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後記:

後來我決定把這裡換回原來的名字,將 The Springs 用到新的部落格去。

**

新名字叫做 The Springs。

這是我最近很喜歡的畫家 Jackson Pollock 在長島的居處。幾乎接近長島的最東端,想來應該有一種遺世獨立之感。

剛讀完關於他的一本 monograph,對他比較有了了解,想要抽空去長島的 The Springs 走一趟,看看他的畫室,看看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小鎮。

拿來當作部落格名字,也因看中這個字有春天與湧泉的意思。春天自然是充滿希望的,而湧泉可以是冷泉或溫泉,不管是沁涼還是溫暖,總之是活水,而且是從土或石之中冒出的活水。我喜歡那個意象,覺得有一股特別的清新。

以上就是簡單的部落格更名啟事。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我從來沒對政治失去過興趣。

這一篇的標題一直不知道該怎麼下,也許正反映了我的思考混亂尚無條理的景況。我這人自然是有立場的,如同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立場一樣。不過,就論述來說,我想人應該盡量將立場抽離,用另一個自我來發言。

這次反貪腐,我感覺到人們在理性與感性兩面,都有無限的缺憾。

總的來說,一個人,乃至一個群眾,做出某項行為的背後,十之八九都是有一個動機的,我想這應該沒有人會大反對。這動機可以是合乎理性,也可以是彌合感性。理性上來說,因為它符合我們自身的利益,或者是符合我們所崇尚的價值,所以我們去做。感性上來說,做了這件事情也許會使我們感到情緒獲得釋放,需求獲得滿足,不管是覺得自己真是有了貢獻,或者是單單宣洩帶來的快樂,都是感性的動機。

我實在是很想論此次倒扁缺乏正當性,但是我也同時必須忍住,因為這個論點似乎下得太過快速。

首先,什麼是正當性?是目標(總統下台)缺乏正當性?還是理由(總統貪污)缺乏正當性?還是手段(群眾運動)缺乏正當性?還是整個思維架構缺乏正當性?

在每一個面向裡面,又如何去定義正當性?

有的人說總統的親信貪污就應該總統下台,援引於己有利的事例,有的人說不,總統除非內亂外患罪或者審判定讞,否則無下台之必要,援引憲法。前者著重政治責任,社會視聽,後者著重法律程序,國家體制。這兩個看法一定各有優缺長短,也都不無道理。但是,如今,甚至近十年來,這正是典型衝突的樣貌:各說各話。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

為什麼沒有人把腦力拿來多做激盪?不滿意的時候,我們到底在不滿意什麼?滿意的時候,我們到底在滿意什麼?我們到底要的是什麼?

說反貪腐,說人民水深火熱,經濟倒退,說總統貪污之大之多,「史上空前」。噢,是誰告訴你的啊?

為什麼你們這麼相信媒體?相信他們說的一字一句,相信他們的邏輯推演,他們叫你們想什麼,你們就想什麼,他們叫你們感覺什麼,你們就感覺什麼。於是邏輯一下子就這樣築成了,「總統貪污,民生經濟倒退,人民忍無可忍,你不憤怒嗎?」一日,一月,至一年,五年,你們也就真的相信自己很憤怒很不滿了。

週遭親朋好友都感到日子變得艱苦,然而這是什麼原因呢?因為媒體告訴你們這是綠色執政的原因,你們就覺得真的是了,然後越來越生氣。

此時的民怨,感性動機已然居多,然而仍舊用理性動機來包裝。這成了更大的荒謬,人果真是善於合理化的動物,一旦情緒與信仰彼此走到一致,便再也容不下任何的其他邏輯了。

我不相信媒體,精確的來說應該要說我不相信真相能夠還原,報導能夠中立。我參加過造勢晚會,也深知文字的力量,我知道每個人都有多大的盲點是自己所看不到的。我們永遠也無法追求到真理,永遠也無法駕馭到真理,我們只能盡己所能的去挖掘,去迫近,然而仍無法探知其原貌於萬一。我們人就是這樣渺小的動物。而當渺小的動物以為自己是自己情緒的主人,以為自己是自己理路的主人時,很多災難就此誕生了。

綠色媒體也是一樣的,差別只在於立場轉換了。數字尚能經由剪接欺人,我們又怎能全盤相信自己所看所聽呢?

更不用說以它的思考為思考,以它的感覺為感覺,以它作為行為信仰的依歸。

就算不知道真相是什麼,我們難道不能起碼有個自覺,在看報導的時候,了解自己看的不是真相?awareness。

此次反貪腐,當中有合理的地方,也有不合理的地方。不能說動機是完全陰險,但是也不能說邏輯上完全穩固。只是,我認為如果把這次事件,還有六年來這麼多次的政治事件拿來一併檢驗,我們便可以從中窺得一些契機。

好吧,我必須要說我的想法其實很簡單:我們來討論,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來討論。

你覺得總統要下台是吧?那我自然問:「為什麼?」

因為他貪污。

「哦,有證據顯示他貪污嗎?定罪了嗎?」

(一)沒有。但是我不相信司法。我認為他一定有貪污,而司法偵辦一定畏於權威不敢定罪,所以,就算最後司法沒有定他罪,他還是很有可能實際上有貪污。定不定罪都是悲哀。定罪代表我們真的有一個貪污總統,不定罪代表司法不獨立。

(二)沒有。但是總統下台不只是法律面,還有社會風氣面的考量。今天這樣的事件已經喧鬧不堪,對總統甚至對台灣全國的聲譽都有很大的傷害,因此我認為總統已經不適任,基於政治安定,他應該自請下台。

在這短短的幾句話裡面就有很多很多事情可以循線探討了,因此我們可以先在此打住。這兩個回答都有其道理所在,著眼點不同而已。第一點暴露出我們沒有一個具公信力的「審查」制度,沒有最後那一道線替我們拿個是非黑白。這一點,在過去國民黨政府時代已經是如此,並且相當為人詬病,因此,在今日仍有這樣的憂慮,我認為是相當合理的。有人說司法制度裡面偏藍,有人說他們偏綠,我則是不認為我們能夠做出任何的定論(因為我們並沒有近距離的觀察司法制度裡面的大事小事,大人小人,而就算有了,基於做科學研究的過去經驗來說,我認為真實情況只要經過一點點的側錄重現,就已然偏離真相了,這也是為什麼我說我不相信真相能夠被還原)。但是,司法公信力不彰,是事實,也是在這一點上,少數能夠達成共識的事實之一。不管你是什麼立場,信仰什麼樣的邏輯,司法公信力不彰,你一定同意吧?

那麼,一個根本的問題就出來了:所以我們要的,是不是一個不偏不倚的獨立司法系統?如何定義這樣的司法系統?(怎麼樣的系統才是我們滿意的?)現在的司法系統和我們要的有多大的差距?我們如何建立我們要的司法系統?

上述第二點,同樣牽涉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在何種情況下人民可訴請總統下台?

我們以前沒有這樣的經驗,因此莫衷一是,是自然的。只是目前的理由流於自由心證居多,還有很多待辯論。比如說,我們只要求政績嗎?還是也要要求道德操守?政績要如何要求如何定義?怎麼樣才叫政績好?又,什麼樣的事情叫做道德操守?貪污?性醜聞?要定罪才算?還是已經造成負面觀感就算?

這一點顯然仍舊沒有共識。因此更需要討論。

認真想一想,不要急著回答。

我們面對的不是陳水扁,不是泛藍泛綠,我們正在親手形塑,親口宣告我們要的共通價值,這是長久的,不管未來是誰當總統,什麼樣的事情發生,我們的原則不會變。這是我們現在的角色,早已不只是藍綠之爭。

再來,關於要總統下台的手段。

我相信很多人會說,現在是民主法治社會,要總統下台可以,有正常管道(罷免)啊,為什麼要弄群眾運動?又不是以前戒嚴時代。

但是我相信另一派的人也會說,以前戒嚴時代也有正常管道啊,你們還不是一樣用群眾運動。為什麼以前的正常管道就不是正常管道,現在的就是?

停留在這一點上面毋寧是沒有什麼意義的。但是由這一點,我想要來說一說,借題發揮一下我所看到的,人們思考的缺乏深度。

大家都死命擁抱著自己的邏輯,永遠也走不到一起,最後惱羞成怒,責怪對方為什麼不信奉自己這一套邏輯。沒有人願意花力氣去真正說服對方。舉例來說,上述的問題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是啊,為什麼戒嚴時代用群眾運動是正義的,現在就不是?為什麼當時的體制內並不合理,現在的就合理呢?是因為戒嚴時代的政治結構基於某種獨裁意念嗎?什麼叫做獨裁?為什麼民主優於獨裁?為什麼民主合理?這後面有一大堆可以去探討的東西。

所謂正常管道,法治社會,目前台灣的困境即是人仍舊不服法。這又是一個很根本的問題,我認為如果可能的話,所有的法條甚至上至憲法,都該拿出來好好討論辯證一番:為什麼這樣寫,為什麼這樣定,有無本於其他法律或理則,有無和其他法律相關或制衡?惡法亦法,還是惡法非法,現在也是很嚴重的缺乏共識,所以才會變成於己有利的就乖乖遵守,不符己意的就猛力違背。

我們該討論的深層議題是:什麼是法律?什麼樣的法律才能令人心服口服?我們要什麼樣的法律機制?多容忍修改度?要高容忍度與不安定性,還是低容忍度與不適用性?貫穿各法律的中心意念應該是什麼?人權嗎?平等嗎?保護主義嗎?門戶洞開嗎?

我們並不是我們所想像的那麼公正的人。我們都有立場,不知不覺之中我們也都在選擇性的傾聽,選擇性的建構邏輯理路。正因為如此,我們不應該霸道,不應該只用自己的邏輯來看事情,屏除另外的思考方式。我們應該要抽離,反過來由外而內看看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子想,分析自己,然後才能看見自己的漏洞,於是向更深刻更抽象的方向前進。

這是一個習慣,但是我發現台灣人普遍缺乏這種習慣。我妄自認為是教育造成的,因此我妄自認為所有的社會問題政治問題,其實都是教育問題。

大家只看表面,很難看到問題的核心。吵了半天,兩套邏輯都對,也都不對,卻沒有人能夠去分析背後真正的衝突點。眾多似是而非的言論,斷章取義的引用,扭曲而不真實的報導,有的時候是包藏禍心,有的時候恐怕只是無法理解真意而已罷了。這個社會充斥著誤解,充斥著太快速的定論,充斥著隨時都會爆發的激情,太多時候我們為了一件根本不存在的事情爭得面紅耳赤。

只有立場,不問是非,錯把假設當事實。

假設今天有人要羅織我一個不愛台灣的形象,他大可以說:

這位小姐從小看的書就是歐美思潮居多,高中時候就喜歡英文課甚於國文課,長大以後更是雅好西方藝術文化詩歌,對於故鄉文化完全置之不理,甚至已經在台灣念到了碩士班畢業,可以留在台灣貢獻所學,待遇也不錯,卻仍執意要出國留學。波折之後不順勢回台,竟然更申請轉學,可見留在美國的意志有多麼堅定。這樣的行為難免啟人疑竇,若說沒有為移民做準備,恐怕我們人民是很難相信的。

有人要羅織我一個壞學生的形象:

這位同學根本很少待在書桌前面超過三個小時,讀課外書的時間遠超過做正事。書桌上永遠乾乾淨淨,同時閱讀的論文不超過五篇,平常也不帶自己的筆記型電腦來學校,說桌上型就夠用,和其他苦讀猛幹的學生比起來,簡直就像沒有這個學生一般。與老師相處很不順從,太過在乎自己的尊嚴,難以管教。

一般人遇到這樣夾敘夾議的論述,通常是選邊站,反對我者就大聲稱好,支持我者就戮力反駁,這都是基於立場選擇邏輯。可是我們都忽略了思考方式的辯證這個選項。我們可以辯論的啊。

我們可以問:

所以你的「不愛台灣」定義是如何?
你假設文化的偏好與愛台灣絕對相關囉?為什麼?是有心理學根據的嗎?或社會學?或統計資料?統計資料,公正否?
親近本土文化等於愛台灣,反之成立嗎?不親近本土文化,就是不愛台灣嗎?邏輯上,這樣對嗎?要如何證明這是對或不對?舉反例證明它錯,還是列舉證明它對?它適用哪一種證明方式?
你揣測她波折之後申請轉學的動機是為了移民,有沒有證據證明你對?或者有沒有反證證明你錯?當事人若說明澄清動機並非為了移民,這足夠推翻你的揣測嗎?還是你認為她不敢承認,在說謊?
並且你的陳述隱藏了移民即是不愛台灣這個連結?它是否為真?

所以你的「壞學生」定義是如何?
長工時和亂書桌,與學業成就的相關性有多高?
易於管教的學生,有多少比例是好學生?反之難以管教的學生當中,真正是壞學生的有多少?
如果她散步的時候,吃飯的時候都在思考研究問題,這樣算是壞學生嗎?

舉這兩個例子的用意在於表達看似客觀的佐證事實常常並不那麼客觀,它們是因應某個既定立場而生的。生活中的各處都充滿這些,比我們所警覺的還要多很多。我在很多地方看到無數的謬誤,大家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自相矛盾的情況很嚴重。基本邏輯學好一些,很多事情就會變得簡單。當然,這邏輯系統本身為什麼合理,又是另一個問題。不過,我認為邏輯乃是許多學科論證的基礎,所以任何的行為思考辯證都必須與它相符合才行。

因為缺乏深刻,所以大家看不到判斷的內在準則,從而價值常常搖擺不定。舉個例子來說好了,什麼是好學生呢?其實不就是學業表現好的人嗎?除此之外的順從性合群性,固然有加分的效果,但是並不是主要的評量標準啊。在以前,達到高學業成就,苦讀用功是常見的方法,但是方法並不等於目標。所以今天如果來了一個不用功但是成績很好的學生,你不能說他是壞學生,因為不用功並不是壞學生的定義,成績不好才是。也許很多人心目中的好學生其實不是這樣的,他們喜好一些天賦不那麼異秉,但是很聽話的學生,甚過才氣縱橫卻不服從長上的學生,這又是另一個沒有共識需要討論的大議題了。在這裡我只用最基本最基本的學生之功用即唸書這樣的思維來做能力評量的定義。

表面化的思維容易出現互相牴觸,原因就在此。君不見各商業策略雜誌或叢書,每一則都有不同的準則。父母訓誡子女也常價值搖擺,遇見一個用功苦讀型的成功學長姊,便說你要學習他們苦讀才會成功,遇見一個天資聰穎善於思考的成功學長姊,便換了另一種立場說,你不要苦讀,要像他一樣懂得思考,才會成功。事實上這兩者都正確。然而,真正隱含著的,是積極想要解決問題達成目標,這個成功的條件,有些人的方法是苦讀,有些人的方法則是思考。「積極達成目標」才是內涵,我們該學習的,是那份內涵,而不是形式。

希望這樣講,有表達到我的意思。主要就是講述思考不深刻的謬誤。

服膺深層的價值,立場就比較不會搖擺,反之,則會出現常見的牆頭草現象,一下這樣對,一下那樣好,你會不禁懷疑,這人怎麼那麼前後不一致?

要如何深刻?很遺憾的我必須說要鼓勵哲學討論的風氣。我們必須要能夠,也習慣討論一些抽象的概念,一些無法立刻拿來使用,拿來賺錢的概念:平等,自由,福利,等等等等。政府是什麼?國家是什麼?民主是什麼?法治是什麼?一人一票絕對合理嗎?君權神授絕對荒謬嗎?很多事情都不是想當然爾,是有背後的邏輯和歷史演進在支撐的,而這種深度廣度,我在目前的討論中還很少看到,從而給我一種飢渴之感。

搞不清楚自己深層價值的人比比皆是,對政治如此,對教育如此,對婚姻如此,對人際,也是如此。這已經變成了一種生活態度,一種淺碟,輕率的生活態度。況且,辯證變得不可行,因為人們總是有太多的怒氣,稍微指正些謬誤,便被誤以為是人身攻擊,或者,辯證的過程中不注重禮節,使得辯證的目標不再是道理,而是人身。這些都是所謂公民素養需要養成的。理性與傾聽應是第一步。

我要說的其實很簡單:我們盡量把自己抽離,冷靜的讓道理來治國吧。沒有根據的話不要亂說,立論不足的事要禁得起別人質疑,有漏洞請勇於承認補強。心證自然是簡單的,我也認為辛普森殺妻有罪啊,但是他就是獲判無罪了,制度如此,我又能拿他怎麼樣呢?若真的不滿,不是去改良司法制度比較合理嗎?用科學態度來生活來思考,有這麼難嗎?我們不能說誰講話「好像哪裡怪怪的」就認為他不對,不能說「他說你貪污耶,那你要舉證證明你沒有貪污」,這顯然違背了無罪推定原則(希望我用得正確,法界朋友請指正)。總之,不管怎樣,都要以理駁人,反之自己講話則要再三斟酌,務求客觀紮實。

反貪腐我是贊成的,但是由之衍生的將人罪犯化,佐證事實的不客觀,邏輯的鏈結,乃至手段,我都感到有太多地方不夠嚴謹。因此而聚集的民怒,理性與感性的一致性,他們所相信的來龍去脈,到底有多合理,也很待商榷。

我們是可以主觀有立場,可是不能偷渡立場假客觀。我寧願人們或媒體們開門見山的就說「站在某政黨某陣營的立場來說,這件事如何如何」,也不願像目前的新聞報導一樣充滿著沒有證據的主觀揣測。那簡直是野蠻的行為,我必須這樣說。

至於這次運動的感性面,我就少加著墨了。忘記在哪裡看到有人說,其實這些政治運動,是現在人們的內心普遍的空虛不滿,需要一個管道發洩。這和反體制反政府的心情是一樣的,與其說是反那些東西本身,不如說是「反叛」這個本質在咆哮。反叛並不是不好,只是它太容易被操縱,讓自己無形之中為自己冊封烈士形象而飄飄然。也許每個人都有遇到不同的困境,與政府多少有關,而在這樣令人無力的大環境下,塑造一個可反的目標就變得既方便又有效。我們都多少有過這樣的經驗:將自己的缺陷和失敗歸咎於某個特定的人身上。這樣的心情對我來說並不陌生,所以我對這次運動當中,雙方群眾的情緒層面,是很可以理解的。只是每個人的潛在情結都不一樣,自己恐怕也難理出個頭緒來。不過,政治終究要歸於冷靜理性,針對議題的方式是很好,但是把群眾情緒導向特定某人,我就不欣賞了。

我們大約是剛嚐到自己掌握當家作主權,興奮熱情的當下,還在拿捏。以往的體制綱常,因為不是照著我們大眾的意念而完成,總有令人無法心服之處。希望大家在勇於表達自己意見之餘,更多花點時間思考辯論,看見自己的謬誤,有謬誤沒有關係,才能更去蒐集知識往上一層樓,思考才會與日俱進。

最終,我們問的問題都是這些:我們到底要的是什麼?如何去定義,如何去達成?能不能由幾個看似不同的議題裡面,萃取更抽象的通用價值?

正視民怨,去理解它,多加辯證,便可以將它的力量拿來成為推進我們國家向前的動力。


---- 後記 ----

與朋友討論,或者又更加思考的結果,一些補充我會放在這裡,當作附錄之用。

(一)總統不適任,因為說詞前後顛倒,誠信出現問題。我認為此點即可當作罷免總統的著力點(誠信不足的總統,無法令人信服他會否真為國家利益爭取付出,類似邏輯請自行推演,應該可以導出他不能領導國家之結論,中間的鍊結應該也可夠穩固禁得起質疑。這點應該可以說服人。當然也只是我個人看法。)但是說詞顛倒並不等於他與家人有貪污事實(即便你我心證都認為是因為有貪污之實才會說詞顛倒)(這讓我想起數學中有兩個詞叫做 almost sure,和 with probability 1,我是在「收斂」這個領域接觸到的。這些概念雖然都很逼近真實,但都不是完全的收斂,反而是不同的逼近真實的方式。同理,我們心證幾乎認為貪污為實,但是那仍不等於真正的事實成立),因此以貪污為名,要求總統下台,這是拿一個並未存在的事實去反對,訴求是有問題,站不住腳的。缺乏邏輯嚴謹的東西拿來當作群眾運動的訴求,會讓一般民眾忽略這件事情其實還未經驗證,而兀自相信它的真實性,進而導向心中對於某人的印象觀感,也養成「心證就可,不用驗證」的習慣。此風不可長。

(二)上次罷免案時執政黨祭出黨紀不准黨籍立委出席罷免案表決。我認為這相當不妥。難道立法院的制度就是應該天生這麼鬆散嗎?不只是罷免案如此,其實就算是討論一般的民生法案,也不該無故缺席啊(但是顯然我們的立委可以隨意曠職也不會怎樣)。我不曉得要求立委盡職有沒有法可改,有沒有法源或理論基礎(立委的功用為何,該有給職還是無給職,有給職者賦予什麼權利義務是合理,無給職者又賦予什麼權利義務是合理的)。這一點我個人認為是重要議題。有興趣者可以參考全國法規資料庫:http://law.moj.gov.tw/

(三)這不是本土政權與外來政權之爭,民進黨內如果再不看清楚,恐怕只會輸得更慘。我不管操縱端是如何,有否蓄意煽動誤導,但是人們對於「這樣的總統」已經受不了,是事實。當務之急應該是去了解民眾所要的價值,和他們加入圍城的動機,而不是一味的將它解讀成自己想要的樣子。此時再出愛台灣疼惜台灣,已經失去理性依據,只會令人質疑是不是已經理虧,黔驢技窮。

(四)請用相關的道理事實來澄清,不要亂扯一堆不相關的東西。諸如施與前妻的事情,施的求饒衣求饒信,這和民眾的訴求基本上是沒有相關性的,出此反攻策略不但不成功,反而倒打自己,造成形象傷害。再者,國民黨乃貪腐大本營為啥不去聲討,也並不能作為不倒扁的原因。人家做錯事歸人家做錯事,並不會讓你就變成對的,也不會讓「聲討你涉嫌貪污」這個行為失去絲毫的邏輯正當(可能對有些人來說會有點諷刺,不能完全服人,但是這純粹是人心裡的觀感而已,不能影響到理性判斷)。簡單來說,國民黨是貪腐是清廉,於此次的聲討貪污都無關。

(五)政治人物應該適言,有些話該說,有些話不該說,麻煩請拿捏。綠營長期受制於藍營的能言善道,相貌堂堂氣宇軒昂,未發先制人,也知道如何運用媒體等等等等。但是這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己方的致命傷,敵方的致勝招,每一次都輸在同樣的地方,該不該學習?對於有心求勝的將領卒士來說,答案應該很明顯。(先不要管願不願意改過自新,至少,選票你們要不要?要的話就好好打這場仗,把它打贏。)

(六)反貪腐是通用價值,所謂反貪腐應該要公私分明,甚至以公害私,凡是容易涉嫌的行為(單純送禮,公款私款互流)等等,不管目的為何,一律禁止。

(七)群眾運動,若為表達立場表達想法,我認為與修改制度並不衝突,應該也是民主之下的合理管道。只是群眾運動不能當作逼迫任何決策(總統下台)的方法。

(八)大家正面一點好嗎?看事情的角度學著看優點,去肯定別人,不要盡看缺點貶抑別人。正面的風氣,不只於事情討論有益,我們自己也會比較開心。

yufeng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