天醒來,想見這種沉悶的生活,這種令人窒息的環境,你知道,我的心裡還是很害怕。

我需要很多很多的支持和力量。我需要很多發洩我的不滿的管道。我也不喜歡變成一個充滿抱怨的人,但是現實就是這麼的無奈,我需要考量的就是這麼多。

我也需要面對自己對現實認識不清的無知。

到底是什麼把我們變成這樣子?為什麼我們要如此的掙扎?

一起加油吧,一個很無奈的早上。



也還在摸索的老朋友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18 Sun 2004 14:55
  • Prayer

Dear God,

What is it that you want me to learn?

I am so dead, nothing more than a pile of ashes. I want to live again. I want to breathe. I want to be a person who knows how to feel, how to love and how to live. A person with a true smile. A person who is free from anxiety and fear. A person who does not wake up freaked out with morning nightmares anymore.

Please show me what to believe. Show me the way. Show me how to forgive the unfair and the unkind. Show me strength and wisdom. Show me how to protect myself from being hurt. Show me how to love myself and care for myself.

Show me how to ask you questions. How to pray for the simplest happiness. Stop the cruelty, or at least stop the hurt and the darkness that is cast on my mind.

Dear God, this is your child lost in confusion, hurt and fear. Please guide me.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